(2016)粤刑终492号

发布时间:2017-06-26 11:07:41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6)粤刑终492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何锦成,男,1977年6月25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因本案于2014年5月5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州市番禺区看守所。

辩护人刘玉玲,广东道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芦剑锐,男,1979年1月24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2007年10月17日因犯破坏电力设备罪被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09年9月22日刑满释放。因本案于2014年5月5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州市番禺区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杨荣华,广东岭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志良,男,1969年10月19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萝岗区。因本案于2014年5月5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州市番禺区看守所。

辩护人卿爱国、张晓,广东中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何锦成贩卖毒品、非法持有毒品,被告人芦剑锐贩卖、制造毒品,被告人陈志良制造毒品一案,于2015年12月28日作出(2015)穗中法刑一初字第84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何锦成、芦剑锐、陈志良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谢君、田璐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何锦成及辩护人刘玉玲,上诉人芦剑锐及辩护人杨荣华,上诉人陈志良及辩护人卿爱国、张晓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一)2013年5月20日,根据群众举报,公安机关在被告人何锦成位于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东街蔡一朝南坊六巷七号二楼的住处查获毒品一批及烧杯、试管、玻璃瓶、电子秤、酒精灯、金属钳、加热器等物品,经鉴定,检出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的褐色液体等净重共63.63克;检出含有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成分的红色粉末等净重共16.13克;检出含有咖啡因成分的浅黄色晶体等净重共327.42克;检出含有咖啡因和巴比妥成分的浅黄色液体净重共19.87克;检出含有麻黄碱和咖啡因成分的浅黄色液体净重共19.05克;检出含有氯胺酮成分的白色晶体等净重共175克。案发后,被告人何锦成潜逃。

(二)经过长时间侦查,公安机关发现被告人何锦成的行踪,在对其进行搜捕的过程中,发现被告人何锦成欲向被告人芦剑锐购买毒品用于贩卖。2014年5月5日,公安机关在被告人芦剑锐的住处抓获被告人芦剑锐及共同制造毒品的被告人陈志良,并当场查获毒品一批及电子秤、搅拌机、压片机等物品,经鉴定,检出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的浅黄色液体等净重11906.2克;检出含有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成分的红色粉粒状物等净重28798.63克;检出含有咖啡因成分的黄色液体等净重29800.91克;检出含有氯胺酮和咖啡因成分的黄色液体净重450克。

(三)2014年5月5日,公安机关在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西城花园九街六座一梯楼下抓获被告人何锦成,并从其租住的西城花园九街六座一梯503房查获用于贩卖的毒品一批,经鉴定,黄色晶体一包,净重35.24克,检查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8.57%;浅黄色晶体一包,净重20.68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7.33%;黄色晶体一包,净重49.84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9.58%;白色晶体一包,净重197.9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9.15%;白色晶体一包,净重1087.5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9.62%;白色晶体一包,净重546.6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9%;白色晶体一包,净重387.9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9.92%;白色晶体一包,净重90.76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8.37%;褐色晶体一包,净重31.45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8.4%;褐色晶体一包,净重58.7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9.12%;检出含甲基苯丙胺的白色晶体、褐色晶体等净重12.62克;检出含海洛因成分的白色块状物、褐色粘稠物等净重40.17克;检出含氯胺酮成分的白色晶体、褐色粉末、固液混合物、液体等净重2041.43克;检出含咖啡因成分的红色粉末、白色粉末、褐色液体等净重506.01克;检出含四氢大麻酚成分的灰褐色植物叶片等净重615.8克;检出含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两种成分的红色颗粒、棕色液体等净重501.41克。

上述事实有书证、物证、现场勘验检查笔录、鉴定意见、视听资料、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等证据。

根据上述事实及证据,原判认为,被告人何锦成贩卖毒品,数量大;非法持有毒品,数量大,其行为已分别构成贩卖毒品罪和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告人芦剑锐贩卖、制造毒品,数量大,其行为已构成贩卖、制造毒品罪;被告人陈志良制造毒品,其行为已构成制造毒品罪,依法应予惩处。被告人何锦成犯数罪,依法应予数罪并罚。被告人芦剑锐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刑法执行完毕以后,在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芦剑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是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情节、认罪态度和社会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三百四十八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作出判决:一、被告人何锦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二、被告人芦剑锐犯贩卖、制造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三、被告人陈志良犯制造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四、缴获的毒品、作案工具予以没收(包括汽车、毒资、毒品、手机、烧杯、电子秤、电磁炉等,详见扣押物品清单)。

上诉人何锦成上诉提出,1、原判认定其非法持有毒品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原判认定在其租住的西城花园503房查获毒品一批的证据不足;3、原判认定广州市南沙区马克村查获的全部毒品是其纠合芦剑锐制造后贩卖给他人的错误。认定其是主犯及犯罪既遂错误。请求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

辩护人提出,1、原审认定上诉人何锦成犯贩卖毒品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原判认定广州市南沙区马克村查获的全部毒品是何锦成纠合芦剑锐制造毒品后贩卖给他人的毒品,认定事实错误。综上,原判认定上诉人何锦成犯非法持有毒品罪事实不清;认定上诉人何锦成贩卖毒品的数量错误,认定何锦成是主犯定性错误,且对上诉人量刑畸重,请求依法改判。

上诉人芦剑锐上诉提出,1、其无贩卖毒品,只有制造毒品,但没有制造成功,是犯罪未遂;2、其有检举他人犯罪,有立功表现;3、量刑过重。

辩护人提出:1、一审法院判处上诉人芦剑锐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依据不足;2、贩卖毒品应认定为未遂。3、上诉人芦剑锐的立功问题请求法院核实。

上诉人陈志良上诉提出,1、一审认定陈志良在制造毒品犯罪中与同案人芦剑锐均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属认定事实错误,并导致量刑不均;2、一审判决量刑畸重;3毒品未流入社会。请求从轻处罚。

辩护人提出,1、一审认定陈志良与同案人芦剑锐在制造毒品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属认定事实错误,陈志良起辅助作用,应认定为从犯;2、本案制造的毒品尚未制造出来,属犯罪未遂,一审认定为既遂错误。请求对陈志良依法改判。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出庭意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各上诉人上诉理由均不成立,同意一审判决,建议二审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上诉何锦成、芦剑锐、陈志良的犯事事实如下:

(一)2013年5月20日,根据群众举报,公安机关在上诉人何锦成位于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东街蔡一朝南坊6巷7号二楼的住处查获毒品一批及烧杯、试管、玻璃瓶、电子秤、酒精灯、金属钳、加热器等物品。经鉴定,检出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的褐色液体等净重共63.63克;检出含有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成分的红色粉末等净重共16.13克;检出含有咖啡因成分的浅黄色晶体等净重共327.42克;检出含有咖啡因和巴比妥成分的浅黄色液体净重共19.87克;检出含有麻黄碱和咖啡因成分的浅黄色液体净重共19.05克;检出含有氯胺酮成分的白色晶体等净重共175克。案发后,上诉人何锦成潜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出具的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2013年5月20日15时许,根据群众举报,公安人员在广州市番禺区东环街蔡一村朝南坊六巷七号进行搜查,在二楼一房间搜出大批毒品成品和半成品。同年7月5日,公安机关决定对该案立案侦查。

2.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出具的穗公(番东环)勘〔2013〕A4401135200002013070032号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证实:现场位于广州市番禺区东环街蔡一村朝南坊六巷七号,公安人员在该房二楼搜出大批怀疑含有毒品的晶体、粉状物、液体及烧杯、试管、玻璃瓶、塑料瓶、塑料盒、电磁炉、电子秤、酒精灯、金属钳、加热器等物品。

3.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出具的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证实:现场查获的物品予以扣押。上诉人何锦成的母亲褚某对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予以签认。

4.广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穗公(司)鉴(化验)字[2013]1997号化验检验报告证实:检出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的褐色液体等净重共63.63克;检出含有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成分的红色粉末等净重共16.13克;检出含有咖啡因成分的浅黄色晶体等净重共327.42克;检出含有咖啡因和巴比妥成分的浅黄色液体净重共19.87克;检出含有麻黄碱和咖啡因成分的浅黄色液体净重共19.05克;检出含有氯胺酮成分的白色晶体等净重共175克。

5.证人何某1的证言及辨认笔录:我举报何锦成在番禺区东环街蔡一村朝南坊六巷七号二楼楼梯一间房间制造冰毒。何锦成年约32岁,我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的,他住蔡一村,平时戴眼镜,制造的是冰毒、麻果。2012年10月份至11月份期间,我经常与何锦成在一起,他带我到他家二楼一房间内,对我说他自己可以制造冰毒,他有原材料麻黄粉、玻璃皿器、烧杯、烘干器等。有一次他叫我陪他买制毒的仪器,买了烧杯、吸管等。

经辨认照片,证人何某1辨认出上诉人何锦成。

6.证人何某2的证言:我住在番禺区东环街蔡一村朝南坊六巷七号,与我的母亲,我大哥、大嫂一起居住,房子是两层的,每层有三个房间,我住二楼的一个房间,其他人都住一楼,二楼另外两个房间没有人住,有一个用来放杂物,还有一个是我大哥在用,这个房间里有瓶子等东西,这些东西都是我大哥的,大约在2013年3月份左右放进来的,他说是用来抽烟的。我大哥叫何锦成,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他隔几天就回家一次。

7.证人褚某的证言:2013年5月20日16时许,有便衣警察在我位于番禺区东环街蔡一村朝南坊六巷七号的房子二楼查扣了一些玻璃瓶、玻璃杯等物品,今年过春节我打扫卫生时还没有发现这些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二楼共三个房间,一个是我小儿子何某2住的,一个放杂物,另一个是我大儿子何锦成使用的。何锦成平时很少回家,都是隔三四天回家一次。

8.上诉人何锦成的供述:我在番禺区东环街蔡一村朝南坊六巷7号二楼住过,但2013年过完年就没有去住了,我不知道我离开这个房间时房间内有没有这些东西。我在该房间吸食过冰毒,冰毒是从外面买回来的。我不知道公安机关在该房间查获了仪器及含有甲基丙胺成分的晶体等物品,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谁的。

(二)2014年5月初,上诉人何锦成纠合上诉人芦剑锐贩卖毒品,约定由芦剑锐制造出毒品贩卖给何锦成,再由何锦成转手贩卖给他人。之后,芦剑锐纠合上诉人陈志良在芦剑锐位于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鱼窝头马克村滘尾北街27号的住处共同制造毒品。2014年5月5日,公安机关在上址抓获芦剑锐、陈志良,并当场查获毒品一批及电子秤、搅拌机、压片机等物品。经鉴定,检出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的浅黄色液体等净重共11906.2克;检出含有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成分的红色粉粒状物等净重共28798.63克;检出含有咖啡因成分的黄色液体等净重共29800.91克;检出含有氯胺酮和咖啡因成分的黄色液体净重450克。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出具的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2014年5月5日18时许,公安人员经过侦查,在广州市南沙区鱼窝头马克村北街27号抓获涉嫌制造毒品的上诉人芦剑锐、陈志良等人,缴获疑似毒品的结晶物、手机等物品。次日,公安机关决定对该案立案侦查。

2.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出具的抓获经过证实:2014年5月5日18时许,根据线索通过侦查,番禺区分局东环派出所联合毒侦大队在南沙区鱼窝头马克村北街27号抓获涉嫌制造毒品的上诉人芦剑锐、陈志良。

3.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出具的穗公番(东环)勘〔2014〕K4401135200002014050031号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证实:现场位于广州市南沙区鱼窝头马克村北街27号,东面是南沙大道,北面是田地,南面是马克村大街,西面是菜地。查获大批疑似毒品的结晶物及加热炉、电子秤、搅拌机、压片机、烘干机、吹干机、手机等物品。

上诉人芦剑锐对制毒现场照片、查获的用于制造毒品的工具、毒品原材料、半成品等予以签认。

4.广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穗公(司)鉴(化验)字〔2014〕1762号化验检验报告证实:公安机关在广州市南沙区鱼窝头马克村北街27号查获大批毒品,共分为70份检材,其中含甲基苯丙胺成分的浅黄色液体等净重共11906.2克;含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成分的红色粉粒状物等净重共28798.63克;含咖啡因成分的黄色液体等净重共29800.91克;含氯胺酮和咖啡因成分的黄色液体净重共450克。

经上诉人芦剑锐指认,第1-25号检材是其在马克村制造的半成品麻果,第26号检材至68号检材是其在马克村制造毒品被缴获的部分原料。

5.广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穗公(司)鉴(化验)字〔2014〕1870号化验检验报告证实:上诉人芦剑锐手指甲样品检出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成分;上诉人陈志良手指甲样品检出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成分。

6.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出具的检验报告单证实:通过胶体金法检测,上诉人芦剑锐、陈志良的尿液样本检测结果呈甲基安非他命(冰毒)阳性。

7.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出具的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证实:公安机关依法扣押上诉人芦剑锐持有的手机2台(白色步步高手机,号码为159××××9757、黑色LG手机,号码为134××××8019);扣押上诉人陈志良持有的手机2台(银色NOKIA,未登记手机号、黑色SONY手机,号码为134××××3012)。

经上诉人芦剑锐指认,黑色SONY手机是陈志良的。

8.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依法提取的手机通话录音证实:在“老铜梁”电话录音文件中,两男子谈及如何去鱼窝头、交东西给“阿某1”及收钱等事项,出现“红色的东西”、“两包粉”、“结实”等字眼。在“田处长”电话录音文件中,两男子谈及欠某人十几个东西、某人开车带东西被抓等。

经上诉人芦剑锐签认,文件名为“老铜良”的录音是与其与上诉人陈志良通话的录音,文件名为“田处长”的文件是其与上诉人何锦成通话的录音。

9.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依法提取的视频监控录像证实:2014年5月5日11:06,白色小车驶入马克村村口;11:15白色小车、黑色小车同时停在马克村,11:40两车同时离开。

10.上诉人何锦成的身份材料证实:上诉人何锦成的身份情况,其于2008年9月23日被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决定强制戒毒两年。2013年5月20日,公安人员在番禺区东环街蔡一村朝南坊六巷七号查获何锦成所有的毒品一批,同年7月17日对其实施网上追逃。

11.上诉人芦剑锐的身份材料和前科材料证实:上诉人芦剑锐的身份情况,其于2007年10月17日因犯破坏电力设备罪,被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09年9月22日刑满释放。

12.上诉人陈志良的身份材料证实:上诉人陈志良的身份情况,2013年9月25日,其因吸食冰毒被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车陂派出所抓获,后经多次传唤,其一直未到九佛派出所报到。

13.证人芦剑锋的证言及辨认笔录:我是芦剑锐的哥哥,芦剑锐住南沙区鱼窝头镇马克村27号二楼。2014年4月,芦剑锐将厨房改建,放置了红色胶状物、粉状物、机器、瓶等物品,还有很浓的香味,我估计他在制毒品,我没问过,他也没跟我讲。2014年5月5日,公安机关从芦剑锐的石棉瓦厨房查获一批毒品和原料,另外还抓了一名男子,该男子我分别于2014年4月20日、5月1日或2日、5月5日在芦剑锐的石棉瓦房见过三次。另外,我认识照片中这名叫何锦成的男子,近段时间他经常过来找芦剑锐。

经辨认照片,证人芦剑锋辨认出上诉人芦剑锐就是其弟弟;辨认出上诉人陈志良就是在其弟弟家中制毒的男子;辨认出上诉人何锦成就是经常来找其弟弟芦剑锐的男子。

14.上诉人何锦成的供述及辨认笔录:2014年5月5日11时许,贵州男子“阿某2”打电话问我有没有毒品麻果,我说没有,但可以介绍“阿某3”给他们认识,我知道“阿某3”有麻果。11时许,我就带着“阿某2”和两个贵州人从西城花园出发,开车去找“阿某3”。出发前我有打电话给“阿某3”,说有朋友要一批麻果,“阿某3”叫我们过去。我开本田雅阁小车过去,“阿某2”坐副驾驶位,其余两个贵州人跟着我的车。到“阿某3”家后,由“阿某2”与“阿某3”谈话,我不清楚他们是怎么谈的。后来“阿某2”他们三人离开了,我送“阿某3”去市场买了一个石油气炉,我自己买了三个茶具就走了。

我的手机通讯录里的“小师傅”就是“阿某3”,我认识他两三个月,我知道他在鱼窝头马克村(即他家里)做麻果,连这一次,我共去过他那里两次。我介绍“阿某2”买麻果,“阿某2”会给我一些钱作为介绍费,一般为一千至两千元。我认识“阿某2”有一个多月,他之前来过我住处一次。

经辨认照片,上诉人何锦成辨认出上诉人芦剑锐就是其称为“阿某3”的男子。

15.上诉人芦剑锐的供述及辨认笔录:我在我家厨房旁边另外搭出来的小房子里制造毒品。公安机关在我和老婆住的房间杂物柜黑色挂包中查获的1万粒麻果,是“鼻屎良”拿来抵债的,他欠75000元。2014年5月1日,“阿离”打电话问我能否帮忙制一些麻果出来,他想转手卖给贵州人“陈某”,5月1日至5日,我们都有通电话、见面,他向我下单制作桂花缅果5000颗、红桃K果3000颗,约定见货付款,总价是39000元,我以每粒桂花缅果6元、每粒红桃K果3元的价格卖给“阿离”,他再分别以每粒10元、6元的价格卖给他人。5月2日,我和“老同”开始制造毒品,我先出钱到化工店买了工具、原料,我们讲好卖了毒品收到的钱我占三成、“老同”占五成,其他二成作为水电费,我家里的原材料大概可以做出4万粒麻果。我做配方配料,我和“老同”一起煮、蒸、烘干。直到5月5日被抓,我们还没做出成品,“老同”在我这里大概做了一个星期麻果,他今天早上吸食过麻果。

5月5日10时许,“阿离”打电话问5000粒桂花缅准备好没有,我说因天气原因还没有做好,他说他朋友已经过来了,要去看一下货,我说不方便,但他说无所谓。11时许,“阿离”开着一台白色本田小车,牌照中有853等字样,另外三个贵州人开着一台黑色贵州牌照的小车来到我这边,“阿离”向我介绍“陈某”,说他垄断了贵州人的毒品生意,另两个贵州人一个试货、一个负责送货。我把刚制出来的三四粒麻果给他们看,其中一个贵州人用火烧麻果,说没问题,是好货。“阿离”问什么时候能制好,“老同”说最晚第二天可以做好,“阿离”就叫我第二天送货去西城花园,然后他们就走了。午饭后,我在房间睡觉,“老同”帮我制麻果,没多久就有警察过来了。

2013年7月左右,“阿离”向我买过10000粒麻果,约1000克,货款总共8万多,还没给我钱。这些毒品是我在广州赤岗公安宿舍附近一间房子里,与黄阁良(即“鼻屎良”)一起做的,我就是在那里认识了“老同”。2014年4月,“老同”打电话约我制造毒品,我没答应他,直到“阿离”下订单,我就和“老同”一起制毒品了。“阿离”自己也是制造毒品的,从2013年开始他就与张某、张培图(音)及其老表梁俊伟一起制毒,制毒的地方我带警察去过。在我家厨房门口烘干机旁的两包冰毒是“阿离”拿过来的,大概1000克。

经辨认照片,上诉人芦剑锐辨认出上诉人陈志良就是其称为“老同”的男子;辨认出上诉人何锦成就是其称为“阿离”的男子。

16.上诉人陈志良的供述:2014年5月1日,我去南沙区鱼窝头马克村“阿某3”(又称“肥仔”)家玩,接下来几天都是住在他家,一直到5日16时许被抓。在这几天,我有吸食毒品“麻果”,最后一次是在5月5日,吸食的毒品是“阿某3”家的红色粉末。我没有制造毒品,也不知道“阿某3”有无制造毒品,我也没有看到“阿某3”房间里面的毒品,我不知道这些毒品的来源。我不知道5月5日那天有没有其他人来找过“阿某3”,因为我在睡觉。“阿某3”家有很多黄色粘状物,我曾经用手接触过那些东西,所以我的双手也沾有黄色粘状物,我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阿某3”称呼我为“老同”。

(三)2014年5月5日,公安机关在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西城花园九街六座一梯楼下抓获上诉人何锦成,并从其身上及租住的西城花园九街六座一梯503房查获毒品一批。经鉴定,黄色晶体一包,净重35.24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8.57%;浅黄色晶体一包,净重20.68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7.33%;黄色晶体一包,净重49.84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9.58%;白色晶体一包,净重197.9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9.15%;白色晶体一包,净重1087.5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9.62%;白色晶体一包,净重546.6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9%;白色晶体一包,净重387.9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9.92%;白色晶体一包,净重90.76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8.37%;褐色晶体一包,净重31.45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8.4%;褐色晶体一包,净重58.7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9.12%;检出含甲基苯丙胺的白色晶体、褐色晶体等净重12.62克;检出含海洛因成分的白色块状物、褐色粘稠物等净重40.17克;检出含氯胺酮成分的白色晶体、褐色粉末、固液混合物、液体等净重2041.43克;检出含咖啡因成分的红色粉末、白色粉末、褐色液体等净重506.01克;检出含四氢大麻酚成分的灰褐色植物叶片等净重615.8克;检出含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两种成分的红色颗粒、棕色液体等净重501.41克。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出具的抓获经过证实:公安机关于2013年5月20日在上诉人何锦成家中搜查出大批毒品及制毒工具后,后何锦成一直潜逃,公安机关根据调查,发现了何锦成的藏匿地点。2014年5月5日17时许,公安人员在广州市番禺区市桥街西城花园九街六座一梯楼下抓获上诉人何锦成,并在何锦成暂住的西城花园9街6座一梯503房及其驾驶的号牌为粤A×××××的小汽车尾箱搜获大批毒品。

2.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出具的穗公番(东环)勘〔2014〕K4401135200002014050083号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证实:现场位于广州市番禺区市桥街西城花园九街六座一梯503房,在该房查获大量白色晶体、白色粉末、褐色晶体、黄色晶体、红色颗粒、无色液体、棕色液体、浅黄色液体、灰褐色植物叶等物品。

3.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出具的搜查笔录、扣押笔录、扣押物品清单证实:2014年5月5日17时许,公安人员从上诉人何锦成背着的棕色挂包内查获白色晶体1包,及身上携带的相关物品,从其驾驶的粤A×××××白色雅阁小汽车的车尾箱内缴获白色晶体9包。另外还查获西铁龙极品刀1把、电击棒1支、iPhone手机2台、警用催泪喷雾器1支、广州农商银行U盾、中国农业银行U盾各1个、手机SIM卡4张、人民币现金2万元。

公安机关对上述物品、车辆予以扣押,上诉人何锦成对该扣押清单予以签认。

4.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出具的检验报告单证实:通过胶体金法检测,上诉人何锦成的尿液样本检测结果呈吗啡、甲基安非他命(冰毒)阳性。

5.广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穗公(司)鉴(化验)字〔2014〕1763号、3700号化验检验报告证实:从广州市番禺区市桥街西城花园九街六座一梯503房及何锦成身上查获黄色晶体一包,净重35.24克,检查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8.57%;浅黄色晶体一包,净重20.68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7.33%;黄色晶体一包,净重49.84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9.58%;白色晶体一包,净重197.9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9.15%;白色晶体一包,净重1087.5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9.62%;白色晶体一包,净重546.6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9%;白色晶体一包,净重387.9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9.92%;白色晶体一包,净重90.76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8.37%;褐色晶体一包,净重31.45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8.4%;褐色晶体一包,净重58.7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9.12%;检出含甲基苯丙胺的白色晶体、褐色晶体等净重12.62克;检出含海洛因成分的白色块状物、褐色粘稠物等净重40.17克;检出含氯胺酮成分的白色晶体、褐色粉末、固液混合物、液体等净重2041.43克;检出含咖啡因成分的红色粉末、白色粉末、褐色液体等净重506.01克;检出含四氢大麻酚成分的灰褐色植物叶片等净重615.8克;检出含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两种成分的红色颗粒、棕色液体等净重501.41克。

6.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提取的西城花园监控录像证实:2014年5月5日10:53,车牌号为粤A×××××的白色雅阁小汽车驶入西城花园。

7.证人邱某的证言:我与何锦成是情侣关系,认识后就一起住西城花园503房,我怀了他的孩子快8个月了。何锦成是贩卖玉器的,但没有自己的档口。和我们一起被抓的男子是何锦成的朋友,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他在503房坐了十分钟左右,我没有听到他们二人的谈话内容。何锦成下楼时手里拿着一个钱包,身上背着一个黑色挂包。何锦成有吸食冰毒,我也有吸食,我不知道何锦成有无贩卖毒品,也不知道他有无制造加工毒品,我不知道吸食的毒品的来源,都是何锦成买回来的。我曾与何锦成去过鱼窝头的马克村两次,都是白天去的,我坐在车里等他,他去他朋友那里坐一会儿就走了,我不知道他去干什么。

8.证人梁某1的证言:我是广州市番禺区市桥街西城花园九街六座一梯503房的业主,该房子于2013年8月18日通过中介出租给一个叫刘某的男子,他租房子用于方便他儿子读书。

9.证人刘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3年9月我通过中介承租了梁某1位于广州市番禺区市桥街西城花园九街六座一梯503房的房子。2014年1月12日,我通过中介将该房子转租给一个叫何某2的男子,后来该房子一直是何某2的大哥何锦成住。我转租时检查过房间,里面没有玻璃瓶或矿泉水瓶之类的东西,阳台是空的,没有种任何植物。

经辨认照片,证人刘某辨认出上诉人何锦成就是何某2的哥哥。

10.证人何某2的证言:2014年初,我哥何锦成叫我帮他租了西城花园内的一栋五楼,因他女朋友怀孕,后我替他租了半年,月租1400元。我不知何锦成是否住该处,他平时不回家。

11.证人叶某的证言:我是西城花园小区的保安,车牌号为粤A×××××的小汽车经常出入西城花园九街路段,驾驶员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最后一次见到这辆车是2014年5月5日上午11时许,该车由西城花园三街岗亭进入西城花园小区。

经辨认车辆照片,证人叶某辨认出车牌号为粤A×××××的白色小汽车于2014年5月5日在西城花园三街保安门岗进入西城花园小区。

12.证人袁某的证言:我是西城花园小区的保安,2014年4月23日晚上,粤A×××××白色小车曾有防盗器叫声,该车停在西城花园九街6座地下路段。该车由一名中年男子开,经常出入西城花园九街路段,没有固定车位。

13.证人何某3的证言:我是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东环派出所的民警,我参与了2014年5月6日在西城花园搜查毒品。我没有参与2014年5月5日的抓捕行动,其他同事在现场,据同事反映当时进行了一次搜查,后来在搜查过程中,在南沙鱼窝头马克村又发现了关联的制毒工厂,后大部分侦查人员就去了制毒工厂,因此,西城花园的搜查工作就没有完成,暂时封锁了现场,并派人看守。第二天,我们经过对从鱼窝头马克村抓获的嫌疑人的审讯,发现何锦成的涉毒情况更严重,于是派我与另一名同事及技术员一同去到西城花园进行更细化的搜查。5月6日下午,我们去到西城花园,对何锦成及其女朋友居住的房间继续搜查,因为他们睡的那张床是没有开口的,于是我们将该床揭开,在床底发现很多白色的晶体物,还有一些麻古状的毒品,在床尾发现一批“开心水”及立顿奶茶包装的粉末。于是我们去派出所带了何锦成到现场指认,他不肯承认床底下的物品,但他有指认“开心水”和立顿奶茶包装的粉末。

14.证人何某4的证言:我是番禺公安分局毒侦大队的民警,2014年5月5日抓捕何锦成时我在现场,当时对何锦成居住的503房进行了搜查,但当时另外一个抓捕小组在南沙鱼窝头马克村抓获了一个关联案件的制毒工厂,于是我们大部分人赶赴那边的现场,西城花园的现场就暂时封锁,由专人看守。经对制毒工厂嫌疑人的审讯,发现何锦成涉案比较严重,单位就安排我与另一名同事及技术员一起到西城花园现场进行更详细的搜查。2014年5月6日下午,我们去到西城花园现场,因为何锦成房间的床是看不到床底的,我们就掀开床板,发现里面放了很多白色晶体物及一些麻古状毒品,在床尾发现一个袋子放了些“开心水”和立顿奶茶包装的粉末。我们带何锦成来现场进行指认,但他不肯全认,只认袋子里的“开心水”和立顿奶茶包装的粉末,不肯承认床底下发现的毒品。

15.上诉人何锦成的供述:我与女朋友邱某一起住在西城花园9街6座1梯503房,2014年5月5日中午,我从马克村回来后,邱某想回她父亲那里,17时许,我们从503房出去,刚走到楼下,就被便衣警察抓住。公安机关抓获我的时候,从我的车牌号为粤A×××××白色本田雅阁小汽车的车尾箱缴获一些白色的晶体,用透明塑料袋包装,约七八斤,这是我在番禺一间化工店买来的尿素,当时一共买来10斤,买来用于种花施肥。其余的尿素都放在西城花园9街6座1梯503房,在大厅的茶几上一个透明的玻璃杯里装着100克左右,在大厅组合柜一个纸样东西上放着100克左右,其余我找不到了。503房是今年1月份,我叫弟弟何某2帮我租住的,一直由我和邱某一起住。车牌号为粤A×××××白色本田雅阁小汽车是我从广州人和车场向一个不认识的人买的,车牌是别人给我的。

我被抓时身上只有一个钱包、一条车钥匙、一个电话机,没有刀、电击棒、喷雾器等东西,我也不知道这些东西从哪里来的;缴获的手机、手机卡不是我身上的,应该是从邱某的包里搜出来的。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员于2017年2月15日讯问上诉人何锦成。何锦成供述:西城花园503房是我租给女朋友邱某住的,房内缴获的毒品是我的。

对上诉人何锦成所提上诉理由及辩护人意见,经查,1、原判认定上诉人何锦成犯非法持有毒品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证人何某1证言证实何锦成制造毒品;公安人员在何锦成的住处查获了一批毒品成品和半成品及烧杯、试管、玻璃瓶等物品;何锦成的弟弟何某2证实涉案房间为何锦成使用,查获的物品亦是何锦成搬进来的;何锦成的母亲褚某亦证实何锦成使用涉案房间,查获的物品是案发前不久才放进去的;何锦成供称曾在该房间吸食过毒品。综上,何锦成对从其居住房间查获的毒品和工具有控制、支配权,一审判决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对何锦成定罪处罚正确。2、公安机关经过侦查,锁定何锦成的藏匿地,并从其暂住的503房及其身上挂包查获大批毒品,其中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的晶体为2506.57克,含量为77%左右,另有含甲基苯丙胺、海洛因、氯胺酮、咖啡因等成分的晶体、粉末、液体等共计3717.44克;证人刘某证实涉案的503房是其转租给何锦成的弟弟,并由何锦成居住;证人何某2证实其帮哥哥何锦成承租了涉案房间;证人邱某证实其与何锦成居住在涉案的503房;何锦成供称503房是其租住;抓获经过、现场勘查笔录、搜查笔录、扣押笔录、扣押物品清单证实查获毒品的情况;鉴定意见证实查获的物品中含有毒品成分。综上,何锦成应当对503房及身上挂包查获的毒品负责,由于何锦成实施毒品贩卖行为被抓获,对从其住所、身上挂包查获的毒品,没有证据证实查获的毒品并非用于贩卖。因此,一审判决以贩卖毒品罪对何锦成定罪处罚正确。3、上诉人何锦成为了向他人贩卖毒品,找上诉人芦剑锐加工制造,应当以贩卖毒品罪对何锦成定罪处罚。在马克村制毒现场查获70余公斤粉末和液体毒品及大批制毒工具,按上诉人芦剑锐供述,何锦成向其下单制造麻果8000粒,因此,何锦成应对贩卖麻果8000粒负责。一审判决并无认定广州市南沙区马克村查获的全部毒品是何锦成纠合芦剑锐制造后贩卖给他人的。4、何锦成纠合芦剑锐制造毒品后贩卖给他人,芦剑锐已经根据其与何锦成的约定购买了制毒原材料并制造出含有毒品成分的粉末和液体,何锦成亦带毒品买家来到芦剑锐处看货、试货,约定了交易日期,已经进入贩卖环节,因此,一审判决认定何锦成贩卖毒品罪既遂正确。5、根据上诉人何锦成的犯罪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何锦成上诉要求从轻处罚,可以采纳。

对上诉人芦剑锐所提上诉理由及辩护人意见,经查,1、公安人员在对何锦成进行搜捕、调查的过程中,发现了上诉人芦剑锐的制毒工厂,当场缴获70余公斤粉末状和液体毒品及大批制毒工具;当场抓获芦剑锐和陈志良,二人的手指甲均检出毒品成分;芦剑锐稳定供述其伙同陈志良制造毒品贩卖给何锦成,何锦成再将毒品贩卖给贵州人;证人芦剑锋指认陈志良与芦剑锐一起制毒,还证实案发前几天经常见到何锦成过来找芦剑锐;何锦成供称芦剑锐在家制造毒品,其介绍他人向芦剑锐购买毒品;监控录像证实何锦成驾驶的白色小汽车带着毒品买家驾驶的黑色小汽车来到芦剑锐的制毒工厂;芦剑锐的手机通话录音证实其与何锦成、陈志良商谈制毒和毒品交易的情况。综上,本案已形成完整的证明体系,证实芦剑锐为了贩卖而制造毒品的犯罪事实,应当以贩卖、制造毒品罪定罪处罚。2、上诉人芦剑锐在购买回原材料后制造毒品,公安机关在制毒现场查获大量粉末状毒品和含有毒品成分的液体,属于制造毒品罪既遂。3、上诉人芦剑锐归案后,向公安机关检举他人的犯罪线索,经公安机关侦查,未能根据其提供的犯罪线索查获犯罪行为,故不能认定芦剑锐有立功表现。4、一审判决根据芦剑锐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危害程度,对其量刑适当。上诉理由及辩护人意见不成立。

对上诉人陈志良所提上诉理由及辩护人意见,经查,公安人员在制毒现场抓获上诉人芦剑锐和陈志良,二人的手指甲均检出毒品成分。因此,一审判决认定芦剑锐、陈志良构成制造毒品罪正确。在共同犯罪中,陈志良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原判认定陈志良是主犯不当,应予纠正。陈志良上诉要求从轻处罚,可以采纳。

对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出庭意见,经查,对何锦成的定罪、芦剑锐的定罪量刑、陈志良的定罪意见,予以采纳。对何锦成、陈志良的量刑意见,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何锦成贩卖毒品,数量大;非法持有毒品,数量大,其行为已分别构成贩卖毒品罪、非法持有毒品罪,应依法实行数罪并罚;上诉人芦剑锐贩卖、制造毒品,数量大,其行为已构成贩卖、制造毒品罪;上诉人陈志良参与制造毒品,其行为已构成制造毒品罪,均应依法惩处。芦剑锐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刑法执行完毕以后,在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芦剑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是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在制造毒品共同犯罪中,芦剑锐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犯罪处罚;陈志良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上诉人何锦成论罪应处死刑,但根据其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对其判处死刑,可同时宣告缓期二年执行。陈志良上诉要求从轻处罚,可以采纳。二审期间,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提交的2017年2月15日何锦成讯问笔录,可以采信为本案证据。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审判程序合法,对芦剑锐的定罪量刑适当,对何锦成非法持有毒品罪的定罪量刑适当,对何锦成贩卖毒品罪的定罪、陈志良的定罪正确,应予维持;对何锦成贩卖毒品罪及陈志良的量刑不当,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三百四十八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穗中法刑一初字第84号刑事判决第二、四项及第一项中对被告人何锦成贩卖毒品罪的定罪部分、非法持有毒品罪的定罪量刑,第三项中对被告人陈志良的定罪部分;

二、撤销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穗中法刑一初字第84号刑事判决第一项中对被告人何锦成贩卖毒品罪的量刑部分、决定执行刑罚部分,第三项中对被告人陈志良的量刑部分;

三、上诉人何锦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四、上诉人陈志良犯制造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财产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5月5日起至2029年5月4日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的规定,本判决即为核准以贩卖、制造毒品罪判处被告人芦剑锐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刑事判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刘 潜

审判员  胡晓明

审判员  毕凯先

二○一七年五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冯晓璇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