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粤刑终629号

发布时间:2017-06-26 11:07:40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7)粤刑终629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惠州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甯明堰,男,1996年7月1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户籍所在地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现住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因本案于2016年7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惠州市惠阳区看守所。

辩护人翁石强,广东伟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广东省惠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甯明堰犯故意伤害罪一案,于2017年2月10日作出(2016)粤13刑初156号刑事判决。宣判后,被告人甯明堰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并听取辩护人意见,决定以不开庭方式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被害人甯代富与被告人甯明堰系父子关系。2016年7月20日,甯明堰在惠州市惠阳区秋长街道办白石尚品居家具厂上班期间,接到父亲甯代富问其要钱的电话,因难以筹措到资金,引起甯代富的不满和责骂。甯明堰想到父亲经常对自己打骂,并制造了很多家庭矛盾,遂对甯代富心生怨恨。后甯明堰到附近超市购买了一把菜刀,回到其位于惠阳区秋长街道办高布村港惠厂附近一出租屋的住处楼下,见到甯代富,遂上前挥刀对其乱砍,致甯代富倒地不起。后被告人甯明堰被民警现场抓获,被害人甯代富被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死者甯代富的死亡原因符合锐器(类刀具)砍击左小腿致左胫前动脉、胫前静脉断裂引起失血性休克而死亡。

上述事实有证人证言、户籍证明材料、现场勘查笔录、缴获经过、扣押物品清单及物品照片、尸体检验报告、被告人甯明堰的供述等证据证实。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甯明堰无视国法,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并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甯明堰归案后一直稳定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具有坦白情节,依法可从轻处罚。鉴于本案是家庭矛盾引发,且被告人取得家人谅解,并有坦白情节,依法对被告人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作出判决:(一)被告人甯明堰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二)缴获的作案工具菜刀一把依法予以没收并销毁。

上诉人甯明堰及其辩护人提出:1、从案发的经过及客观行为判断,应当认定上诉人具有自首及防卫过当的情节;2、结合本案家庭情况及社会矛盾的化解,原判对上诉人的量刑过重。综上,希望二审法院依法改判,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被害人甯代富与上诉人甯明堰系父子关系。2016年7月20日,甯明堰在惠州市惠阳区秋长街道办白石尚品居家具厂上班期间,接到父亲甯代富问其要钱的电话,因难以筹措到资金,引起甯代富的不满和责骂。甯明堰想到父亲经常对自己打骂,并制造了很多家庭矛盾,遂对甯代富心生怨恨。后甯明堰到附近超市购买了一把菜刀,回到其位于惠阳区秋长街道办高布村港惠厂附近一出租屋的住处楼下,见到甯代富,遂上前挥刀对其乱砍,致甯代富倒地不起。后上诉人甯明堰被民警现场抓获,被害人甯代富被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死者甯代富的死亡原因符合锐器(类刀具)砍击左小腿致左胫前动脉、胫前静脉断裂引起失血性休克而死亡。

案发后,上诉人甯明堰的母亲朱某等亲属对上诉人伤害父亲的罪行表示谅解。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惠州市公安局惠阳区分局出具的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到案经过及情况说明,证实公安机关接警后于2016年7月20日23时许,在犯罪现场当场抓获上诉人甯明堰。

2、惠州市公安局惠阳区分局出具的(惠阳)公(刑)勘[2016]0403号现场勘查笔录、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现场方位图及现场照片、提取笔录,证实现场地点位于惠州市惠城区秋长街道办高布村港惠厂斜对面村道。

现场勘验情况:现场地属惠阳区公安分局秋长派出所辖区,位于惠州市惠城区秋长街道办高布村港惠厂斜对面村道。港惠厂位于秋长街道办高布村高一路的北侧,高一路是一条呈东西走向的水泥路,西接秋宝路,东至东方新城。中心现场位于港惠厂斜对面村道。

在对中心现场的勘查中发现:港惠厂的南侧见有一条大致呈南北走向的不知名小路,小路北接高一路,小路地面上见有一把“金达日美”牌菜刀(实物提取),菜刀全长29厘米,刃长18厘米,刃宽13厘米,刃柄长11厘米,刀刃及刀柄上均见有可疑斑迹,菜刀经检验,未发现有价值的手印痕迹。港惠厂的东侧见有一条大致呈南北走向的不知名小路,小路南接高一路,高一路与港惠厂东侧小路的交汇处路面见有两处滴落状可疑斑迹(分别用棉签擦拭提取),小路东侧为高布村高一42号民居,高布村高一42号民居门前路面见有一处滴落状可疑斑迹(棉签擦拭提取)。高一路的南侧正对高布村高一42号民居的方向见有一条大致呈南北走向的不知名小路,小路的西侧见有一个垃圾堆,垃圾堆的西侧见有一块菜地,垃圾堆的南侧见有一个民居,民居的东侧见有一个小店。不知名小路的路面上见有一具男性尸体,男性尸体头西脚东、仰卧平躺在地面,男性尸体上身赤裸、腰系一条黑色皮带、下身穿一条深蓝色中裤、赤足(尸体情况详见《法医学尸检检验报告书》)。深蓝色中裤左前裤袋内见有一个棕色钱包,钱包内见有现金人民币1500.1元、一张邮政银行卡、一张甯代富的身份证(512925196608183497)、一张朱某的身份证(522128197402042105);深蓝色中裤右前裤袋内见有一个“VITA”牌手机、一个“520”牌香烟;深蓝色中裤左后裤袋内见有一把钥匙;深蓝色中裤右后裤袋内见有现金人民币25元。尸体北侧5米处路面见有一处滴落状可疑斑迹(棉签擦拭提取);尸体北侧2米处路面见有一处滴落状可疑斑迹(棉签擦拭提取);尸体西侧1米处路面见有一处血泊状可疑斑迹(棉签擦拭提取);尸体西侧1.5米处垃圾堆旁地面见有一件白色短袖T恤(实物提取);尸体西侧1.5米处垃圾堆木块上见有一处可疑斑迹(棉签擦拭提取);尸体南侧5米处路面见有一处滴落状可疑斑迹(棉签擦拭提取)。不知名小路东侧的小店是一栋坐东朝西、六层高的在建楼房,小店的西侧见有两个卷闸门。北侧卷闸门门口处地面见有一处滴落状可疑斑迹(棉签擦拭提取)、一枚可疑赤足印;进门北侧靠墙见有一台冰箱,冰箱的东侧见有冰柜一,冰柜的南侧见有冰柜二,冰柜二的东侧见有一台麻将桌,麻将桌的西侧见有一把黄色椅子,椅子上见有一处滴落状可疑斑迹(棉签擦拭提取);南侧卷闸门门口地面见有一个“珠江”牌啤酒瓶,啤酒瓶的南侧地面见有一双棕色拖鞋(实物提取),进门南侧靠墙见面一个收银台,收银台的东侧见有一个货架。

在秋长派出所对嫌疑人甯明堰进行检查发现:嫌疑人上身穿一件白色长袖衬衣(实物提取)、下身外穿一条黑色休闲长裤(实物提取)、双脚穿一双黑色运动鞋(实物提取),白色长袖衬衫上见有喷溅状及接触状可疑斑迹,黑色休闲长裤上见有喷溅状可疑斑迹,左脚黑色运动鞋及右脚黑色运动鞋面上均见有可疑斑迹。

3、惠阳市公安局出具的扣押清单,证实公安机关将作案工具菜刀一把依法予以扣押。

4、广东省惠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惠市公(司)鉴(法物)字〔2016〕2570号法庭科学DNA鉴定意见书,证实:①尸体西侧1米处路面血泊状可疑血迹,尸体西侧1.5米处垃圾堆木块上可疑血迹,尸体西侧5米处路面滴落状可疑血迹,小店黄色椅子上滴落状可疑血迹,小店门口处地面滴落状可疑血迹,死者甯代富蓝色裤子带血布块与被害人甯代富血的STR分型相同;②港惠厂南侧小路上菜刀刀刃、刀柄上的可疑血迹,高一路与港惠厂东侧小路交汇处路面滴落装可疑血迹,高步村高一42号门前路面可疑血迹,尸体北侧5米处、2米处路面滴落状可疑血迹,甯明堰左手、右手、左脚和右脚黑色运动鞋上可疑血迹,甯明堰白色衬衣上、黑色长裤带血布块与上诉人甯明堰血的STR分型相同;③小店门口地面左脚棕色拖鞋检出人血,其STR分型为混合STR分型,包含上诉人甯明堰、死者甯代富的STR分型;④死者甯代富与上诉人甯明堰、朱某符合亲生关系。

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公安机关已将上述鉴定意见告知了上诉人甯明堰。

5、广东省惠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惠阳)公(司)鉴(法尸检)字[2016]224号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证实死者甯代富的死亡原因符合锐器(类刀具)砍击左小腿致左胫前动脉、胫前静脉断裂引起失血性休克而死亡。

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公安机关已将上述鉴定意见告知了上诉人甯明堰及被害人家属朱某

6、惠州市惠阳秋南医院病历和疾病证明书,证实医护人员23时07分到达现场,被害人甯代富已死亡;上诉人甯明堰右手环挫裂伤、醉酒。

7、惠州市公安局惠阳区分局现场检测报告书,证实甯明堰吗啡、氯胺酮快速检测试剂尿检结果均呈阴性。

8、调取证据通知书、手机通话清单,证实公安机关依法调取了上诉人甯明堰188××××7986手机号码通话情况。

9、证人刘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6年7月20日21时43分许,我在秋长柑桔园龙记饭店吃饭的时候接到甯明堰的老婆的电话,说甯明堰跟他父亲吵架了,怕他们出事让我回去劝劝甯明堰,我就马上开着自已的小车回到秋长街道办高布二村,当我回到的时候就看到甯明堰在路边闲逛,并且在甯明堰的右后边的裤袋上插了一把菜刀(他当时走路歪歪斜斜,应该是喝了酒),我就问甯明堰怎么回事,甯明堰就说不用我管让我回去。约22时55分许,我回到秋长港惠厂对面路边,发现有很多人说前面砍人了,我去到之后就看到甯明堰的父亲躺在地上,一身都是血,看见甯明堰站在村道中间,距离他爸大概40米左右,手里还拿着菜刀继续在乱挥来挥去在比划,我就过去劝他,然后甯明堰就直接坐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把菜刀,在那里大喊“老婆,我对不起你”,我看到后就马上报警和报120,并且把甯明堰的菜刀抢过来,扔到附近的草丛里,之后我就现场和甯明堰一起等派出所的民警和医院120到场。

证人刘某通过混杂照片辨认出上诉人甯明堰是手持菜刀砍人的男子。

证人刘某对2016年7月20日晚上从甯明堰手中抢过来丢到路边的菜刀进行了指认。

10、证人田某1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6年7月20日22时20分左右,当时我在家里看电视,突然我看见死者满身是血的模样从我家的其中一个卷闸门跑进来,又从我家的另一个卷闸门跑出去,当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死者从我家里跑出去后就往左边跑(往港惠厂方向),接着我看见死者的儿子在他身后约4-5米处拿着一把菜刀追着死者,因为我害怕我就没有出去看,接着我就用水冲洗死者流在我家地板的血迹,冲洗干净后我就待在家里,过了约半小时,120救护车来了,这时我发现很多人往港惠厂方向走出,我就出去看见死者躺在港惠厂斜对面的村道旁。凶手是死者的儿子,是用一把普通的菜刀砍死的。

证人田某1通过混杂照片辨认出上诉人甯明堰是手持菜刀砍人的男子。

11、证人田某2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6年7月20日22时50分许,我在楼上听到楼下很吵,我就下到楼下,我父亲叫我马上打110报警,我就看见自己1楼小店内死者扶着小店的冰箱往外走,我就拿了我父亲电话打了110报警,接着死者儿子拿着一把菜刀往死者背后砍了两三刀,死者就走到小店对面的回收站垃圾堆倒了下来,死者儿子就拿着菜刀往港惠厂方向走,在港惠厂旁的变压器下躺了下去,过了5分钟左右120急救人员就到了现场,120急救人员就把死者抬出到旁边进行急救,经过120急救人员抢救,医生当场就说死者已经没有了心跳,已经死亡了。过了约1分钟公安机关就到了现场。

证人田某2通过混杂照片辨认出上诉人甯明堰是手持菜刀砍人的男子。

12、证人陈某的证言:2016年7月20日晚9时17分许,甯明堰打电话约我喝酒,我说太晚了,别喝酒了,过了20分钟左右我就打电话给甯明堰问他过不过来玩,我就说我在富玛家私厂路口的小店看电视,到了22时08分甯明堰打电话问我还在不在小店,我说我还在那里,过了10多分钟他就过来了。我和甯明堰以及另一位同事在富玛家私厂路口的小店买了三瓶百威啤酒坐在小店门口喝。我们在喝酒的过程中,甯明堰提到他爸曾经因甯明堰奶奶生病为由跟他要钱,还威胁甯明堰如果不给钱就打甯明堰的儿子。甯明堰还说他爸曾借给他1500块钱,现在跟他要回2000块,甯明堰就一直跟我抱怨他爸爸跟他要钱的事情,我们喝了20分钟左右,甯明堰喝了半瓶百威啤酒,然后他接到一个电话,我没听到他电话的内容,随后甯明堰站起来招呼都不打就走了。之后我们也走了。本来我打算回家,还没回到家就听到富玛家私厂后面那边很吵,听别人说有人砍人了,然后我就过去看,我看到甯明堰在那里大吵大闹,我就叫我一个同事赶紧打电话报警。甯明堰是一个做事踏实的人,为人老实肯干,待人友善。

13、证人阳某(上诉人的妻子)的证言:甯明堰是我老公,甯代富经常会跟甯明堰拿钱,甯明堰因为要提供家庭开支,所以就没什么余钱交给甯代富,如果甯明堰不给钱甯代富,他就会去殴打我的家婆朱某,并且会跟甯明堰吵架,甯明堰与甯代富也经常会因为这些事情发生打架。在今年端午节的时候,我儿子生日,当时我丈夫因为身上没有钱了,就跟我家公拿了500元人民币帮儿子过生日。2016年7月初,因为我丈夫还没有发工资,所以也没有了生活费,结果又跟我家公拿了1000元人民币。2016年7月20日的时候,我家公就让甯明堰还他2000元人民币。当天下午19时许我丈夫下班回到家之后,我就看到心情非常不好,并且到楼下的小店内买了一瓶啤酒和几包小鱼干以及豆腐干回家自己喝酒,大约到了当天晚上的20时许左右,我丈夫喝完酒之后就出去了,直到晚上的23时许左右,我就听到楼下有警车的声音,我就到出租房的阳台上面去看了一下,当时我看到的情况是我家公躺在大马路上,而我的丈夫就站在马路中间,我就知道出事了,但是因为我带着我的小孩,所以也管不了太多,就到回出租房里面去了。

14、证人朱某的证言:我儿子甯明堰和我老公一直都有矛盾,因为我老公对我儿子管理一直都很严格,如我儿子有什么坏习惯,他都会辱骂我儿子、打我儿子以及骂我、打我。我儿子16岁刚出去打工的时候,当时我儿子和我老公有矛盾,我老公跑到儿子的厂里当着工友的面殴打我儿子;后来我儿子18岁结婚,我老公还是脾气很暴躁,对我儿子和儿媳妇都是经常骂。一般都是我老公骂我儿子多,我儿子一般都是忍气吞声。在我的印象中,我儿子没有当面与其父亲吵过架。2016年7月20日12时,我和老公在坑梓找工作,没有找到工作,我们在深圳市坑梓洪都百货一间快餐店吃饭,我老公心情不好就喝了两瓶啤酒,然后他只说他找不到工作,要买票回老家四川,并说叫我打电话给我儿子,说叫我儿子拿2000元给他,于是我就打电话给我儿子,接通电话后,我儿子说可以,但是要他18时下班过去银行取,说完我就挂电话了。然后我们就分开了,这是我见他最后一面。我坐车回到我儿子的住处,当时大概15时许,我用我儿媳妇电话打给我老公说我到了,我老公就说2000元今天晚上必须要送过去给他,挂了电话后我就继续在秋长找厂。19时许,我回到我儿媳妇家里吃饭。过了15分钟后,我儿子也回来,我儿媳妇就问我儿子吃饭没有,当时我儿子表情很生气没有回答,跟我说他父亲打电话过去催他要钱。接着我儿子就去附近的小店买了一瓶啤酒,两包小鱼,一包豆腐干以及一包烟,回到后就坐着吃东西喝酒,喝完后我儿子就出去了,当时手上没有持任何工具。20时许,我儿子回来叫我带他去找他父亲,我就跟我儿子去找了我老公,但是没有找到,于是我和儿子就返回儿子的住处。接着我就上去同栋六楼的老乡家看电视。一直到当晚接近凌晨的时候,我回到儿媳妇家。不久公安机关就过来找我,我就知道了我儿子杀害了他父亲一事。

15、证人张某(富华佳百货店主)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6年7月20日晚上大概20时许,有一名男子来我经营的百货买了一瓶6元的老村长白酒(125ml,52度),因近两年这名男子在我百货附近的工厂上班,我对他有印象,他买了酒就走了。当时那名男子是很清醒的一个状态。

证人张某通过混杂照片辨认出上诉人甯明堰是在其富华佳百货购买“老村长”白酒的男子。

16、证人黄某证言及辨认笔录:2016年7月20日晚,我记得在我上班的时候有一个人在我那里买刀,还买了一瓶怡宝矿泉水,加在一起支付了18元。那男子身高大概170厘米,身材偏瘦,穿白色上衣。

证人黄某通过混杂照片辨认出上诉人甯明堰是在其所工作的家家惠百货购买菜刀的男子。

证人黄某对嫌疑人甯明堰购买菜刀时的视频截图进行了指认。

17、上诉人甯明堰、被害人甯代富户籍证明,证实上诉人甯明堰与被害人甯代富是父子关系,上诉人甯明堰在案发时已达到应负完全刑事责任的年龄。

18、上诉人甯明堰的母亲朱某等亲属出具的《谅解书》,证实朱某等亲属对上诉人甯明堰杀害父亲行为进行了谅解。

19、上诉人甯明堰供述及辨认笔录:2016年7月20日14时许,我在惠阳秋长白石尚品居家具厂上班的时候,接到我母亲朱某的电话,我在电话里听到我父亲叫我马上给他2000元,他要回老家。我当时说下班后想办法给他,他就把电话挂了,我就继续上班,在上班期间我一直在想着去哪里找这笔钱给他,直到下班我都没想到办法,18时我下班坐公车回到高布村住处,我感觉到累了我就到住处对面的小店买了一瓶燕京牌啤酒(瓶装)和两包鱼干、一包豆腐干、一包七匹狼香烟回到住处,接着我就一边吃东西一边喝酒。在我喝酒期间,我母亲和我老婆都劝我,叫我给我父亲2000元,并说我父亲的脾气不好,我想了下也同意了我母亲和我老婆的意见,我喝完酒后就想看去秋长白石尚品居家具厂找我姑丈借钱给我父亲,接着我就搭车过去秋长白石,当时我想我姑丈应该已经下班回家了,我就准备到他住处找他但没有找到,因我只去过他住处一次,接着我就在箫佳厂路口的小店买了二瓶老村长白酒(重2.5两),随后在箫佳厂附近的篮球场边看人打篮球边喝酒,喝完酒后我就打了个电话给我父亲跟他说我会想办法给他那2000元,他就跟我说“你跟我玩,你还嫩着呢,”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接着我就坐公交车回高布住处。期间我一直在纠结我父亲跟我说的那句话“跟我玩,你还嫩着点”,因为我父亲一直向我要钱,而我又给不了钱,我就想着把我的命还给他,因为我的命是他给的。我就想着去买一把刀让我父亲杀了我,随后我就去了秋长高布市场路口超市买了一把刀。我把刀塞进裤后袋回到住处楼下的时侯碰到我母亲,我就问我母亲我父亲在何处,并叫我母亲带我到我父亲的住处,接着我母亲就带着我找到了我父亲的住处,去到后发现我父亲不在,我就直接走了,因为我想着我父亲向我要钱的事情,心情很不好,当我走到富马厂附近的时候,我打了个电话给我朋友“老陈”跟他说我心情不好,叫他出来陪我喝酒,随后我们就来到靠富马厂路口的那间小店,在小店看到之前在富马厂工作的同事,我就和“老陈”到那人坐的那张桌子上,叫他陪我喝酒,他们点了酒后我就把钱付了,随后“老陈”和另一名男子拿了三瓶瓶子百威啤酒放在桌子上,接着我们三人就在那喝酒,我已经喝完了一瓶啤酒后,我父亲打电话跟我说:“我在你楼底下,你想怎么玩我都陪你玩”,我说“我马上回来”,接着他又说:“去年那个仇没完,你们家一个一个都得死”,说完他就挂电话了。当时我觉得很生气,想起他说的“你们家一个一个都得死”,当时我就想着和我父亲同归于尽,接着我就气冲冲得往住处跑,跑到住处路口的时候,离我住处约10米,看见在我住处楼下对面的小店门前蹲坐着一个人,光着上身在喝酒,我感觉那个人是我父亲,我就对那个人喊了声:“爸,你在喝酒啊”,那人回了我句:“是啊,怎么了”,当时我凭着感觉那人就是我父亲。我就用右手从我的裤右后袋拿出那把菜刀往那人冲去,冲到那人面前的时候发现那人蹲靠着一根竹竿,于是我绕过那根竹竿正面面对着他,那人看见我过去,站起来右手拿着一个啤酒瓶,我就挥动右手的刀向他砍去,我想继续砍的时候,那人就转身向着小店内跑去,我就追着他向他背部砍了几刀。在他跑向小店的过程中他摔了一跤,我就追看上去继续向他的身体砍去,砍了几刀后我整个人都懵了,我就没再砍了。这时我看见他爬起来跑进小店又跑出小店,他跑出小店后就继续往前跑,这时我就整个人瘫在小店门前,我在那里瘫坐一会后,我就站起来往之前我喝酒的那小店方向走去,当时我很无助,我就在那喊“老陈”,喊了很久都没人应我,之后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推了我一下,之后我就瘫在地上。等我稍微有意识的时候我已经在医院了。当时有人推了我一下,接着我就倒在地上,刀我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我是使用一把菜刀伤害我父亲甯代富的,菜刀是我2016年7月20日晚上在秋长高布市场路口超市购买的,具体买了多少钱不清楚,当时我在超市拿了一把刀和一瓶怡宝牌的矿泉水到收银台,给了收银员50元,我也没问他多少钱,他找回钱给我我就直接塞进口袋,然后我把那把菜刀塞进裤后袋就离开了超市,之后那把刀一直塞在我裤口袋,是一把普通的菜刀,黑色刀柄,刀面是白色的,菜刀多长多宽我不清楚,当时我把菜刀跟我的裤后袋大小比了下,觉得裤后袋能装进这把菜刀,我就拿着这把菜刀去收银台了。因为我父亲逼我,我才砍他的。

在2015年12月左右,我奶奶去世了,我父亲打电话跟我要钱,说如果我不给他钱就掐死我儿子,于是我就向厂里借了2000块钱给他。在2016年1月,我父亲打我母亲,我母亲就到我幺姑婆那里,我父亲就认为是我岳父把我母亲拐走了,就去我岳父家里砸门砸窗子,让我岳父把我母亲交出来。于是我岳父就报警了,我父亲一直记恨这件事。

上诉人甯明堰对购买菜刀的百货商店进行了指认;对砍被害人的作案现场进行了指认;对被害人的尸体进行了指认;对砍被害人所使用的菜刀进行了指认;对在高布村农贸市场路口商店购买一把刀和一瓶水的画面进行了指认;对在白石村富华佳商店购买“老村长”牌白酒时的画面进行了指认。

对于上诉人甯明堰所提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经查: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规定:“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现场等待,抓捕时无拘捕行为,供认犯罪事实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的情形。上诉人甯明堰归案后至一审开庭均稳定供述其持刀故意伤害被害人后意识不清,稍有意识时已在医院;证人刘某的证言未能证实上诉人甯明堰明知已报警的情况;公安机关出具的到案经过及情况说明亦证明上诉人甯明堰主观上不知他人已报警。因此上诉人甯明堰不具有自首的主动性和自愿性,不能认定其具有自首情节。2、上诉人甯明堰酒后趁被害人甯代富不备即持刀乱砍,其并未有排除犯罪性的行为,不构成正当防卫,亦不属于防卫过当。3、一审法院已综合考虑上诉人甯明堰家庭情况以及归案后坦白等量刑情节,对其已从轻处罚。上诉人甯明堰及辩护人要求再次减轻判处的意见据理不足,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甯明堰无视国家法律,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后果严重,依法应予严惩。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甯明堰及辩护人要求再减轻处罚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陈东茹

审 判 员  刘 潜

审 判 员  毕凯先

二〇一七年五月二十二日

法官助理  刘智敏

书 记 员  陈 健

附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五十七条 对于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死刑缓期执行减为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的时候,应当把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改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第五十九条没收财产是没收犯罪分子个人所有财产的一部或者全部。没收全部财产的,应当对犯罪分子个人及其扶养的家属保留必需的生活费用。

在判处没收财产的时候,不得没收属于犯罪分子家属所有或者应有的财产。

第六十四条 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审人民法院对于依照前款第三项规定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作出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不得再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