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粤行申785号

发布时间:2018-03-01 10:45:30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书

(2017)粤行申785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广州市越秀区建设和水务局。住所地:广州市越秀区东川路二号。

法定代表人:刘毅,局长。

委托代理人:黄家章,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丽,该局工作人员。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李育银,男,汉族,1963年10月29日出生,住广州市海珠区。

委托代理人:伍婷,广东泽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广州市越秀区建设和水务局(以下简称越秀区建设局)因与被申请人李育银行政决定纠纷一案,不服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2016)粤71行终173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广州市越秀区建设和水务局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认定申请人作出的越建水[2015]5号《广州市越秀区建设和水务局关于责令竹丝岗四马路3号住宅工程停工整改的通知》第二项存在未按照法定许可权限、范围、条件和程序行使职权属于适用法律错误。根据《行政许可法》第八条的规定,李育银在施工和监管单位退场时,其领取《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开始发生重大变化,已不再符合领取《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的条件。《建筑工程施工许可管理办法》第二条规定申请人具有颁发施工许可证的行政职权。行政机关对其管理的事项,有许可权就有监督管理权。第十一条规定明确赋予了申请人对施工许可之后的监督检查职能,该规定与《行政许可法》第八条的立法精神是一致的。因此,申请人撤回已经生效的行政许可,责令被申请人交回《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符合法律规定,二审法院认为该行为属于增设行政许可失效条件,不符合《行政许可法》第四条,属于适用法律明显错误。二、二审判决认定申请人作出的《通知》第二项缺乏事实依据理由不足。三、二审判决认定申请人作出涉案《通知》第二项缺乏法律依据是错误的。四、二审判决认定申请人的《通知》第二项违反法定程序缺乏法律依据。目前并无相关法律条款对具体的操作程序作出规定,二审认为申请人作出《通知》第二项违反法定程序但未指明违反了何种程序,其结论不能成立。综上,请求撤销(2016)粤71行终1733号行政判决,维持(2016)粤7101行初1169号行政判决,由被申请人承担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应当建立健全监督制度,通过核查反映被许可人从事行政许可事项活动情况的有关材料,履行监督责任。”《建筑工程施工许可管理办法》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建筑工程在施工过程中,建设单位或者施工单位发生变更的,应当重新申请领取施工许可证。”第十一条规定:“发证机关应当建立颁发施工许可证后的监督检查制度,对取得施工许可证后条件发生变化、延期开工、中止施工等行为进行监督检查,发现违法违规行为及时处理。” 据此,越秀区建设局在颁发施工许可证后,其对取得施工许可证后条件发生变化的行为具有监督检查职责,发现违法行为的,应及时处理。本案中,申请人越秀区建设局向被申请人李育银核发的编号为440102201110282701(重核发)《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载明的施工单位为广东开平建安集团有限公司,监理单位为北京燕波工程管理有限公司。李育银在施工单位发生变更、原监理单位已经退场,其取得施工许可证后条件发生变化的情况下,未按照规定重新申请领取许可证且未经发证机关许可继续施工,越秀区建设局据此作出被诉《通知》,其中第二项内容决定撤回其向李育银颁发的《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符合上述规定。二审判决认为越秀区建设局作出的被诉《通知》第二项内容是对李育银已取得的涉案《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增设行政许可失效条件,越秀区建设局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具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符合法定程序,从而撤销越秀区建设局作出的被诉《通知》第二项内容,属适用法律法规不当。本案应当按照审判监督程序进行再审。

综上所述,越秀区建设局的再审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四)项的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二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的规定,裁定如下:

一、本案指令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再审。

二、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审判长  徐曾沧

审判员  罗 燕

审判员  黄伟明

二○一七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记员  刘永红

郑丽云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