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法院近三年共执结169.4万件案件,占全国十分之一

作者:记者 董柳 通讯员 潘玲娜  信息来源:羊城派  发布时间:2018-12-17  浏览次数:2773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最高人民法院2016年向全国法院发出总号令后,广东打响了为期三年的攻克执行难攻坚战。今年是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决胜之年、收官之年。记者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了解到,2016年至今,广东法院以“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决心,在全省开展不间断的执行风暴,横扫存案积案、加大联合惩戒力度、构建综合治理执行难工作新格局,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实现了从“离全面达标有较大差距”到“重点执行质效指标走在全国前列”的跨越。

  近三年来,广东法院以约占全国二十分之一的执行干警力量办结了全国十分之一的执行案件,执结的案件数逐年攀升,发力决战公平正义“最后一公里”。从2016年至今年11月,全省法院共执结各类案件169.4万件。

  12年的“老案”今年走到尽头

  一宗横跨12年的未执结案件,终于在今年走到了尽头。2004年,原告何某因买卖合同纠纷起诉被告黄某武要求返还购车款1.9万元。法院终审判决被告黄某武支付购车款、笔迹鉴定费、受理费等共23270元。

  该案生效后,原告何某于2006年向广州市海珠区法院申请执行。但原经办法官经查询一直未发现黄某武有可供执行的财产,黄某武此后还“人间蒸发”。原经办法官只能在2006年8月对该案作终结本次执行。

  案件一“存”就是12年。

  今年,在“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攻坚风暴中,原告何某再次申请恢复执行。案件交给了广州市海珠区法院执行法官陈文超手中。不过,原告并没提供任何财产线索,案件前景似乎并不乐观。

  然而,就在陈文超按程序在新查控系统上核查黄某武名下财产时,意外出现了——系统显示,被执行人黄某武的名字与身份证号“对不上”。这一细节引起了陈文超注意,他为此特地跑到公安机关核实黄某武的身份,这一查不得了——黄某武原来早已改名“黄某富”了!打开的这个突破口,让这宗见证了十二生肖轮替的执行案件终于在今年画上了句号。这是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开展以来,广东法院“啃”下的大批积案存案中的一宗。

  据统计,两年多来,广东法院办结执行案件数位居全国第一,约占全国十分之一。其中,2016年全省法院执结43.4万件,同比增长36.8%;2017年执结62万件,同比增长43%;今年前11个月执结案件64万件,同比增长27.1%。截至目前,司法网拍覆盖全省所有法院,在2017年网拍成交378亿元同比增长2.5倍的基础上,今年1-11月成交479亿元,同比增长43.8%。

  日夜兼程执行质效指标腾飞跨越

  今年5月21日,一个普通的星期一。上午10点,广东省信宜市人民医院,医生缓缓走出重症监护室的房门,无奈地对挤满走廊上的人群摇了摇头——这等于宣告了信宜市法院执行局副局长伍彤的生命走到了终点。“为有牺牲多壮志。”今年以来,在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战役中,共有信宜市法院执行局副局长伍彤、陆丰市法院执行一庭副庭长蔡曙锋、深圳市龙岗区法院彭绍文三名执行干警牺牲在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征途上。

  “他就是个拼命三郎”“我们局里几乎所有难办的、复杂的案件,他都参与了”“每次去执行,他都带着五六个案件,一大早开车出发,中午村头路边找个小店吃饭,顺便在店里拼几张凳子,枕着案卷眯上一小会儿,然后继续赶路、办案……”这些,是伍彤去世后,与他接触过的人对他的印象。

  顺着这些轮廓和线条素描,可以勾勒出广东执行法官的群像。除了五官面孔不一、音容笑貌迥异外,他们有着共同的特质:没有休假、经常加班、没有怨言,“5+2”“白加黑”是常态……

  “敢叫日月换新天。”

  最高人民法院围绕基本解决执行难提出了“三个90%一个80%”的目标。刚推出时,广东由于案件基数大,离全面达标有较大差距。不过,经过无数个伍彤式执行法官的积沙成塔、垒石成峰,2016年1月至2018年11月,广东全省法院在“四项核心指标”上逐渐实现了腾飞跨越:有财产案件法定期限内实际执结率上升为95.37%;执行信访案件办结率为95.16%;执行案件三年累计结案率达91.33%;今年以来,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合格率99.26%。重点执行质效指标中,广东在全国的排名逐步走在前列。

  前11个月促使8.2万人履行义务

  “法官,我在老挝谈生意,现在不能坐飞机回来了,我马上让我朋友给钱,法院能不能给我解除限制。”今年8月10日一大早,广州市花都区法院执行法官接到广州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张某十分焦急、语气急促。当天下午,张某的朋友将23万多元欠款全额付完,这才使得他有资格买机票归国。

  近三年来,广东法院强化联合惩戒,力求让失信者难行。据统计,广东法院落实对失信被执行人限制出境措施,去年限制出境2254人次。今年1-11月,全省法院判决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或妨害公务罪)172件,司法拘留6550人,限制出境2596人次,同比分别增长48.1%、59.9%、34.37%,纳入失信31.4万人次,限制高消费85.1万例,罚款5568.9万元,同比分别增长33.7%、26倍、93.9%,先后促使8.2万人按法院生效裁判履行了义务。与此同时,广东法院与多部门联动,着力让守信者受益。

  广东高院与广东省委组织部、共青团广东省直机关工委共建联合惩戒机制,对127名新当选的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和共青团广东省代表候选人进行资格审查,防止失信被执行人当选。此外,推动省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部门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嵌入各单位审批系统,系统上线不到一个月,公安机关即限制182人入住四星级以上宾馆。广东高院还与省发改委合作,在“信用广东”网站上搭建失信被执行人曝光台,共享被执行人和限制消费被执行人信息。与省发改委、省财政厅等部门一起,对372家涉金融领域失信企业进行专门治理,限制参与政府采购和投标建设工程。

  执行工作被纳入依法治省考核

  人心齐,则“众人拾柴火焰高。”

  2014年以来,广东省委政法委主要领导先后召开4次未结党政机关积案清理推进会,约谈了15个地市党政主要领导。省人大常委会2016和2017年连续两年就行政机关履行法院生效裁判问题开展专门调研,推动行政机关带头履行法院生效裁判。今年以来,广东省委对标最高最好最优,要求广东努力实现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走在全国前列。

  据了解,广东省委政法委将基本解决执行难纳入依法治省考核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考核范围,广东还将行政机关履行法院生效裁判的情况纳入依法行政考核范围。

  头雁勤,则“春风一夜到衡阳。”

  推动基本解决执行难,广东法院实行“一把手”靠前指挥。今年以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龚稼立四次通过执行指挥中心连线16个地市的中、基层法院院长,每月主持召开全院基本解决执行难领导小组会议,检查工作进度和各部门支持情况。

  广东高院组织监察室、政治部和执行局,对进展较慢、问题较多的8个法院负责人进行约谈,并针对对照第三方评估指标,制作攻坚决战图,确定了77项重点工作任务,实行全院参与、责任到人、任务上墙、挂图作战,推进工作的具体措施建档立卡。此外,省高院还对落后地区进行巡回督导,对工作落后的4家基层法院在全省范围内通报批评。

  “基本解决执行难远不是终点,而是更高层次的起点。”广东高院有关负责人表示,全省法院将继续保持攻坚决战状态,殚精竭力,奋勇争先,坚决夺取“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战的全面胜利。

 

责编:何雪娜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