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法院决战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纪实

作者:潘玲娜 彭筠童 付斌  信息来源:人民法院报  发布时间:2018-10-29  浏览次数:1931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广东法院瞄准“查人找物难”“应对规避执行难”“财产变现难”“有效管理难”四大难,丰富送必达执必果、网络化执行、执转破等创新做法,赢得公众广泛点赞。据统计,全省法院今年1至9月执行结案49.86万件,同比增长32.79%。

  法院升级“千里眼” 换个马甲也难逃

  在深圳务工的河北女子赵某莲,是一位单亲妈妈,她费尽周折打赢抚养费纠纷的官司,被告徐某却撇下母女下落不明,10年难觅踪迹。

  不久前,案件终于有了转机。广东法院借力科技直击“查人找物”难点,在网络查控、边防布控、执行悬赏等方面创新不断。该案执行法官通过网络查控,在外地公安机关的配合下,发现徐某在升级二代身份证时更名为徐刚。依据这条线索,徐某在出境时被边检部门拦下,案件得以执结。

  “原先上门查控,耗时费力且收效甚微。现在是‘E键查控’,质效大幅提升。”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处长纪红玲告诉记者。近年来,广东法院司法查控系统多元化发展,珠海执行司法查控系统V3.0、广州“天平”网、深圳“鹰眼查控”等查控手段不断升级,佛山“执行110”24小时待命,“执行网格化”基层全覆盖,让找人查物装上“千里眼”“顺风耳”。

  此外,广东法院不断完善金融、房产、纳税、信用、交通等领域的执行查控机制,率先实现网上查控全省不动产登记信息,完善全省188家地方性银行联网“总对总”查控系统,全部实现上线查询、冻结、扣划功能。

  联合惩戒大数据 精准推送不能逃

  追查只是治标,如何治本,让“老赖”不敢逃、不能逃?广东法院态度鲜明,打击规避执行绝不手软。

  9月25日,广东高院召开拒执罪新闻发布会,发布公检法联合制定的《关于办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的规范指引》,明确13种情况将触犯刑法。

  同时,广东法院失信被执行人曝光模式不断创新。广州等地法院利用微信朋友圈精准推送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大数据分析锁定失信被执行人实际生活地域,实现法律文书“送必达执必果”。肇庆市端州区人民法院推出“公交车流动曝光台”,梅州法院运用多平台铺设“舆论网”,扩大宣传覆盖面,摧毁“老赖”拒不履行法律义务的心理防线,取得良好成效。

  此外,未雨绸缪,广东法院以财产保全作为遏制规避执行的突破口,签署覆盖法院与主要银行、工商、不动产部门的协助机制备忘录。联合惩戒持续发力,今年1月至8月,全省法院发布失信人名单21.9万人次,对69.5万失信被执行人采取了限制乘坐飞机和高铁等措施,采取罚款措施2279件、拘留4395人、限制出境1799人,以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向公安机关移送追究刑事责任294件。

  网拍、救助保险“各显神通” 财产变现不再难

  查、控、扣之后,如何及时兑现当事人合法权益?广东法院让这一难题有了新解。

  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茶山人民法庭首次通过京东公司的大数据平台对潜在买家进行拍卖信息精准推送,让毛料变“废”为宝;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司法网拍,成功拍卖了一架停飞6年之久的飞机。拍卖毛料、飞机,这些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变成了现实。

  广东法院创新工作方式激发活力潜力,各级法院勇于创新,“各显神通”。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法院尝试网拍线下服务外包模式,提升财产处置效率;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引入该区二手房评价系统,创设二手车核验管理项目;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网拍线下服务竞标管理机制等举措,促成有变现困难的执行标的物成功处置变现。据统计,今年1至9月,广东法院案拍比为2.91%,继续保持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网拍成交金额395.52亿元,同比增长384%。

  同时,广东法院执行工作聚焦服务民生。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将“执转破”程序引入宝安区企业欠薪处置机制,政府相关单位或市场主体通过“垫付欠薪→受让债权→申请破产”的模式适度参与“执转破”程序,松晖实业有限公司执转破清算案件用时8个多月即终结清算,直接消化执行积案1384宗

  佛冈县、连南瑶族自治县等地法院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合作推行司法救助保险,将原先的救助资金投保放大1.5倍,使救助对象更广泛、救助额度增值高、救助准确度提升。

  执行中心“实体化”运作 在线管理一目了然

  7月8日,随着最后一艘货船驶离金明油库码头,广州海事法院在各部门协助下顺利执结一起万吨高危油库案件。

  “由于牵涉公司多,被查封物库存不够,谁都想先提货,3万吨芳烃一放就是4年。”承办法官罗春告诉记者。该案被查封对象具有特殊性,同时关乎多个申请执行人的利益,考量着法院“练内功、借外力”的功夫。安监委、海事部门、港航管理局等多部门联动,加大巡查力度,不但保障案件顺利执行,还排除了执行过程中的安全隐患,预防了次生灾害。

  去年以来,广东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支持法院切实解决执行难的意见》,广东高院印发了《执行工作实行统一管理和统一协调的暂行规定》,广州海事法院与渔业厅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多方联动执行长效机制在实践中逐步建立完善。

  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建成执行案件管理平台、执行联动查询平台、执行指挥管理平台和执行指挥调度平台等“四大平台”协同的执行指挥中心,为进一步规范执行提供了创新样本。

  南海法院院长陈恩泽介绍:“实体化运作的意义在于构建机关法庭协同、法官社会联动、统筹分析科学、指挥调度快速的工作管理新模式。中心投入运行后,每年可以对超过2.5万宗的执行案件执行集约化、精细化、可视化管理。”

  广东有关规范执行的制度不断建立健全,更在实践中进一步深化。“单兵执法”确保办案全过程留痕,“广州微法院”的“微执行”等核心模块打破执行空间限制,让执行管理更有效透明。

  广东高院执行局局长胡志超告诉记者,广东作为执行案件大省,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先行地,将抓问题、抓落实,不断创新举措,为推动“基本解决执行难”走在全国前列积累广东样本。

 

责编:何雪娜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