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完善执行工作考核的研究

作者:原创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10-19  浏览次数:2392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以完善实际执行率、执行标的到位率指标为切入点

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课题组

 

  对法院执行工作进行考核意在评估执行工作质量、效率和效果,并承担着监控、引导、约束、激励执行工作的开展和管理部署功能。实际执行率和执行标的到位率作为考核执行工作最主要的两项指标,自2008年在全国法院开展案件质量评估工作以来,从直观数据的角度呈现法院执行工作态势。各地法院通过横向对比和自我评价,将指标数据与考核结果运用于法院执行工作决策参考。

  本课题以2013年至2017年佛山法院执行案件类型、结案方式、涉案标的额等影响执行考核指标数据的因素作为分析依据,以实际执行率、执行标的到位率为切入点,分析以当前的执行工作考核指标设置及计算方式能否全面反映和准确考核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质效的设计初衷,并就现存问题提出完善建议。希望通过这一课题的分析研究,为进一步完善执行工作考核提供有益的参考和借鉴。

  一、执行工作考核基本情况

  (一)执行工作考核的历史沿革

  2008年,最高法院根据审判工作管理的需要,施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开展案件质量评估工作的意见(试行)》,构建了案件质量评估体系。其中,实际执行率、执行到位率作为效果指标的构成,实际执行率为强制执行、自动履行、和解的案件数与执行结案数之比值,执行到位率为上述三类案件的标的金额与执结案件申请标的金额之比值。

  2009年,省法院印发《关于广东法院在整体工作上争当全国法院排头兵的指导意见》,确定了38项具体衡量数据指标,其中,执行工作质效指标有三个:执行期限内结案率、执行标的额实际到位率、执行和解率。执行标的额实际到位率与2008年最高法院意见中执行到位率的计算公式一致。同年,省法院在全省开展了为期三年的“排头兵达标竞赛活动”,竞赛的指标设置为12个,2010年底经过完善后增加至18个,其中涉及执行质效考核的指标是实际执行率,计算方式与2008年最高法院意见中实际执行率的计算方式一致。

  2012年,省法院决定建立和运行“当好排头兵综合监控指标体系”,设置29项指标,并将监控评估对象分为三个组别。其中,反映执行工作方面的指标主要包括实际执行率、执行标的到位率。实际执行率为执行完毕与和解并履行完毕案件数之和与执行结案数之比值。执行标的到位率计算的是所有金钱债权执行案件执行金额到位率的平均值,表示为“执行标的到位率=1/n∑已结金钱债权案件i执行到位金额/已结金钱债权案件i申请执行金额。”后2012年第一季度省法院对该指标实际进行评价时,统计的是已结执行到位金额与已结执行案件申请金额之比值。2013、2014年,省法院均对上一年度的“当好排头兵综合监控指标体系”作了修改和完善,在这两年度的指标体系中,实际执行率和执行标的到位率与2012年的计算方式一致。2015年,省法院将“当好排头兵综合监控指标体系”更名为“审判执行工作综合监控指标体系”,实际执行率和执行标的到位率,作为该指标体系的一部分,计算方式仍与2012-2014年的计算方式一致。省法院明确不再运用指标对法院进行绩效考核,仅是对指标值进行客观展示。

  (二)实际执行率与执行标的到位率

  从实际执行率、执行标的到位率的计算公式可看出,其涉及执行结案数、已结执行案件的申请及到位金额等,均针对执行工作中的执行实施类案件,故实际执行率、执行标的到位率所反映的即为执行实施类案件的质效。

  具体而言,实际执行率,即执行完毕与和解并履行完毕的案件数在执行结案数中的占比,可反映出执行力度、执行工作到位情况以及执行工作的质效。实际执行率为正向指标,实际执行率高,反映执行力度大、执行工作到位、执行工作的质量和效果好。案件已全部执行完毕,意味着执行依据的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得以全部履行,人民法院通过执行威慑和强制执行等方式使当事人申请执行的事项得以实现,因此,实际执行率在一定程度上也折射出人民法院生效裁判文书和执行工作权威的状况。执行标的到位率,即已结执行案件中的执行到位金额与申请金额之比值,所反映的是人民法院通过执行程序实现申请人金钱债权及其合法权益受保障的整体情况。执行标的到位率同为正向指标,执行标的到位率高,表明通过执行程序实现申请执行人金钱债权的整体效果好。相较于从案件数角度衡量执行工作的“实际执行率”,执行标的到位率则从执行金额方面进行评估,且包含了终结执行、终结本次执行等非“执行完毕”案件中涉及的款项,更为直观、全面地反映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的内容和社会效果。

  (三)佛山法院执行工作考核情况

年份

执行

案件数

增长率

执行

结案数

增长率

实际

执行率

指标

参考值

执行标的

到位率

指标

参考值

2013年

29833

-2.2%

25079

-5.9%

68.26%

65%-75%

45.30%

40%-50%

2014年

35757

19.86%

28632

14.17%

55.31%

40%-50%

40.13%

40%-50%

2015年

46339

29.6%

35475

23.9%

34.93%

50%-60%

28.10%

40%-60%

2016年

67494

45.66%

53213

50%

31.84%

-

21.79%

-

2017年

82684

22.51%

67185

26.26%

35.79%

-

31.42%

-

  (表一。注:2017年数据从人民法院执行案件流程信息管理系统自动导出,其他数据源于法综表。 案件单位:件。)

  佛山法院近五年的执行工作情况见表一。实际执行率和执行标的到位率自2013年至2016年逐年下降,实际执行率从2013年的68.26%下降到2016年的31.84%;执行标的到位率从2013年的45.30%下降到2016年的21.79%。实际执行率和执行标的到位率的下降并非意味着执行工作质效的下降,结合执行案件数和执行结案数的变化可见,执行案件数的增幅始终大于两项指标的降幅,自2015年指标数据变化趋于平稳,甚至在案件量激增的2017年,这两项指标均有所回升,分别为35.79%和31.42%,与近年来创新执行方式、多措并举解决执行难问题密切相关。

  与同年省法院设定的指标参考值相比,2013年的实际执行率和执行标的到位率、2014年的执行标的到位率均在相应的指标参考值内,2014年的实际执行率甚至高于指标参考值范围,但2015年,这两项指标均低于相应的指标参考值。尽管这两项指标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的质效,但由于执行工作态势必将受案件量激增、债务人对执行财产的转移手段更为隐秘等客观因素的影响,且各地实际情况不一。这两项指标的计算和纵横对比结果,在着眼于评估、考核、约束作用的同时,更应侧重于对执行管理工作的引导、激励功能。因此,省法院自2016年起取消了对指标参考值的确定、指标权重的分配以及对各人民法院的排名,强调通过分析两项指标升降变化的原因,制定符合司法规律和工作实际的执行方案,稳步提高执行工作质效。在执行案件数逐年大幅增长的情况下,2017年的实际执行率和执行标的到位率仍较往年有所上升,正是近年来充分发挥指标数据的导向作用,通过数据分析解决执行难问题颇见成效的体现。

  二、执行工作考核指标存在的问题及原因

  实际执行率、执行标的到位率,旨在科学评价执行工作的质效。但是,从指标的设置、计算方式、数据的来源渠道等方面深入探究,这两项指标不尽然能够实现设计者的初衷。

  (一)“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对两项指标的影响

  实际执行率,在指标的设置上,反映的是对已结执行案件的质量进行分析评价,而对于已结案件中的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评价有失偏颇。

  1.“终本”案件混入“实际执行率”。

  法综表中统计的执行案件结案方式,主要包括“自动履行、和解、强制执行、终结、其他”五类,从2017年开始,根据省法院的文件指示,执行相关数据均从人民法院执行案件流程信息管理系统自动导出,结案方式包括“执行完毕、终结执行、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其他”四类,近五年佛山法院各类结案方式、终本案件数及实际执行率见表二。

 

年份

结案数

结案方式

实际执行率

自动履行

和解

强制执行

其他

其中:终本

2013年

25079

2835

1101

13106

6085

5837

1952

68.26%

2014年

28632

2059

1063

12587

10985

11314

1938

55.31%

2015年

35475

811

461

11061

22348

21528

794

34.93%

2016年

53213

536

342

15951

31146

30107

5238

31.84%

2017年

67185

执行完毕

终结

终本

其他

35.79%

23921

1245

29179

12840

  (表二。注:2017年数据及终本案件数从人民法院执行案件流程信息管理系统自动导出,其他数据源于法综表。单位:件。)

  2013-2016年期间,“自动履行”与“和解”案件占当年结案数的比例一直在低位徘徊,“强制执行”案件在2013年占比较大,其后慢慢让步于“终结”案件,2015-2016年,“终结”案件占当年结案数的一半以上。数据显示,“强制执行”与“终结”案件似乎存在着“此消彼长”的关系,这其中,必然要考虑“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这一结案方式带来的影响。根据最高法院2009年发布的《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规范集中清理执行积案结案标准的通知》,执行实施案件的结案方式增设了“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即“终本”结案。但是,法综表并未做相应更改,未将这一新增结案方式单列在统计表中,这就导致在实践中,大量的无任何执行标的和实际未执行完毕的“终本”案件被计入了其他类型的结案方式之中。特别是在2013-2015年期间,因运行“当好排头兵综合监控指标体系”,为达到省法院设置的实际执行率、执行标的到位率指标参考值,当年度有多少“终本”案件被“移花接木”已经难以追根溯源,但是,通过表二中2013-2014年以“强制执行”结案的案件数占当年五类结案方式之首这一情况,以及结合从人民法院执行案件流程信息管理系统“业务查询”功能项下自动导出后的每年度“终本”案件数量之多这一事实,不难推测,2013-2014年,部分终本案件被计入了“强制执行”结案方式,造成实际执行率存在虚高的可能。究其原因,一方面,法综表未作更改导致案件的结案方式有比较灵活的操作空间,且受制于当时的信息技术手段,对结案方式的统计依托于人工计算和复核;另一方面,不排除主观上刻意为之的情况,正如省法院2012年《关于2011年度全省法院“奋力实现排头兵目标年”竞赛活动情况的通报》中指出的:“个别法院……为追求指标达标,人为拉高指标数据或对案件做不实登记”。因主客观两方面的原因,“终本”案件混入“实际执行率”,导致指标值出现畸高,影响审判工作科学决策。

  2.“终本”案件拉低“执行标的到位率”。

  2012年第一季度省法院对执行标的到位率指标进行实际评价时,统计的是已结执行到位金额与已结执行案件申请金额之比值。近五年佛山法院执行标的到位率与终本案件情况见图一、二。

 

  从图一、二可以看出,五年间,佛山法院执行案件结案呈上升趋势,年均增长率为27.94%,而执行标的到位率却基本呈反向发展态势,平均每年下降3.47个百分点。在已结案件中,终本案件的年均增速为49.53%,远超执行已结案件的增速,终本案件数在总结案数中的占比也基本呈上升趋势,年均增长5.04个百分点,其中,2015-2016年的占比均超过50%。而终本案件的执行标的到位率,却以每年1.675个百分点的速度在下降,虽然下降的速度稍缓于整体的执行标的到位率,但是,终本案件申请标的金额占所结案件申请标的金额的比例年均增速为11.23个百分点,而终本案件执行到位金额占所结案件执行到位金额的比例年均增速仅为5.153个百分点。可见,终本案件的快速大量增长,一方面,直接造成当年所结案件的申请标的金额快速增长,故在计算已结案件执行标的到位率时,分母会因此而“变大”;另一方面,终本案件的执行标的到位率下降,且执行到位金额占所结案件执行到位金额比例的年均增速,远远低于终本案件申请标的金额占所结案件申请标的金额比例的年均增速,也就是说,在已结案件的未到位金额中,终本案件的未到位金额占据了大部分,故在计算已结案件执行标的到位率时,分子增长的速度,远远低于分母增长的速度,导致分子因此而“变小”。受2016年10月29日最高法院印发《关于严格规范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规定(试行)》的影响,2017年的终本案件数比2016年减少928件,是这五年来的首次下降,与此相反的是,执行标的到位率出现五年来的首次上升,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终本案件的数量对执行标的到位率指标的影响,简而言之,终本案件的申请标的金额,在一定程度上拉低了执行标的到位率。

  (二)“执字”与“执恢字”的立案类型对两项指标的影响

  根据最高法院《关于执行案件立案、结案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条规定,执行实施类案件立案时的类型代字包括“执字”“执保字”和“执恢字”。其中,“执保字”是指执行财产保全裁定,就执行生效判决而言,分为“执字”即首次执行案件与“执恢字”即恢复执行案件。在实际执行率与执行标的到位率两项指标的设置和计算中,未明确对应这两类案件,会直接影响对执行工作进行科学评价。

  1.“实际执行率”涉及的结案类型偏少。

  实际执行率指标主要考核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的力度和解决执行案件的到位情况,但考虑到执行案件的立案类型,现行的计算方式会造成部分工作质效遗漏在统计之外。

  注:图三、图四数据均来源于法院综合业务系统,与法综表的数据有细微差别。

  从图三、图四可以看出,在法院综合业务系统中可选择的结案方式类型多样,在2013-2017年间就有11种,而这些执行实施类案件的立案方式,基本是恢复执行与首次执行两种。2013-2017五年间,首次执行案件数平稳增长,因终本案件急剧增长,恢复执行案件的数量也呈现急剧增长的态势,五年间涨了一百倍有余。根据省法院2013-2014年“当好排头兵综合监控指标体系”及2015年的“审判执行工作综合监控指标体系”的描述,实际执行率的计算方式为执行完毕与和解并履行完毕的案件数与执行结案数之比值,这里采用的是在2011-2014年期间适用的新报表中的结案方式的表达,“执行完毕”包含了法综表中的“强制执行”与“自动履行”的结案方式,“和解”包含了和解并履行完毕与部分执行后债权人放弃申请等。在图三、图四中则表现为“执行完毕、强制执行、自动执行、和解”数值之和与“总计”的数值之比值,但是,除却上述四种结案方式以及终本结案之外,其他类型的结案方式之中,包括但不限于“不予执行、驳回申请、销案”这几类,尤其是数量较多的“终结执行”和“其他”类结案方式,均属于“首次执行”与“恢复执行”这两类立案方式之后续的执行工作进展及结案情况,也同样属于在所结案件中可以表现工作力度和执行工作到位情况的范围,客观上也实现了案件了结,将其排除在实际执行率的考核标的范围之外,不够全面。

  2.“执行标的到位率”指向的标的金额类型过粗。

  现行的执行标的到位率,统计的是已结案件到位金额与已结案件的申请金额,指标指向的标的金额类型简单,这种“一团揉”的处理方式,难以清晰明了地表示历年标的到位的具体情况。

年份

立案类型

结案数

执行到位金额

申请标的金额

到位率

2013年

首次执行

25024

6576889926

13389253287

49.12%

恢复执行

53

133419795

126058067.2

105.84%

2014年

首次执行

28056

8429122735

21934062207

38.43%

恢复执行

330

537459093.9

706901999

76.03%

2015年

首次执行

34238

8159757298

28688158988

28.44%

恢复执行

1068

541389205.3

1265749991

42.77%

2016年

首次执行

44999

7809689710

35785857848

21.82%

恢复执行

1767

385967683.9

1625633241

23.74%

2017年

首次执行

48483

9208188113

35132862173

26.21%

恢复执行

5978

2133089590

4769858004

44.72%

   (表三。注:数据来源于法院综合业务系统,与法综表的数据有细微差别。案件单位:件。金额单位:元。)

  从表三可以看出,每年所结案件中,首次执行占据大部分,恢复执行的案件数有增长,但总体不大。与此相对应的是,恢复执行案件每年的申请金额、到位金额均大大低于首次执行案件。就执行标的到位率而言,恢复执行案件每年的情况均优于首次执行案件。需要说明的是2013年,恢复执行案件的标的到位率超过了100%,这是因为部分恢复执行案件的申请标的金额,在法院综合业务系统中标注的是零元。调研发现,综合业务系统开始适用于2011年,之后的一段时间,因数据填写不规范或要求不严格等原因,导致其中的部分数据失实,这种情况在之后的几年也有出现。虽然2013年恢复执行的标的到位情况难以作为对比依据,但是,整体而言,恢复执行案件的到位情况优于首次执行案件是比较普遍的情况。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恢复执行作为终本案件的后续处理方式,本身就是在发现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或财产线索时作出的决定,这就决定了恢复执行的财产到位情况比较有保障;另一方面,因首次执行的案件数量较多,且结合表二也可看出,其中的终本案件数量较多,“终本”案件在某种程度上拉低了首次执行案件的“执行标的到位率”。现行的执行标的到位率没有将两种案件类型的标的到位情况加以区分,也不利于真实反映终本案件的标的到位情况。

  (三)“未结”案件对两项指标的影响

  长期以来,普遍观点认为未结案件本质上不属于当年度的执行工作实际质效内容,故实际执行率和执行标的到位率两项指标仅是评价当年度已结案件的相关情况。但是,未结案件的数量及标的金额,也直接影响着全面科学地衡量执行工作质效。

  1.“实际执行率”曲解“未结”案件。

  未结案件的数量,可以直观地反映统计年度的执行工作力度。客观而言,未结案件多,可能是因为收案增速快于结案增速,也可能是因为上年度的存案基数过大,再可能是年度执行工作的积极性不足,或者三者皆有。因此,在评价实际执行工作的质效时,也可以考虑将未结案件纳入考量因素。

 

年份

旧存

 

新收

结案

未结/存案

首次执行

恢复执行

其他

共计

增速

首次执行

恢复执行

其他

共计

增速

共计

增速

2013年

3865

25656

61

113

25830

-

25024

53

114

25191

-

4754

-

2014年

4754

30277

459

230

30966

19.88%

28056

330

228

28614

13.59%

7125

49.87%

2015年

7125

37342

1409

181

38932

25.72%

34238

1068

172

35478

23.99%

10864

52.48%

2016年

10864

47745

2119

6742

56606

45.40%

44999

1767

6435

53201

49.95%

14281

31.45%

2017年

14281

48339

7351

12713

68403

20.84%

48483

5978

12724

67185

26.29%

15112

5.82%

 

   (表四。注:数据来源于法院综合业务系统,“其他”类案件包括执行复议和保全执行案件,与法综表的数据有细微差别。案件单位:件。)

  从表四可以看出,整体而言,佛山法院执行案件结案增速低于收案增速,导致存案的数量逐年上升。2016年结案较上年增速首次超过收案,这与2016年3月最高法院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作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承诺不无关系,当年度的执行力度初见成效,但由于存案数量过万,未结案件仍为增长的态势。2017年,佛山法院延续上一年度的良好势头,结案增速继续超过收案增速,存案增速仅为5.82%。未结案件直观反映执行工作的力度,这也符合解决执行难的目标要求。另一方面,在新收案件中,首次执行案件数持续上涨,到2017年涨势有所放缓,而恢复执行案件一直保持快速增长的势头。恢复执行案件即“执恢字”其实是在消化之前的部分终本案件,这部分终本案件,可能是统计年度当年的新收,也可能是统计年度之前的旧存,“执字”也同样如此。也就是说,当年度的执行工作“任务”,既包括本年度的新收案件,也包括旧存案件,而旧存即上年度的未结。而当年度的执行工作“成绩”,既包括解决本年度的新收,也包括解决旧存即之前年度的未结,换言之,在评估当年度的执行工作时,应该在当年度的执行工作“任务”范围内衡量“成绩”,也就是要考虑新收加旧存两部分内容,也就是本年度的已结加未结案件。

  2.“执行标的到位率”遗漏“未结”案件。

  执行标的到位率,在反映申请执行人金钱债权的实现程度的同时,也可体现该统计年度人民法院的执行工作量。然而,当前执行标的到位率的计算仅将已结案件纳入其中,未涉及本年度未结案件的申请金额及已执行到位金额,但执行期限长达六个月,且其进度可通过执行标的金额及时反映,对未结案件的处理和投入同样属于本年度人民法院的执行工作量,将当前已执行到位金额及时发放同样有助于当事人金钱债权的实现。

2013年-2017年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案件金额

 

执行案件

标的额

已执结案件

申请金额

已执结案件

到位金额

未结案件

申请金额

未结案件

已到位金额

2013年

732408.00

287120.87

109440.10

445287.13

2015年(含)以前

792786422.4

2014年

928244.48

382153.23

231464.05

572343.64

2015年

1279189.18

437855.21

177457.11

841333.97

2016年

1792451.61

681522.39

110555.86

1110929.22

2017年(含)以前1501149583.57

2017年

1857178.62

738413.18

119223.49

1118765.44

  (表五。注:以上数据来源于法综表。单位:元)

  近五年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案件申请及到位金额情况见表五,其中截止至2015年底,未结案件的到位金额为792786422.4元;截止至2017年底,未结案件的到位金额已达1501149583.57元。执行标的到位率的计算未涵盖本年度的未结案件,但混入了本年度以前未结但在本年度执结的案件,即就当前执行标的到位率的计算方式而言,遗漏了本年度针对已启动执行程序但尚未执结案件所进行的工作量,但囊括了本年度以前针对未执结案件所涉及的金钱债权金额,进而导致当前执行标的到位率未能实现全面、准确反映和考核法院执行工作的效果,也影响了执行员对未到期案件的工作积极性。

  三、执行工作考核指标的完善

  自最高法院2008年构建实际执行率、执行到位率效果指标之后,省法院陆续作出了细化和调整,但这两项指标的计算方式没有出现太大变化。经过多年的实际运转,这两项指标已显露出与执行实际工作的部分脱节或不相适应,应对其加以完善。

  (一)“实际执行率”考核的对象宜广不宜窄

  实际执行率考核的对象,应以能够反映执行工作实际力度和进度的内容为范围,应该从宽把握。

  1.结案方式范围可予拓宽。

  涉及生效判决执行实施类案件的立案类型,主要有首次执行与恢复执行两种,而这两种立案类型的结案方式则有多种,视具体案件情况而不同。图三中的11种结案方式源于法院综合业务系统,而在人民法院执行案件流程信息管理系统里标注的结案方式,普通执行有“不予执行、驳回申请、执行完毕、终结执行、终结本次执行程序、销案、不予立案(原不予受理)、不予登记立案”八种,恢复执行有“执行完毕、终结执行、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三种。目前两个系统的数据和结案类型虽然无法实现完全对接,但在理论上,对于首次执行和恢复执行中已经了结的案件,包括处理完毕或暂时处理完毕的案件,都是执行工作已经实施的部分,应视为执行部门的工作绩效,可以允许纳入执行工作考核的范围。

  2.考量目标范围可予拓展。

  在第1点建议的基础上,实际执行率的考量目标范围也应作相应调整。执行统计数据是为了客观全面展现执行案件的办理质量和效率,对于考核而言,是在目标工作任务的基础上,来检验实际的执行工作质效。而执行工作的统计年度目标,一方面是最大限度地尽快处理执行实施类案件,包括新收和旧存,减少未结,另一方面是最大限度地确保案件质量,不超节点、不超期限等等。因此,在实际执行率这个考核层面,考量的目标范围就应该是针对统计年度全部的已结与未结案件,不应仅限于已结案件。

  3.终本案件可单独考核。

  根据最高法院《关于严格规范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规定(试行)》第九条的规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的五年内,人民法院应当每六个月……查询一次被执行人的财产……符合条件的,应及时恢复执行。”作为一种特殊的结案类型,在一个统计年度内,终本案件可能会被恢复执行而再次启动执行程序。为了最准确地反映终本案件的执行情况,可以考虑将终本案件单独进行考核,将相关数据和信息输入最高法院要求建立的“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信息库”。至于终本案件执行力度和进度的考核方式,可以参考实际执行率,以全部的终本结案数为考核对象,以全部的执行实施案件数为考核范围。

  (二)“执行标的到位率”的对象宜细不宜粗

  据统计,2011年,佛山法院的实际执行率一度高达80%,从表一可以看出,2013-2014年佛山法院的实际执行率均在50%以上,这与社会普遍反映的“执行难”状况大相径庭。为准确地反映执行标的到位情况,在考核对象方面,应该从细把握。

1.首次执行与恢复执行可分类核算。

  在对执行标的到位率指标进行完善时,可考虑将首次执行与恢复执行分开进行核算,数据更为直观准确,也是考虑到两种立案方式的结案方式存在不同,在统计到位金额时合并的各项内容应作相应区分。具体在指标的设置上,可以参考现行的执行标的到位率,对于首次执行案件,以全部的到位金额(包括未结案件的到位金额)为考核对象,以全部的首次执行案件申请执行标的金额为考核范围,而对于恢复执行案件而言,以全部的到位金额(同样应包括未结案件的到位金额)为考核对象,而以案件恢复执行时的申请金额为考核范围。

  2.恢复执行案件标的到位率指向对象可再细分。

  终本案件有再次恢复执行的可能,也有可能再次以终本方式结案。如果将首次执行与恢复执行分类统计执行标的到位率,对于恢复执行案件中的考核对象,又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作进一步的细分。一个首次执行案件,在第一次终本结案后又恢复执行,在统计恢复执行案件的标的到位率时,应将此次恢复执行的申请标的金额调整为首次执行申请标的金额扣减终本到位金额。一个恢复执行案件,再次以终本方式结案,当年度的恢复执行申请标的金额不变。但是,如果一个恢复执行案件,在同一统计年度终本结案两次或多次,则该统计年度内的恢复执行案件申请标的金额,如果单纯以每次恢复时申请的金额相加,则出现重复多次计算的情况,此时,应将该年度内首次恢复执行的申请金额作为本年度该案件恢复执行的申请金额。一个恢复执行案件,在多个统计年度内终本结案两次或多次,则以上述方法分别进行处理。

  (三)基础数据的管理宜严不宜松

  保证基础数据的客观、真实是使用实际执行率和执行标的到位率的前提和基础。面对可能存在的数据失实风险及漏洞,应以规范化为基石,以信息化为手段,加强指标数据的源头管理,确保基础数据的真实可靠。

  1. 统一执行案件立结案标准,规范信息录入。

  结合实际情况,制定统一的立、结案标准,严格落实。规范和解案件、终本案件、终结案件等特殊案件类型的报结的步骤和标准,包括结案时应及时调整以和解结案的申请金额、当事人提出执行的申请金额与执行依据所明确的数额不相符时的处理、执行完毕之日才得以确定当事人应得执行款数额案件的录入、非金钱债权的金额计算等。

  2. 增强执行统计的技术保障,理性对待考核结果。

  建立统一的执行案件管理系统,提高数据录入效率,实现数据自动生成。通过设计计算程序,填入案件基本信息后即可自动计算出申请执行人的应得金额,并通过执行系统对执行到位金额进行实时跟踪、及时导入系统、按时发放执行款等。设置符合执行工作规律的指标参考值及指标任务,综合多个指标数据全面评价执行工作。

(课题组组长:文坚;成员:王续媚、欧阳莹、林莹茵;

执笔人:王续媚、欧阳莹)

责任编辑:孙欣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