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十年的“村霸主任”

作者:黄海磊、楼慧琴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10-18  浏览次数:2509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横行十年的“村霸主任”

黄海磊、楼慧琴

 

  6月7日,时隔宣判后三周,笔者在看守所再次见到关和合。采访过程中,这位年过半百,把持基层政权长达十年之久的“村霸主任”,情绪依旧激动,言语间流露的更多是不服气。

  曾任广东江门市南镇村委会主任的关和合,先后操控南镇村及邻近黄布村的“两委”选举,将自己的儿子、马仔推上两村的村委会主任、村支部副书记等职务。同时,他在幕后实际操纵着两村新农村建设、土地买卖等工程,敲诈勒索外来商人,以此中饱私囊,村民敢怒不敢言。

  随着法槌应声落地,关和合等十三人将面临的是15年3个月至10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南镇村里的“大户人家”

  南镇村,坐落在江门新会区睦洲镇的西江之滨。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南镇村依山傍水,当地村民种植农作物、养殖虾鱼,日子虽不富裕,倒也怡然自得。

  这一切,随着关和合的上任就此改变,南镇村从此变成了“难安村”。

  关氏是南镇村的大姓,占全村人口半数以上,在当地颇有威望。在村民眼里,刚从澳门经商回来的关和合,胆子大、点子多、有文化,是个有本事的人。想着这样的“人才”当选村主任,能让全村村民有个好奔头,日子越过越红火。

  怎料,这十年来却成为了村民们寝食难安、如临噩梦的回忆。

  2005年,关和合当选上南镇村村主任。一开始,关和合也想过为村里谋发展,也实实在在干了几件惠民之事。以前村里路窄不平,有几条水泥路,掰着手指都能数得出,是关和合牵头筹钱,这才使村里的路况有所改善。

  一名村主任,大小也是“官”,手中握有些实权。看着国家近些年来,无论是资金还是政策上,都一直加大力度扶持农村发展,有过经商经验的关和合似乎从中看到了“发财之道”。

  为编织权力网,关和合通过买票贿选,卯足了劲让其子关松深,亲信黄雁胜、何广明等人在南镇村、黄布村两委中担任主任、副主任等职务,还安排周朝辉、周祥仔在南镇村委会治保会任职。

  扯着这张大网,关和合等人肆无忌惮地横行乡里,谁敢跟他唱“对台戏”、不服“管”,他就纠集手下的“马仔”对其百般威胁恐吓。南镇村、黄布村的经济一度被这伙犯罪集团把持,村民人心惶惶。

  短短四年时间,关和合家住的小平房就变成了两处洋房别墅,俨然成了村里的“大户人家”。

  “这边的别墅,加上庭院,占地面积近1000多平,而另一处占地少说也有300多平。”顺着村民李叔手指的方向望去,一排土灰色的平房,两栋淡黄色外墙、蓝色屋顶的洋楼显得格外醒目。

  李叔说,“按照村里规定,一户村民的宅基地只有99平方。”

相互勾结,拿民生工程当“摇钱树”

  当了三年村主任后,关和合便幕后出资操纵选举,将关松深推上新一任的南镇村委会主任位子,自己则担任起村里的聘用干部。

  这一番“权力交接”完成,关和合开始退居幕后继续把控村里的大小事务。

  2014年,黄布村委会换届选举时,关和合为了确保亲信何广明能当选黄布村主任一职,自己筹集40多万元作为“拉选票资金”,组织周朝辉等人(黄布村治保主任),通过以每票100元不等的标准向投何广明票的群众发放选票费,帮助何广明顺利当选黄布村主任一职。

  等价交换的条件是,何广明当选村主任后必须服从关和合的安排,如有投资商前来投资或招标建设,必须向关和合汇报。

  如此一来,关和合就控制了两个村的领导班子,平时两村的村主任都要叫他一声“老板”。

  其实早在2010年,关和合就与何广明勾结在一起。对于村里的一些工程项目,作为村干部的关和合不能明目张胆承接,当时的何广明只是村民,以他的名义接工程便不会落人把柄,其中南镇村委会村道填土就是其中一项。

  2012年6月,关和合以何广明的名义承接了南镇村委会的村道填土工程,当工程进入结算阶段,关和合以油价上涨为由,提出虚增补贴46094元的要求。关松深、黄雁胜作为南镇村委会的正、副主任,互唱双簧,配合关和合在村委会两委会议上对上述工程通过验收,并同意支付工程款。

  2010年至2012年期间,尝到甜头的关和合再次以他人名义承接南镇村委会疏河喷泥填塘工程,同样以油价上涨为借口要求补贴油费。与上次不同,这次关和合的胃口变大了,油价补贴款直接开到13.5万元,而关松深、黄雁胜两人再次为其“开绿灯”。

  在疏河喷泥填塘过程中,关和合得知政府将下拨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及农田基本建设资金和围堤防护费,在不符合资金申请条件下,仍指使手下伪造投标文件并虚开工程发票,拿着去申请资金。

  关松深则帮助他以清淤工程名义向政府有关部门“申请”两笔财政专项资金共30万元。

  两次村里的民生工程,一次利民的专项资金补贴,关和合利用儿子、亲信在村委会任职的便利,侵占财物、诈骗资金将近48万元。

欺行霸市,强收“过关费”

  “要想在睦洲搵食(赚钱),必须要经过关和合这一关。”在睦洲镇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在当地,关和合是方圆几条村里“响当当”的一霸。

  2013年,南镇村的一位村民因自家农田被填与关和合发生矛盾,关和合便怀恨在心。后两人偶然在饭店相遇再次发生口角,关和合并便当场殴打该村民,致使村民一侧耳朵失聪。这件事的后果,就是关和合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一年有期徒刑

  因为有犯罪前科,关和合无法担任村委会的聘用干部,从“台前”真正走向“幕后”。

  “我们都很怕他,如果我们不听他话,他就会找人打我们。”村民何明记得清楚,有个村民因为“不听话”,被关和合的手下殴打到一只耳朵都听不见了。

  从广州来的商人黄永清、许红,本想着在睦州开沙场赚点钱,不曾想,这次的决定让他们后悔不已。

  2014年11月,黄永清二人来到黄布村,承租了一块40亩的地块,合作经营加工、批发沙石、建筑材料等沙场生意。

  在原承租户的协助下,黄永清二人很快办好了经营部的营业执照。然而他们没有想到,办理营业执照的顺利只是关和合授意黄布村民委员会故意放行,目的是请他们“上贼船”。

  初来乍到的广州商人想在黄布村做生意,却没深谙“睦洲揾食”的法则。

  虽然他们已经拿到了加盖公章的采沙的相关申请书,但是关和合指使时任黄布村民委员会主任何广明以该公章造假为由故意刁难。

  这两位广州商人符合相关申请规定,却迟迟无法办理相关证件。同时,关和合指使周朝辉以村治保会的名义以沙场无证经营为借口多次阻挠沙场开工,迫使黄永清二人向关和合送礼求情。

  本以为关和合收礼之后就会让自己安心经营,然而黄永清他们却估计关和合的“胃口”。

  关和合更是放话出去,“有人给我兄弟50万,不让你们在睦洲开沙场!”

  关和合口中的兄弟,其实就是他的手下,外号“大麻成”的罗成,这不过是他敲诈勒索惯用的伎俩——为了逃避打击,但凡涉及合同、签名等事项,他不亲自签名,只负责出面“镇场子”。

  在珠海斗门的爱琴海餐厅,黄永清应大麻成“邀请”,在这里“讲数”。在大麻成的威胁恐吓下,黄永清为了采沙能正常开工,忍气吞声愿意出10万元摆平此事,实则这笔钱进了关和合的口袋。

  2016年9月,为了榨取更大的利益,关和合萌生将沙场据为己有的念头。想要吞下沙场这块“肥肉”,逼走黄永清二人便是第一步。

  为了实现目的,关和合多次纠集自家兄弟在家中谋划,编织借口好正大光明地赶走黄永清二人。

  “沙场污染环境,村民意见很大。”以这个为理由,关和合团伙一次组织30-50人不等,堵在沙场门口,声称一旦沙场开工,就要跳楼。

  工地开不了工,这样下去只有亏本的份,连续闹了三天之后,黄永清二人不堪重负,搬走了。

而这些闹事的村民,则拿到了一天100元的“演出费”,更有的村民因为表演突出,被“嘉奖”1000元。

  由于关和合气焰嚣张,南镇村委会、黄布村委会的一些土地发包、重大工程发包等重大决策、甚至前来投资经商的企业需要村委会协助办理手续等事项,都须经过他这一关。

  有村民曾举报他,却遭遇该团伙的殴打报复,致两名村民轻伤。关和合还扬言:“在睦洲,还没有我搞不掂(搞不定)的事!”

  34宗侦查案件,166页近10.3万字的审理报告,字里行间都记录着关和合犯罪集团把持基层政权、侵吞集体资产以及其他12人的涉黑行径。

嚣张村霸,终难逃法网

  2017年12月12日,关和合一案在新会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当天,有个细节让一审的主审法官梁锦荣印象颇深。庭审一开始,坐在被告人席的关和合脸上丝毫不见紧张,看上去似乎仍“霸气十足”。梁锦荣发现,当他提问其中一名告人时,关和合向着被提问的被告人稍为举了举手。正是这小动作,刚要开口的被告人瞬间神色紧张,回答的内容也成了寥寥几句,含糊带过。

  梁锦荣当即制止了关和合的威胁举动,庭审得以顺利进行。当天接近凌晨,近15个小时的庭审才结束。

  开庭后第12天,新会法院对关和合等十三人犯敲诈勒索罪等六罪名一案作出一审判决。

  法院认为,以关和合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把持基层政权,操纵破坏基层换届选举,侵吞集体资产,严重破坏了基层民主建设,扰乱了当地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其中,关和合构成敲诈勒索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职务侵占罪、诈骗罪、故意伤害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5年3个月,并处罚金。关松深构成职务侵占罪、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4个月,并处罚金。何广明构成敲诈勒索罪、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其余10名被告人判处缓刑至有期徒刑6年9个月不等。

  一审判决后,关和合等五名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诉。2018年5月17日,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二审公开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南镇村、黄布村的村民们一直关注关和合一案,得知二审的判决结果,村民们欢欣鼓舞。

  “大快人心!虽然我们没什么钱,但是大家少的拿一块二块,多的拿几百,凑了4000元买鞭炮庆贺!”何明情绪激动,这一天,他终是等到了。

  与何明有同样心情的,还有南镇村土生土长的梁华。 “要放在以前,话我们都不敢多说一句。只要被关和合他们发现我们议论他,他就会找人来打我们。”梁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前几天,听说他被判刑了,得到了法律的制裁,我们都很开心。

  西江支流上,运载沙石的船只慢慢驶向远方。站在高处眺望,艳阳下南镇村,满目苍翠,富有朝气,焕然一新。村内涉黑涉恶势力的清除,昔日“难安村”的阴霾,已然一扫而光,成了如今的示范村。

  新闻延伸

  长期以来,黑恶势力侵害的不仅仅是某个个体,而是整个社会群体,不仅对群众人身造成伤害,而且会影响群众的生活秩序和社会环境,有的甚至给群众造成了严重的心理恐惧。消除黑恶势力对人民群众的威胁和滋扰是当前的紧迫任务。

  今年1月,自党中央作出在全国开展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大决定后,江门市两级法院迅速落实最高院和广东高院的工作要求,以十类黑恶势力犯罪作为打击重点,确保打准、打狠、打出声威和实效。

  据了解,结合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江门法院严格落实罪刑法定、疑罪从无、证据裁判、非法证据排除等法律原则和制度,认真执行最高院“三项规程”,依法保障被告人、辩护人诉讼权利,把牢案件事实关、证据关、程序关和法律适用关,确保宽严有据、罚当其罪、不枉不纵,确保办案质量和办案效果的统一。

(文中部分人名为化名)

(作者单位: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孙欣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