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拳除恶匡扶正义——广东“刘永添54人涉黑团伙案”审理纪实

作者:潘玲娜  信息来源:人民法院报  发布时间:2018-10-08  浏览次数:2106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9月13日,羊城入秋的午阳,仍有几分刺眼,投映在广州市黄埔区开创大道旁的东区街刘村社区河涌水面上,波光粼粼。周边知名楼盘、高新企业新楼林立,马路干净整洁,绿荫环绕,一片安居乐业祥和之气。但当地村民告诉记者,两年前,这里还是“脏乱差”。摩托车飞驰扬尘,违建搭建、污水淤积,怨声一片……

  2017年6月,该村社区居委会原党委书记刘永添等54人,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名被提起公诉。一个月前,该案两审落定,主犯刘永添被依法严惩,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没收财产5020万元,罚金120万元。

  本案因被告人及辩护律师人数众多、案件复杂、影响重大,刷新了广州市两级法院审理的“涉黑”案件纪录。同时,作为农村基层干部涉黑案件及涉黑“软暴力”案件的典型,打响了广东扫黑除恶斗争的第一枪。广东政法机关与组织部门、监委等部门利剑合璧,南粤大地扫黑行动势如破竹,百姓拍手称好。

  刘村有条不成文的“规矩”

  “该案卷宗材料多达200多册,录音录像光盘达800多张,辩护人提供的申请及证据材料近百份。很多当事人名字、涉案案情相似,极容易混淆。”一审法院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法院刑庭副庭长李国文告诉记者。法院高度重视,确定由两名副庭长及一名资深法官组成合议庭,并配齐配强审判辅助人员,投入长达八个月加班加点的工作。

  经审理查明,刘永添为获取非法利益,利用其党委书记的身份,制定了“刘村辖区内所属村、社的土地上的工程必须由本村、社人员承建,外人不能插手”的不成文的规矩。

  2004年12月,刘永东、刘永森经其兄长刘永添同意,纠集他人在刘村村委门前持枪、木棍等工具,对刘某勇等人实施围攻追打、砸烧车辆,一举奠定了以刘永添为首的刘村“村霸”地位。

  2008年至2016年期间,该组织相继成立企业,按照其不成文的规矩,一旦发现非组织中的单位或成员承接工程或供应建筑材料,即通过打砸、阻拦施工车辆、聚众造势等不正当手段,迫使被害方放弃工程,非法获取经济利益。同时,当工程混凝土供应业务由其他公司承接时,刘永东等人通过上述手段,向承建方等索取“地材费”“管理费”等作为补偿。

  2009年、2012年,刘永添与刘永东密谋通过围标的方式由刘永东承接村委办公楼主体工程、绿化工程等项目,并约定在工程竣工后向刘永添等村委成员支付工程款10%的回扣,刘永添等人共收受贿赂144万元。

  大数据揭开“合法外衣”

  案件从侦查到收网历时3年,对案件侦破的艰辛,执行秘密侦查任务的刑警支队反黑大队黄队长深有感触:“刘氏涉黑团伙的‘马仔’很多,为了调查顺利,我们选了附近一个小地方做根据地,秘密调查。即使这样,只要提到刘氏家族成员的名字时,被询问的人眼中都会闪过一丝惊恐,要么说不知道,要么就再三推脱。就连写过检举信的人都不敢光明正大地出面指证。”

  专案组成员经过耐心细致工作,以及艰苦排查,还是从众多线索中,逐渐勾画出一个特大涉黑犯罪集团的整体脉络,查明了该涉黑集团的组织结构,确认了披着企业“合法外衣”、实质以暴力手段垄断区域内混凝土及建筑材料供应的农村涉黑团伙。该组织成员固定,为垄断工程实施了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严重破坏了当地正常的生活秩序和经济秩序。

  庭审13天判决书600页

  “因为案情重大复杂,光厘清事实,整理归纳证据就耗费了大量精力。我们将审判团队分成三个小组,按人员分类、按犯罪事实分类,再加融合整理,制作了《证据清单》《犯罪事实总表》确保统一定罪、量刑的标准,保证量刑均衡。”经办法官介绍。

  一审前,法庭召开了两次庭前会议,对大量排除非法证据申请充分审查,严格按“三项规程”,推进庭审实质化。侦查机关、公诉机关先后补充了排非材料40多份,对本案证据的效力及时进行了认定,确保不枉不纵。此外,为确定庭审有序进行,党委、政法委协调支持,多部门联动保障,先后派出警力1603人次,出动警车162台次,押解犯罪嫌疑人702人次。13天的庭审,每天持续10多个小时。“600页、43万字的一审判决书,光校对,全庭20多人就加班加点用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经办法官说。

  2月10日,荔湾区法院一审判决对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组织领导者刘永添等人从严从重惩处,对积极参加和其他参加者则按罪责刑相适应原则分别作出判决。8月15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除对在二审期间有立功或赔偿被害人损失的个别被告人刑期作改判外,维持原判。二审判决书9万多字,合议庭5名法官轮流宣读,花了近2个小时。

   “软暴力”认定对同类型案件有指导意义

  本案还有一个难点,考量着司法的智慧与担当——涉恶势力后期从明显暴力演变为语言威胁等,是否可依法认定为“软暴力”?

  “四部委和最高法院指导性文件1月印发,我们2月就宣判,虽判前压力大,但下判坚定。”经办法官坦言。

  本案中,涉案部分违法活动以暴力手段实施,部分以聚众造势、“谈判”等手段实施。法院认定以组织势力,以暴力、威胁的现实可能性为基础,使他人产生恐惧、恐慌,影响正常的生产、工作,应属于软暴力的范围,结合其他特征认定其为涉黑组织。

  此外,尽管涉黑案件甄别财产来源、性质难度大,为铲除其土壤,全案共处以1.5亿多元的财产刑。

  刘村“村霸”将成历史

  9月,记者走进刘村新一届居委会班子驻地,“样板房居委会”的工作间墙壁上公示着“三重一大”事项决策会议流程图、会议制度、中共刘村社区委员会组织架构图等村务,这也是广东省委组织部门持续精准整顿基层党组织的真实写照。

  67岁的村民刘善奎表示,现在村里面的大吃大喝没有了,一年至少给每个生产队比之前多分10万元,最满意的是烂尾工程、卫生排水环境改善了。还听说,刘村很快要更名了。

  “广东成功扫除的黑恶案件,除刘永添涉黑案件外,还有关和合涉把持基层政权、侵吞集体资产的涉黑恶案件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长陈小飞告诉记者,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黑恶势力呈现以亲缘为纽带特点,黑恶势力头目指挥幕后化、一般成员市场化趋向明显,向基层政权渗透加剧,建议边扫、边治,建立长效机制,加强综合治理。特别要注意在审理民间借贷等案件中,积极摸排“保护伞”和“套路贷”等线索,防止就案办案,依法加快处理。

  记者了解到,为做好全省涉黑涉恶案件审判工作,广东高院派出3个督导组赴中院和部分基层法院开展督导检查,建立案件动态台账,努力将每一起案件办成经得起检验的铁案。同时,广泛发动群众,通过热线电话、“互联网+”网站专栏,开通扫黑除恶举报和办理绿色通道,派出专人收集举报线索。严格掌握缓刑、减刑、假释的适用条件,充分利用资格刑、财产刑降低再犯可能性。

 

责编:郑炳巽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