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天河区法院受理高校学生贷款案件,法官提醒:不还钱不应诉或影响就业创业

作者: 何小敏 孙小鹏 阚倩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09-12  浏览次数:577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曾经风靡一时的校园贷,因乱象丛生已被国家有关部门叫停,其引发的后续纠纷却仍在影响。

  今年3~7月,广州市天河区法院共受理高校学生贷款案件708件。令人担忧的是,大部分学生目前仍处于“失联”状态,一旦法院缺席判决后仍无法执行,这些学生或被纳入征信系统,在社会上将寸步难行。记者日前采访了该院经办法官,试图从侧面揭示部分学生的消费观、诚信观,以及一些网贷平台“隐形高息”的陷阱。

  案件:708名学生未及时还款成被告

  今年3月到7月底,天河区法院共受理该类案件708件,涉案标的额达112万余元。学生们通过分期呗、A梦分期、微网贷、分期乐、爱又米、零零期等贷款网站或手机APP平台向出借人借款。因一些网贷平台公司地址在天河区,因此协议选择由天河区法院管辖。以往,该院只是零星收到校园贷案件。

  据了解,借款人均为20~25周岁的年轻人,主要为省内高校学生,广州地区学生占六成左右。其中,大专院校学生相对较多,本科院校学生相对较少。据分析,这与此前各学校针对校园贷的防范管理力度有一定关系。

  统计:涉案金额500元内占到三成

  据天河区法院统计,借款金额一般从数百元到几千元不等。被诉至法院时,涉案金额在500元以内的占到三成,其中六成以上为200元以下。涉案金额达5000元以上的占到4.38%。学生们借来这些算不上巨额的款项到底所为何事?

  天河区法院调解速裁中心负责办理其中的557件校园贷案件。该中心主任张瑞平告诉记者,这类案件的借款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本身没有借款需求,而是碍于情面帮其他同学借款。“有些同学会说,我在哪个网贷平台公司兼职,有刷单任务,你帮我刷单借一笔钱,不用你还,还给你30块到50块的好处费。”

  大多数学生借款都是为了一些短期的资金需求,而产生借款意愿和冲动。如购买手机、电脑、服装、限量版运动鞋、化妆品、包、游戏装备等,有的则是旅游、娱乐等享乐型、超前型消费。张瑞平分析,“家长给的生活费可能不够,他就去网络平台借一笔款项,想着慢慢来还。”而极个别的学生借款达两三万,据学生反映是想作为创业启动资金,但创业失败,无法偿还。

  法官:涉案学生多数处于“失联”状态

  “通过样本分析,我们发现,涉及这些案子的学生基本是大三、大四的学生,很多学生借款时还在校,发生纠纷时,已经毕业了,我们没办法联系到借款人。”张瑞平告诉记者,该中心办理的557件案件中,仅17%的案件能联系上学生,目前调撤80多件,其中很多是家长出面解决。其余案件因送达原因,还未进入开庭审理。

  因一些学生在借款时所留的电话打不通,法官只得通过辅导员找到家属电话。“我们跟家属联系过程当中,95%以上的家长对于学生在学校通过网络平台借钱这种情况是不清楚的,一开始还以为我们是诈骗电话。”张瑞平说,家属们起初坚定地认为小孩“不可能”借钱,还挂电话。而一些碍于情面帮同学借款的学生,一开始还感到意外,认为不应由自己担责。而有的借款人留的竟是同学的电话。

  据天河区法院统计,708件案件中,在原告提供的联系方式中,80%借款人手机号码为过期或空号,剩余20%的电话号码也普遍存在关机、不接听等现象。取得联系的被告人,一些采取冷漠或拒绝的态度,有的甚至辱骂法院工作人员。目前,成功送达的案件仅10%。一些学生简单以为网络贷不违法,可以不用还。

  风险提示

  不积极应诉或入征信系统

  “要有诚信意识,一旦发生纠纷,积极应诉,也可寻求家里帮助,不要逃避。”张瑞平提醒,否则法院如果缺席判决,将来无法执行,很可能被列入征信系统,影响将来的就业、创业等。在我国,如果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将面临信用惩戒(贷款受阻)、限制高消费(如出行不能乘坐高铁、飞机等)等诸多惩戒措施,可谓寸步难行。

  如今,各种名目的网络贷依然存在。张瑞平说,大家即使确实有资金需求,也要先评估自己的还款能力,借款时要谨慎小心,了解国家关于利率的规定,与出借方协商时更有底气,不要看都不看就同意。而作为学生,不能碍于情面以自己的名义帮同学借款,须知作为成年人,所合法签订的合同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否则一旦无法依约履行,要承担违约责任。

  张瑞平建议,国家层面也应出台明确指引、规范,防止平台通过服务费、手续费、违约金之类的各种名目,隐形加大借款人还款义务,突破国家关于民间借贷的相关利率规定。

  法官提醒

  校园贷看似压力小 实则“陷阱多”

  张瑞平说,据一些学生反映,以往在校园内,铺天盖地张贴着校园贷广告,声称无抵押、低利息、手续简单等。而借款过程中却隐藏着诸多“套路”。

  张瑞平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学生小天(化名)在某网贷平台借款的协议。2016年,小天在某平台借款4000元。“他只有一个借款金额和借款期限,通篇借款协议看下来,没有看到对利息和服务费多少比例有明确约定,只有一句,看还款计划。”她说,格式合同中借款责任问题也没有通过加黑加粗的方式提示学生予以明确。

  还款计划显示,小天每月应还251元左右,其中本金166元左右,服务费(包括利息)85元左右,看似每月还款压力不大,但24期下来,如果按期还款,小天总共需还6000多元,年利率在25%左右,而其计算利息的方式,即使已还了23期,仍以4000元作为本金。离谱的是,根据合同,一旦还款发生逾期,要按没有还款的部分每天支付3%的违约金,远远高于国家规定。张瑞平说,法院能支持的最高年利率是24%,违约金、服务费、利息等均包含在内。

  记者从案件样本了解到,借款期限一般为一年或两年,到期后纠纷在今年集中式爆发。案件还款计划显示,学生一般每月还款十余元到数百元不等,甚至有的个案中,每月仅需还款几元。但实际上,利息加服务费一般都超过了24%,逾期还款违约金高达每日1%至3%。

 

责编:郑炳巽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