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产品通电使用状态下的图形用户界面应纳入外观设计 近似性比对考量因素

作者:岳利浩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06-26  浏览次数:3347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广东力维智能锁业有限公司与广东必达保安系统有限公司

侵害外观设计专利纠纷案

岳利浩

 

  要点提示:在审理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时,如果被诉侵权产品是通电使用状态下有图形用户界面的电子产品,即使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无此设计,也不应当排除通电状态下的图形用户界面对整体视觉效果产生的影响。要根据被诉侵权设计的图形用户界面在整体设计中所占比重大小,对整体视觉效果影响大小,经过整体观察、综合判断,确定被诉侵权设计与外观设计专利是否相近似。

  案例索引:

  一审:广州知识产权法院(2015)粤知法专民初字第1235号。

  二审: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粤民终1134号。

  一、案情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力维智能锁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维锁业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广东必达保安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必达保安公司)。

  必达保安公司于2011年5月27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名称为“门锁(V1)”的外观设计专利,并于2011年11月30日获得授权,专利号为ZL201130143391.X。

  2015年4月17日,必达保安公司在力维锁业公司支付现金1980元订购智能锁一把,随后通过快速公司收到被诉侵权产品。遂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力维锁业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并赔偿经济损失15万元、合理费用23355元等。

  经当庭比对,涉案外观设计专利与被诉侵权产品设计的相同点为:1.两者均由前、后面板、锁体及门把手等部分组成,前后面板均为整体近似长方形的设计,且上下端均为略向外凸出的弧线设计。2.两者前、后面板表面均有长方形内芯板设计,且内芯板的大小、位置、比例基本相同。3.两者门把手的主视图形状和长度基本相同,且均位于前后面板下端相同位置,门把手与面板均通过圆柱体连接。4.两者锁体整体形状相似,且一侧均设有三个锁舌。

  涉案外观设计专利与被诉侵权产品设计的区别点为:1.被诉侵权产品前后面板的长度是基本一样的且是平直的,涉案专利的后面板是比较短的,且有一定斜度。2.被诉侵权产品前面板中、下部内芯板连接处有一装饰图案,而涉案专利没有此设计。3.被诉侵权产品前面板下端有长方形的凹槽,凹槽刻有“LEVELLOCK”字样,而涉案专利无此设计。4.被诉侵权产品前面板上部的长方形显示有“CARD HERE”字样,该字样下方还有铃铛形图案,而涉案专利无此设计。5.门把手俯视图形状不同,被诉侵权产品是有弧度设计,涉案专利是平直设计。6.涉案专利门把手前端有一水平横向装饰直线,该装饰线位于门把手中间且为门把手三分之二长,而被诉侵权产品无此设计,而是在门把手后端有圆形凹陷装饰。7.被诉侵权产品门把手与面板的连接部分是同心圆的设计,涉案专利是一个圆圈凸台的设计。8.后面板的反锁设计不同,被诉侵权产品的反锁类似梯形设计,涉案专利类似锁孔形状。9.被诉侵权产品前面板底部有插备用电池的金属接触点设计,涉案专利无此设计。10.被诉侵权产品是电子产品,通电后轻触前面板上部,会出现1-9和*、#号的发亮键盘,随后会剩余随机两个数字,然后按该两个数字就会解锁成功,随后会出现“welcome”字样及全部数字,涉案专利无此设计。

  二审期间,国家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维持涉案专利权有效。决定要点:对于门锁类产品而言,带有L形门把手的长条形锁属于较为常见的形状,一般消费者对于长条状面板的具体形状以及其表面装饰线条的变化会更加关注,涉案专利相对于在先设计在面板具体形状、装饰以及有无锁芯上的差别足以引起一般消费者的关注,从而对整体视觉效果构成显著的影响。

  二、裁判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一审认为,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外观设计专利的区别点均属于细微区别,两者在整体视觉效果上不存在实质性差异,构成相近似设计,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故判决:一、力维锁业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害必达保安公司名称为“门锁(V1)”、专利号为ZL201130143391.X的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产品,并销毁库存侵权产品;二、力维锁业公司赔偿必达保安公司经济损失8万元及合理费用1万元;三、驳回必达保安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力维锁业公司不服提起上诉。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认定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者近似时,应当根据授权外观设计、被诉侵权产品的设计特征,以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进行综合判断。下列情形,通常对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更具有影响:(一)产品正常使用时容易被直接观察到的部位相对于其他部位;(二)授权外观设计区别于现有设计的设计特征相对于授权外观设计的其他设计特征。本案中,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外观设计专利均为门锁,属于同类产品,可以进行比对。鉴于双方当事人对两者的区别点均予以认可,因此本案的关键是,以该类产品的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而言,这些区别点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是否有实质性差异。二审法院认为,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均由前、后面板、锁体及门把手等部分组成,前后面板、内芯板、门把手、锁体的整体形状、位置、比例基本相同或相似。但是,正如《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所述,对于门锁类产品而言,带有L形门把手的长条形锁属于较为常见的形状。因此,在进行近似性比对时,授权外观设计区别于现有设计的设计特征相对于授权外观设计的其他设计特征,通常对整体视觉效果更具有影响。根据两者区别点可见,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两者前后面板的立体形状、前面板内芯板和外轮廓板上下边的装饰、前面板内芯板和外轮廓板上下边的装饰均有区别,两者前面板的装饰、把手条形装饰线及把手弯曲的弧度均有明显区别。特别是“被诉侵权产品是电子产品,通电后轻触前面板上部,会出现1-9和*、#号的发亮键盘,随后会剩余随机两个数字,然后按该两个数字就会解锁成功,随后会出现‘welcome’字样及全部数字,而涉案专利无此设计”,两者区别非常明显。二审法院确认,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专利外观设计因存在上述诸多差别,对整体视觉效果足以产生显著的影响,以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经过整体观察、综合判断,可以认定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专利外观设计在整体视觉效果上存在实质性差异,应当认定两者不近似。因此被诉侵权设计未落入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据此,二审法院判决:一、撤销一审判决;二、驳回必达保安公司的诉讼请求。

  三、评析

  被诉侵权电子产品含有图形用户界面(GUI,即Graphics User Interface),而外观设计专利无此设计。本案首次把被诉侵权电子产品通电使用状态中含有的图形用户界面作为近似性比对考量因素,这种比对方法也得到了最高法院的肯定。

  (一)图形用户界面被授予外观设计专利权对侵权判定方式的影响

  我国专利法实施以来,对于图形用户界面长期以来未给予保护,强调给予保护的产品图案应当是固定的、可见的,而不应是时有时无的或者需要在特定的条件下才能看见的。但是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具有图形用户界面的电子产品日益普遍。比如,锁类产品逐渐发展为智能化电子锁,可以借助图形用户界面完成锁具的开关功能,进入千家万户的日常生活。为了适应科学技术以及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2014年3月12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修改了《专利审查指南》,删除了上述表达,把第一部分第三章第7.4节第一段第(11)项修改为:“不纳入保护范围的客体限定为游戏界面以及与人机交互无关或者与实现产品功能无关的产品显示装置所显示的图案”。同时在第一部分第三章第4.2节第三段之后新增一段:“就包括图形用户界面的产品外观设计而言,应当提交整体产品外观设计视图。图形用户界面为动态图案的,申请人应当至少提交一个状态的上述整体产品外观设计视图,对其余状态可仅提交关键帧的视图,所提交的视图应当能唯一确定动态图案中动画的变化趋势。”上述规定实际上改变了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客体的范围,把图形用户界面纳入到外观设计专利的授权客体之中。

  法院在审理电子产品类外观设计侵权案件时,也要正视科学技术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不应当排除电子产品通电使用状态下图形用户界面对整体视觉效果产生的影响。目前,各地法院在审理电子产品类外观设计侵权案件时,正逐步摸索图形用户界面近似性的比对方式,以顺应专利保护政策变化对侵权判定方式的影响。本案的特点是,涉案外观设计专利不含图形用户界面,而被诉侵权产品含有图形用户界面,因此把电子产品通电使用状态下的图形用户界面纳入近似性比对的考量因素之中,是一个开创性的探索。

  (二)电子产品通电使用状态下的图形用户界面纳入近似性比对的考量因素的判断方法

  在实践中,许多产品都有不同的使用状态,比如翻盖手机、霓虹灯、沙发床等,每一种使用状态在侵权比对过程中都不应当忽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产品正常使用时容易被直接观察到的部位相对于其他部位,通常对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更具有影响。通电状态下含有图形用户界面的电子产品是科技发展的产物,同样是电子产品的使用状态之一,如果属于产品使用时容易被直接观察到的部位,应当被纳入近似性判断考量因素之中。以智能化电子锁为例,对一般消费者而言,无论是智能化电子锁的终端用户,还是安装智能化电子锁具的工程技术人员,在选择智能化电子锁时,都不可能对智能化电子锁通电使用状态下的图形用户界面视而不见。相反,通电使用状态下的图形用户界面的差异很可能增强或减弱一般消费者的购买欲望,影响一般消费者的购买决策。 

  在对含图形用户界面的被诉侵权设计与专利外观设计进行比对时,要坚持整体观察、综合判断的方法,电子产品的图形用户界面仅是近似性判断的考量因素之一。如果经过比对,被诉侵权设计的电子产品图形用户界面在整体设计中所占比重较小,对整体视觉效果影响不大,并不能仅因被诉侵权的电子产品存在图形用户界面而认定两者不相近似。而当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专利外观设计比对后,增加了图形用户界面设计的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专利外观设计在整体视觉效果上具有实质性差异时,则可以得出两者不相近似的结论。

  需要指出的是,在进行近似性比对时,要注意区别《专利审查指南》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专利司法解释二》)中有关“变化状态产品”的不同含义。《专利审查指南》中所指的“变化状态产品”是指在销售和使用时呈现不同状态的产品。比如,折叠床、折叠自行车、折叠凳、雨伞等。而《专利司法解释二》第十七条规定的“变化状态产品”,则是指产品具有不同的使用状态的情况,比如翻盖手机、霓虹灯、沙发床、通电时有图形用户界面的智能化电子锁等。这两种“变化状态产品”的对比方式存在根本区别。在对比“销售和使用时呈现不同状态的产品”时,认定被诉侵权产品与外观设计专利是否相近似,只需要比对被诉侵权产品使用状态下是否与外观设计专利相同或近似,无需考虑销售(非使用)状态下的情况。而在对比“产品的不同使用状态”时,认定被诉侵权产品与外观设计专利是否相近似,应当遵循整体观察,综合判断的方法,把被诉侵权产品的所有使用状态与外观设计专利的所有使用状态进行比对后,确定是否构成相同或者近似。对于该条规定的“被诉侵权设计缺少其(指外观设计专利变化状态图所示各种使用状态)一种使用状态下的外观设计或者与之不相同也不近似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被诉侵权设计未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能作绝对化理解。即使被诉侵权设计缺少外观设计专利某种使用状态,但是如果对整体视觉效果不产生显著影响的,还是要通过整体观察、综合判断,确定被诉侵权设计与外观设计专利是否相近似。

(作者单位:省法院民三庭)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