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文本中文字与阿拉伯数字不符合时金额如何确定

作者:崔拓寰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06-26  浏览次数:2089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糜仁海诉安盛天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珠海中心支公司

财产保险合同纠纷案

崔拓寰

 

  要点提示:在同一文本中,同时以文字及阿拉伯数字表示一定金额的,其文字与阿拉伯数字有不符合时,法院应先依照案件事实和法律规定来确定当事人的真实意思;如法院不能决定何者为当事人之原意,一般应以文字为准;如特别法对文字与阿拉伯数字不符合的情形如何处理有明确规定的,从其规定。

  案例索引:

  一审: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2015)珠香法民二初字第2080号。

  二审: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4民终597号。

  一、案情

  上诉人(原审原告):糜仁海。

  上诉人(原审被告):安盛天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珠海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安盛保险公司)。

  2015年1月19日,糜仁海为其所有的粤C55008号车向安盛保险公司投保机动车保险,保险险种包括车辆损失综合险和第三者责任险等。车辆损失综合险保险条款约定,保险金额分全部损失的保险金额(以下简称全损保额)和部分损失的保险金额(以下简称分损保额)。其中车辆损失综合险全损保额35542.24元,分损保额99280元,新车购置价为99280元,保险期间自2015年2月12日零时起至2016年2月11日24时。

  2015年4月4日,糜仁海在河南境内高速路行驶中不慎撞向高速公路护栏,造成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交警认定糜仁海负事故全责。事故后,糜仁海向安盛保险公司报案,将车辆交付安盛保险公司指定的合作厂川汇区锦程汽车修理厂(以下简称锦程修理厂)维修。

  2015年5月25日,糜仁海(乙方)因维修、定损等事宜,与安盛保险公司(甲方)及锦程修理厂(丙方)签订《关于粤C55008号车保险事故定损协议书》,约定:1.粤C55008号车一次性包干定损金额为人民币叁万柒仟元整(20000元),施救费及三者物损凭票审核后给予理赔;2.协议签订后,甲方不再承担乙方在处理粤C55008号本车的任何费用;3.粤C55008号车由乙方委托丙方维修,丙方修复后需提供维修发票给乙方索赔;4.该协议仅确定事故车辆损失金额,不构成甲方对本次事故赔偿责任的承诺,具体赔偿金额依据保险条款和特别约定处理。

  在履行该协议过程中,安盛保险公司向糜仁海支付20000元修理费用,余款17000元,以笔误为由没有支付。糜仁海收到20000元修理费款后,将该款转汇锦程修理厂,该修理厂收款后,对车辆进行了维修,并取得糜仁海同意后于2015年5月29日将车辆托运回珠海。糜仁海于2015年6月4日收到该车辆,以事故车未完全修复为由与安盛保险公司交涉,安盛保险公司查看后认为已修复,双方协商未果。糜仁海遂诉至法院,请求:安盛保险公司赔偿糜仁海车辆修理费17000元、租车费32224元、律师费差旅费合计10000元,以及安盛保险公司延长承保车辆保险时长。

  二、裁判

  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事故车是否已修复及协议定损数额的问题。首先,根据糜仁海和安盛保险公司《关于粤C55008号车保险事故定损协议书》约定,涉案粤C55008号车“一次性包干定损”的金额是大写37000元还是小写20000元问题。安盛保险公司认为该条约定的大写数额叁万柒仟元(37000元)是笔误,应以小写20000元为准,糜仁海则不予认同。对于协议条款数额不同所引致的争议,一审法院认为,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对款项的大写一般是较为认真、注意地书写,特别是以汉字作为数字的书写,而小写数则较为随意。据此,安盛保险公司的解释不符常理,不予采信,一审法院认定以该条大写的数额37000元为准,应是安盛保险公司同意赔付涉案车修理费用的数额。其次,涉事修理厂是否修复好事故车辆以及合同履行的过错问题。第一,根据汽车维修的相关规定,当车辆修好后一般程序是经厂方或车主签名确认才能出厂。糜仁海未确认车辆修复的情况下,就同意涉事修理厂将事故车通过长途托运回珠海,这也涉及车辆因路途的原因再次形成受损的可能。因此,糜仁海的行为也有过错。第二,糜仁海接收车辆后,随即委托汽车4S店检查,其提交的照片等证据,均可证明事故车相应部位仍有明显的受损。至于事故车是否存在未修复的项目,如鉴定结论确认仍有未修复部分的,应按定损协议约定的37000元限额,扣除安盛保险公司已支付20000元的赔付款后,即安盛保险公司在余款17000元数额内,予以赔付糜仁海事故车的后续修复费用。如超出该定损限额费用,由于糜仁海未确认修复的情况下,就将事故车托运回珠海,其行为将导致事故车的进一步损失,责任在于糜仁海,应由糜仁海承担。糜仁海的主张修复事故车有理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故判决:一、限安盛保险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45日内会同糜仁海对承保的粤C55008号车的受损项目进行鉴定以及按鉴定确认未修复的项目继续进行修理(扣除安盛保险公司已付锦程修理厂20000元修理费后,安盛保险公司按17000元的数额赔付事故车继续修复的费用);二、驳回糜仁海其他的诉讼请求。

  宣判后,糜仁海和安盛保险公司均提出上诉。

  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涉案车辆的维修费应当按照何种金额来确定。安盛保险公司认为约定的大写数额叁万柒仟元是笔误,应以小写20000元为准,糜仁海则主张以金额大写37000元为准。对于协议条款大小写数额不同引起的争议,由于双方均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主张,关于赔偿金额应如何认定,二审分析如下:1.从金额书写的数字大小写不一致情况下的一般处理原则考量。对于大小写数额不相同的问题,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对款项的大写一般较为认真、注意地书写,特别是对汉字作为大写数字的书写往往比小写数字的书写更为郑重和认真,汉字大写数字也比小写数字更不容易涂改。在关于货币金额数字的大小写金额书写不一致的情况下,一般处理原则是以大写金额为准。2.从合同法规定的格式条款存在多种解释应作出对协议文本的提供方不利解释的原则考量。安盛保险公司认可上述协议是安盛保险公司委托的工作人员制作并提供,参照合同法第四十一条“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应当按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的规定,本案定损协议书的提供方为安盛保险公司,对大小写不一致,如有两种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协议文本一方即安盛保险公司的解释。3.从保险合同关系中对合同条款有多种解释情形下人民法院应遵循的解释原则考量。保险法第三十条规定:“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合同条款有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合同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参照上述规定,本案定损协议书的提供方为安盛保险公司,对大小写不一致如有两种解释的,人民法院应当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因此,本案中应当作出有利于糜仁海的解释,即以金额较大的大写金额进行解释。综上所述,二审法院原则上以大写金额37000元为基础并结合保险合同来处理本案。鉴于合同约定的涉案车辆损失综合险全损保额为35542.24元,即使是车辆全部损失也应以全损保额35542.24元为限进行赔偿。一审判决安盛保险公司赔偿金额37000元,超过了全损保额35542.24元,二审法院确定由安盛保险公司赔偿糜仁海35542.24元,扣除安盛保险公司已经支付的20000元,安盛保险公司还应赔付糜仁海15542.24元。故判决:一、维持一审判决第二项;二、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三、安盛保险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糜仁海支付保险赔偿金15542.24元,由糜仁海自行修复粤C55008号车;四、驳回安盛保险公司的其他上诉请求。

  三、评析

  本案系由于协议条款约定的赔偿金额大小写不一致引起的争议。由于双方均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主张,赔偿金额大小写不一致时,金额应如何认定。

  (一)境外立法例

  我国台湾地区民法第4条规定:“关于一定之数量,同时以文字及号码表示者,其文字与号码有不符合时,如法院不能决定何者为当事人之原意,应以文字为准。”我国台湾地区票据法第7条规定:“票据上记载金额之文字与号码不符时,以文字为准。”我国台湾地区民法第98条规定:“解释意思表示,应探求当事人之真意,不得拘泥于所用之辞句。”上述民法第5条规定:“关于一定之数量,以文字或号码为数次之表示者,其表示有不符合时,如法院不能决定何者为当事人之原意,应以最低额为准。”

  (二)我国的立法例

  我国的民法总则、合同法、保险法等法律,对于在同一文本中,同时以文字及阿拉伯数字表示一定数量的,其文字与阿拉伯数字有不符合时应以文字还是阿拉伯数字为准,并未作出明确规定,只对意思表示的解释规则作了一般性的规定。如民法总则第142条规定:“有相对人的意思表示的解释,应当按照所使用的词句,结合相关条款、行为的性质和目的、习惯以及诚信原则,确定意思表示的含义。无相对人的意思表示的解释,不能完全拘泥于所使用的词句,而应当结合相关条款、行为的性质和目的、习惯以及诚信原则,确定行为人的真实意思。”合同法第125条第1款规定:“当事人对合同条款的理解有争议的,应当按照合同所使用的词句、合同的有关条款、合同的目的、交易习惯以及诚实信用原则,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保险法第三十条规定:“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合同条款有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合同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

  在特别法方面,我国票据法第八条规定:“票据金额以中文大写和数码同时记载,二者必须一致,二者不一致的,票据无效。”

  1987年9月2日《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认定和兑付大小写金额不一致凭证问题的复函》(银办函[1987]113号)对于银行存单大小写金额不一致的处理,又规定了不同的规则,与票据法的规定并不一致。该复函称:“一、中国人民银行银发(1979)银会字第51号文颁发的《会计基本制度》第十八条,第十九条明确规定大写小写金额为凭证基本要素,银行应审查凭证大写小写金额是否一致、字迹有无涂改;最近中国人民银行银发(1987)108号文颁发的《全国银行统一会计基本制度》第二十一条又明确规定大小写金额为凭证的基本要素之一。因此,作为银行工作人员,必须重视凭证的大小写金额,并确保大写和小写的一致。二、如储户手持的银行存单上大小写金额不一致,但填写、审核该存单的经手人或单位能提供确凿的事实、证据来证实大写或小写金额的准确性,则应以事实为根据,实事求是地更正差错记录。三、如储户手持的银行存单上大写与小写金额不一致,经确认没有涂改,但又无法弄清事实,在此情况下,如果大写金额大于小写金额,则按大写金额兑付;如果小写金额大于大写金额,就应按小写金额兑付。这对于维护存款人的利益、保证银行信誉和增强银行工作人员的责任心都是有益的。”

  我国会计法规定,原始凭证金额有错误的,应当由出具单位重开,不能对票据金额的中文大写与数码不一致的票据付款。会计法第14条第4款规定:“原始凭证记载的各项内容均不得涂改;原始凭证有错误的,应当由出具单位重开或者更正,更正处应当加盖出具单位印章。原始凭证金额有错误的,应当由出具单位重开,不得在原始凭证上更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十三条规定:“依照票据法第九条以及《票据管理实施办法》的规定,票据金额的中文大写与数码不一致,或者票据载明的金额、出票日期或者签发日期、收款人名称更改,或者违反规定加盖银行部门印章代替专用章,付款人或者代理付款人对此类票据付款的,应当承担责任。”

  (三)我国的学说及司法观点

  有观点认为,如果数量和价格条款中,大写数字与小写数字并存,相互抵触,原则上应当确定大写数字的效力优先于小写数字。

  在同一文本中文字与阿拉伯数字不符合时如何认定事实,我国一些法院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不同,自行采用了不同的认定规则。归纳如下:

  1.大小写不一致,根据其他证据并结合习惯和常理认定。如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王林亭与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濮阳分行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二审民事判决书称:1995年11月27日的收款收据,由于该收据上款项数额存在大小写不一致的情形,双方对于实际支付的工程款数额存在争议。虽然收据上记载的大写金额为“叁拾贰元”,但在收据上明确注明了“配楼12万元,二号楼5万元,4号楼5万元,小平房10万元”,上述款项之和正好是320000元,与收据上记载的小写金额320000元一致。银鹏公司和王林亭之间存在的是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关系,而银鹏公司仅向王林亭支付32元的工程款不符合建筑工程施工过程中的付款习惯和常理。银鹏公司的财务主管韩志红在原审调查时也陈述银鹏公司在1995年11月27日支付工程款320000元。因此对于该张收据上银鹏公司的付款金额应认定为320000元。又如湖南省石门县人民法院审理的“魏祥云与伍棋支民间借贷纠纷案”民事判决书称:被告伍棋支向原告出具的借据中,虽借款数额的大小写不一致,但其约定的利息是年利息12000元,且有证人出庭作证予以佐证,证明其借款的实际金额是10万元,另外如果借款是10元,也无必要出具借据,显与常理不符。故对被告向原告借款10万元的事实,予以确认。

  2.大小写数字不一致时通常应以大写为准。如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山东演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五莲县安顺运输有限公司、于成建企业借贷纠纷案”二审民事判决书称:安顺公司一审提交了盖有演艺集团产业发展中心印章并有于成建签字的欠条,其欠款金额小写为“697291.00元”、大写为“陆佰玖拾柒万贰仟玖佰壹拾零元零角零分”,二者虽不一致,但根据交易习惯,欠条、借条、收据等单据同时写明金额的大小写是因为阿拉伯数字容易改动且改动后不易留痕,汉字难以改动且改动后容易留痕,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证单据金额的真实性,故大小写数字不一致时通常应以大写为准。

  3.借款金额存在不同解释时,采纳对书写者不利的解释。如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杨春生与哈斯呼因民间借贷纠纷案”二审判决书称:2014年1月19日借款是25000元还是35000元借款数额产生歧义,因借条上欠款数额金额大、小写数字不同,认为实际借款金额是25000元。对此,在本案中,从杨春生向哈斯呼多次借款未还的行为,以及委托办理事务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而所收取的款项并未退还的情况来看,杨春生借款存在“老赖”不还的事实,借条为杨春生自己书写,结合杨春生文化程度不高,大、小写书写的繁简难易程度、生活经验法则,且在第一次庭审答辩时对借款金额也认可,因此,在本案借款金额存在不同解释时,应采纳对书写者不利的解释。

  (四)处理思路

  在同一文本中,同时以文字及阿拉伯数字表示一定数目的,其文字与阿拉伯数字有不符合时,司法实践如何正确认定是个难题。我国立法尚未对此类问题的处理规则作出明确规定,这是导致学界及司法实务界处理意见不统一的重要原因。

  对于此问题的处理,结合有关立法例及学说,笔者处理思路如下:

  1.在同一文本中,同时以文字及阿拉伯数字表示一定金额的,其文字与阿拉伯数字有不符合时,法院应先依照案件事实和法律规定来确定当事人的真实意思。

  2.如法院不能决定何者为当事人之原意,一般应以文字为准。同一文本中,同时以文字及阿拉伯数字表示一定数量的,其文字与阿拉伯数字有不符合时如何处理;以及关于一定之数量,以文字或阿拉伯数字为数次之表示者,其表示有不符合时如何处理,建议我国立法予以明确。我国台湾地区民法第4条、第5条的规定具有合理性,值得借鉴。但是对于一定的数量,以号码与文字表示数次而各不相同,如不能确定当事人的真意时,究竟应以文字最低额为准,还是以两者之最低额为准,台湾地区的学者尚有争论。有采前说的,也有采后说的。

  3.如特别法对文字与阿拉伯数字不符合的情形如何处理有明确规定的,从其规定。

(作者单位: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