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认定书不是民事侵权责任的唯一依据

作者:原创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04-18  浏览次数:8195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李仲驹与刘添隆、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余梅芬
 
  要点提示:在审理民事侵权责任纠纷案件中,交通事故认定书不能作为民事侵权损害赔偿责任分配的唯一依据,应结合行为人在侵权行为中的过错程度,不当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根据归责原则进行综合认定。被保险车辆的驾驶员在发生车轮爆胎后,未能及时采取有效的合理措施,导致损害后果的发生,其不当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因此,驾驶员虽对交通事故无责任,但对由此引起的损失后果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案例索引:
  一审:梅州市梅江区人民法院(2017)粤1402民初440号。
  二审:梅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14民终849号。
  一、案情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保险公司)。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梅州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民保险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仲驹。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添隆。
  2017年1月4日20时35分许,被告刘添隆驾驶粤MTL117号小型轿车由丙村镇经S223线往梅州城区方向行驶,行至S223线(96KM+300M)梅州市区梅子坝大桥路段时,由于车辆左右轮胎爆胎,导致车辆失控,与原告李仲驹的父亲李仕朋驾驶的无号牌两轮助力车发生碰撞,造成李仕朋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及车辆损害的交通事故。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该事故因小车爆胎,导致车辆失控所致,当事各方均无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过错,属于交通意外事故,当事各方均无责任。原告李仲驹认为,虽交警部门认定本次事故属于交通意外事故,但其父亲的死亡系因为被告刘添隆驾车碰撞直接造成,依法应当承担全部民事责任。被告刘添隆驾驶的粤MTL117号小型轿车,行驶证登记车主是被告刘添隆,在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处购买了交强险,在被告人民保险公司处购买了1000000元含不计免赔的第三者商业险。故向法院诉请:1.判令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原告李仲驹因交通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119038.83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范围内优先承担);2.判令被告人民保险公司在第三者商业险范围内赔偿原告李仲驹因交通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676473.5元;3.被告刘添隆对上述赔偿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刘添隆辩称:1.对本案交通事故无异议,被告刘添隆在事故中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2.被告刘添隆驾驶的车辆购买了保险,如有法律责任也应当由保险公司承担。3.事故发生后被告刘添隆已经垫付了相关的费用,被告刘添隆因这次事故也造成了比较严重的损失,应由原告李仲驹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承担,垫付费用应由原告李仲驹返还。
  被告平安保险公司辩称:1.李仕朋死于交通意外事故,被告平安保险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2.根据侵权责任法相关规定,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适用过错责任原则,粤MTL117号车主刘添隆对本次事故的发生无任何过错。因此,原告李仲驹请求平安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李仲驹诉请。
被告人民保险公司辩称:1.被告人民保险公司与被告刘添隆签订的保险合同中对保险责任的约定,是根据驾驶员在事故中所负的事故责任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根据交警部门作出的事故认定,被告刘添隆在本次事故中无责任,故被告人民保险公司不应当承担赔偿本次事故损失的义务。2.原告李仲驹请求被告人民保险公司在第三者商业险范围内赔偿全部损失与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相违背。
  二、裁判
  梅州市梅江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本次事故是因刘添隆驾驶的机动车,在行驶过程中左后轮胎爆胎导致车辆失控撞向李仕朋驾驶的二轮摩托而发生的,并造成了李仕朋死亡的结果,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刘添隆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本次交通事故虽属交通意外,但不是民法中的意外事件,故对原告的损失应由平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先行赔付。根据人民保险公司提交的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对刘添隆应承担的民事赔偿责任,应由人民保险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进行赔偿。故判决:一、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110000元给原告李仲驹;二、被告人民保险公司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机动车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赔偿616273.5元给原告李仲驹;三、驳回原告李仲驹的其余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被告平安保险公司、人民保险公司均不服,提起上诉。
梅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三条“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结论,及时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当事人的行为对发生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以及过错的严重程度,确定当事人的责任。”的规定,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公安机关处理交通事故,做出行政决定所依据的主要证据,可以在民事诉讼中作为证据使用。但由于交通事故认定与民事诉讼中关于侵权行为认定的法律依据、归责原则有所区别,交通事故责任也不等同于民事法律赔偿责任,交通事故认定书不能作为民事侵权损害赔偿责任分配的唯一依据,行为人在侵权行为中的过错程度,应当结合案情,全面分析全部证据,根据归责原则进行综合认定。本案中,刘添隆驾驶肇事车辆在S223线上行驶,事发时车速度达100KM/H左右,显然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五条的规定。肇事车辆发生爆胎后,刘添隆未能采取有效的合理措施,导致车辆与李仕朋驾驶的助力车发生碰撞,致使李仕朋经抢救无效死亡。该起事故的后果并非不可避免。因此,应当认定刘添隆具有过错,其不当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对本案交通事故导致李仕朋死亡造成的损失,刘添隆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平安保险公司、人民保险公司应分别在其承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的有责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故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三、评析
  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是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以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调查情况、鉴定结论为依据,认定交通事故当事人在事故发生过程中的责任的行为。在司法实践中,交通事故责任认定的当事人责任,可以作为处理民事赔偿责任案件中判断事故发生时当事人的过错、事故成因以及损害结果与过错之间因果关系的重要参考依据,但交通事故责任并不一定等同于民事侵权赔偿责任。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作出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仅仅是确定双方在交通事故过程中过错的证据之一,并非是唯一证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在民事纠纷中属侵权责任纠纷,判断是否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以及承担多大程度的责任,应依据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进行判断。
本案属交通意外,双方对事故均无责任,那么造成受害者的损失应如何承担呢?机动车交通事故作为侵权责任纠纷,应根据侵权行为责任的构成要件来认定行为人的责任,结合行为人主观上的过错、具有损害事实以及行为人过错与损害事实之间的因果关系,根据归责原则进行综合认定。
  本案争议焦点为:1.被告刘添隆对原告家属李仕朋的死亡是否承担民事赔偿责任;2.在双方均无事故责任的交通意外事件中,保险公司的赔付责任是以事故责任还是赔偿责任为依据。
  关于焦点一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五项“交通事故是指车辆在道路上因过错或意外事故造成的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的事件。”的规定,交通意外仍属于交通事故,平安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虽然梅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直属大队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本次事故属于交通意外,被告刘添隆及受害人李仕朋均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但是交通事故责任并不完全等同于民事赔偿责任,交通意外事故亦不等同于民法上的意外事件。从交警部门出具的事故认定书可以看出,本次事故是因被告刘添隆驾驶的机动车在行驶过程中左后轮胎爆胎导致车辆失控撞向李仕朋驾驶的二轮摩托而发生的。事故车辆发生爆胎后,刘添隆未能及时采取有效的合理措施,对该起事故的后果的发生具有过错,其不当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另外,亦无证据证实受害者自身对损害事实的发生存在过错,因此,被告刘添隆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对于争议焦点二。因被告刘添隆驾驶的粤MTL117号小型轿车在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处购买了交强险,本次事故虽属交通意外,但不是民法中的意外事件,故对原告的损失应由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先行赔付。虽然被告刘添隆对本次意外不承担事故责任,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四款“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的规定,交强险作为一种责任保险,保险标的是被保险人对第三人应负的损害赔偿责任,而不是事故责任。而本案中被告刘添隆应对李仕朋的死亡后果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故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有责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对于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应按双方签订的合同约定履行。本案中根据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第二十二条的约定“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直接损毁,依法应当对第三者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且不属于免除保险人责任的范围,保险人依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对于超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各分项赔偿限额的部分负责赔偿。”本案中不存在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情形,且被告人民保险公司未提交相关证据证实对于免责条款已对被保险人尽到明确告知义务,故对被告刘添隆应承担的民事赔偿责任,应由被告人民保险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进行赔偿,
本案中,事故车辆的驾驶员虽对事故的发生无责任,但被告刘添隆作为事故车辆的所有人,其应及时对车辆的安全状况进行检修。同时,在发生车辆爆胎时,作为驾驶员的被告应及时采取有效的合理措施,避免不利后果的产生。
(作者单位:梅州市梅江区人民法院)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