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力决战公正“最后一公里”——广东法院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纪实

作者:周 琦 黄海磊  信息来源:人民法院报  发布时间:2018-04-02  浏览次数:1297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广东省信宜市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将19万元执行款送到申请人家中。 徐志毅 摄
 

  3月28日,贵州闵孝镇双屯村的李玉珠一早便搭车到了镇上。27日接到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的电话,工资追回来了,钱已打到银行卡。

  “先把亲戚的钱还了,剩下的给读高三的老幺寄去。”数着刚从银行取的钱,李玉珠心里乐呵,“不是法院的同志,这笔钱可就没着落咯。”

  面对人民群众关注的焦点,案件数量多、执行难度大,全省158个法院中,31个执行收案年均过万的广东法院,吹响了全面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冲锋号,提出以聚合外力、用足内力、智能助力破除单打独斗、拖延执行、“信息孤岛”等短板,把精准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各项措施落到实处。

  聚合外力强化综合治理

  在居委会工作多年的崔姐,因为社区工作没少到何伯家串门。跟以往不同,今天来何伯家,她的身份是协助执行联络员。

  2月底,何伯的儿子成了被执行人,名下房屋依法将被强制腾空。但执行过程中,何伯一家却堵在门口,百般阻挠。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请出”了崔姐,一番释法说理,何伯一家最终表示愿意配合,房屋腾空顺利完成。

  像崔姐这样的特殊身份,佛山就有768人,他们的加入,给佛山市两级法院的执行工作带来了巨大转变。

  2017年初,佛山市在原本的“社会综治网格”上搭建了“解决执行难综治网络”,将近800个基层组织协助,5000多个综治网格对接,数万名网格员、社区民警、村居调解员协助送达、执行、收集线索……法院单打独斗的治标提升到全市信用体系建设的治本。

  据统计,2017年佛山仅南海法院执行到位标的额就达21.4亿元,比2016年翻了一番。

  上下同欲者胜,同舟共济者兴。2017年以来,广东法院将综合治理执行难新格局作为全面落实精准解决执行难的重要抓手,紧紧依托党委领导、政府支持、法院主办、社会参与,广泛采取强制措施,推动“老大难”案件的解决,促使“老赖”履行法律义务。

  半个月前,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九江法庭的杨宇鹏法官带着书记员外出扣押车辆,遭到当事人的围堵,脱身都难。不巧的是,庭里多数人外出办案,院里调人,赶来也得一小时。

  还是庭长冯载勋“醒目”(广州话“聪明”之意),向当地派出所请求支援。20分钟后,警力赶到现场,困局解了,车辆也顺利扣押。

  这得益于在综合治理执行难新格局下,佛山法院与当地公安机关建立的执行联动机制——如遇突发事件,公安机关接到请求会派员予以协助。

  2017年11月,广东省委出台了《关于支持法院切实解决执行难的意见》,按照“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要求,制定了50项失信联合惩戒措施,涉及入党、招录公务员、评先评优、招投标、政府采购、任职资格等方方面面限制,在全省构建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为核心的社会信用体系。

  数据显示,2017年,全省法院共将52.48万名失信被执行人纳入名单,通过平台曝光、限制消费等,促使84591人履行了义务;协助省发改委对372家涉金融领域失信企业进行治理。去年至今年3月份,全省法院共采取罚款措施2209件,同比增加5.4倍,限制出境2254人,拘留4487人。

   用足内力强化责任担当

  2017年,广东法院共执行结案62万件,结案率在2016年增长37%的基础上再增长43%;3.3万件执行案件通过执转破程序得到根本性解决。今年1至3月,全省法院共执行结案7.68万件,同比去年增长达18.5%。

  这份骄人的成绩单,背后折射的是一整套系统、有力的支撑制度。

  自打一年前当了执行局局长,张尚谦就一直很忙,忙着抓整改,忙着搞信息化。“以往执行信访,拖延退款就占六成。钱都执行回来了,你不及时退款,申请人能没意见吗?”

  2017年初,南海法院“升级”执行指挥中心,下设案件管理、质效监控、指挥调度、司法拍卖四个分中心,实现指挥中心管理运行网格化,像拖延退款这种情况已不再有。

  不能为了结案率,把不符合条件的案件也终本结案。“现在终本,十个条件你自个先对照,少一个都不行。”在最高人民法院终本程序规定的基础上,张尚谦经过调研,再增5个条件。

  严格公正执行与规范文明执行,犹如一个硬币的两面,共同决定着执行的质量和效果,关系到法院形象和公信力。

  2017年7月,广东高院在全省范围内开展规范执行行为专项整治活动,对执行办案新系统的终本案件进行统查,其中有财产案件33747件已恢复执行,10907件恢复执行后已执行结案,对4958件有财产线索的案件进行督办核实处理。

  一切难题,只有在实干中才能破解;一切愿景,只有在实干中才能实现。

  目前,广东已实现全省法院司法网拍全覆盖。佛山中院、广州白云、黄埔法院先行先试,推行网络司法拍卖线下服务外包模式;广州、深圳、珠海、东莞等地法院,在商品房、商铺、厂房等大型财产处置过程中推出“拍卖贷”,破解竞拍人难以一次付清拍卖全款的问题。

  据统计,2017年至今年3月份,全省法院网络司法拍卖共成交500多亿元,网拍影响力不断扩大。

  指挥中心实体化、规范执行行为、创新工作机制……广东法院以强化责任担当为切入点,发挥牵一发动全身的功效,让司法为民的理念内化于心,让规范执行的要求外化于行,带动整个执行工作次第前行。

  肯取势者可人先,能谋势者必有成。广东法院新年伊始就启动了“决胜2018”活动,提出紧紧围绕“四个基本解决”工作目标和《人民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第三方评估指标体系》《最高人民法院执行考核指标体系》,确保年底前全面实现基本解决执行难的目标。

  智能助力强化科技保障

  两年前,李玉珠跟着村里的人到东莞,在一家小家坊里做配件加工。因为经营不善,厂子倒了,老板跑了,几十号工人想着法子讨薪,都没下文。2月份,东莞第三法院立案执行,多久能拿钱,大伙心里并没底。

  不曾想,一个月后便有喜讯。原来,老板以为没钱没房人失踪,法院拿自己没招,没料到不光银行账户被冻结,连支付宝、微信支付也用不了,网上买点东西都不行。实在熬不住,老板联系了法院,将欠薪全部付清。

  追要两年的欠薪,申请执行后一个月解决问题,这不是个案,它反映的是东莞法院的一套成熟办案机制。

  据了解,信息化建设为抓手,建立了“一网打尽”执行查控体系,公安、国土、工商等28家单位都是联动成员,身份信息、存款房产,在网上可查可控,查控周期由一个月缩短至3个工作日。

  执行工作必须“触网”,信息化与执行工作的高度融合正是执行工作长远科学发展的必由之路。

  1月18日,深圳法院的鹰眼执行综合应用平台正式上线运行。该平台是对鹰眼查控网和执行速控、极光集约“一网两平台”的深度融合和优化升级。

  深圳中院副院长胡志光介绍,鹰眼执行综合应用平台对原有网络查控功能进行了升级及扩展,具有系统操作批量化、案件分流智能化、流程节点公开化等六大特点。相比老鹰眼,新鹰眼网络查控速度更快、执行流程更透明、公开程度更广泛。

  据悉,鹰眼执行综合应用平台上线后,深圳两级法院执行办案工作基本实现全网络办理、全流程公开、全方位智能,预计70%左右的执行案件能够在3个月内结案。

  当执行工作融合现代科技,这代表着一次思想观念和工作方式的重大革命。

  升级完善财产查控网,打破信息壁垒;开发执行财产流转融平台,对查控物品在线动态回溯管理;全面完成“一案一账号”配置,全程留痕、全程监控……广东法院主动拥抱现代科技,将信息化建设作为执行工作一场深刻的自我变革,充分发挥先进科学技术对服务执行工作的重要保障作用,构建网络化、阳光化、现代化的智慧执行体系。

  中流击水,奋楫者进。在基本解决执行难决胜之年,广东法院将继续披荆斩棘、滚石上山、闯关夺隘,练就攻坚克难的“铁肩膀”、用好精准有效的“绣花针”,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责编:利玥漾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