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两级法院执行标到位率73.55%

作者:卢慧 王昌辉  信息来源:南方日报  发布时间:2017-10-13  浏览次数:143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今年是“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关键之年、攻坚之年、见效之年。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惠州两级法院执行收案20097件,执结12610件,执行标的到位率73.55%,同比增长30.73%。

  执行工作数据全面飘红,执结率步入良性循环发展轨道,这其中,“人”的因素尤为关键。他们中,有创新落实繁简分流、大幅提高执结数的执行“女铁人”;也有奔波于田间地头,点子多、经验多、方法多堪称“黄三多”的执行能手;还有写得了好论文、办得了疑难案的执行“骨头案”“克星”……正是这样一个执行工作群体,他们铁腕惩治“老赖”,积极落实司法便民、利民、安民,为法治惠州增添浓墨重彩的一笔。

  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的“女铁人”

  “只要找上门来要求执行的,无论是不是上班时间,我都会接待……”圆圆的眼镜片后闪着柔和的目光,亲切而耐心的语调,年近50的黄小微似乎很难与铁腕惩治“老赖”的法院执行员联系在一起。

  然而,翻开黄小微的工作记录,自今年4月至9月上旬,个人收案3295宗,结案2080宗,结案数占惠城区法院执行局结案数63%,占全院执行结案数52%。作为全院唯一一名女性执行员,黄小微名副其实地“顶起了半边天”。

  “结案数这么高,主要是有赖于机制的创新。”黄小微口中的“创新”是惠城区法院今年以来制定出台的《执行案件繁简分流办案机制实施办法(试行)》,通过组建“1+N”快速执行团队,负责集中办理全部案件的财产查控以及简易快执案件的执行工作,实现执行案件繁简分流与分段集约的有机结合。

  在黄小微执结的简易快执案件中,超过六成是刑事案件罚金类。“刑事案件罚金只有50元,因为金额较低,常常被当事人忽略”,黄小微说,2014年以来,惠城区法院累计已有逾4000宗该类案件,这也是全院今年执行工作的重点突破对象。一个个联系电话打出去,一张张执行通知书发出去,不少当事人被联系到时,方才意识到自己差点成为“老赖”。几个月来,黄小微靠细心与耐心,个人就“吃”掉了1/4该类积存案件。

  当然,除了机制创新,心系民生更是她的工作动力。

  “感谢法院,感谢法官,帮我们要回了工资……”日前,惠阳某电子厂470名工人拿到了340余万元欠薪。原来,此前该电子厂劳动争议案进入执行程序后,虽然黄小微实行“快查、速冻”,冻结了被执行人的银行账号和财产,先行支付部分欠薪,但因其不动产被其他法院另案查封,执行工作陷入了僵局。为了让工人们拿到工资,为了彻底实现案结事了,黄小微多次约谈电子厂负责人,耐心调解,终令负责人签订还款计划并逐步还款到位。

  “黄小微更值得我们尊敬的是责任与担当。”惠城区法院执行局局长卜健说。自2006年在惠城区法院执行局工作至今,黄小微一直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年年被惠城区法院评为先进工作者。即使身体有不适,黄小微也还是和同事们一起加班加点工作,大家都敬佩地叫她“铁人”。今年,黄小微获评惠州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先进个人”。

  奔波于田间地头的“黄三多”

  “在法院里转一转,皮肤黑、两鬓白,不用说,一定是我们执行局的同事。”说起执行工作,博罗县法院执行局执行员黄培源如是说。

  一句话道出了执行工作两大特点:皮肤黑说明常跑动、太阳晒得多,两鬓白说明常思考、脑筋动得多。

  这也正是黄培源的工作写照。博罗县地域广,总面积约2982平方公里,从南到北有100多公里,执行战线长、耗时长是常态。同时,博罗县下辖17个镇多为农村乡镇,田间地头的纠纷不大、难度却不小,脑筋不能少动。

  2010年,博罗县横河镇一宗山林抵押贷款的执行案落到黄培源的手中。为了处理林木所有权和山地使用权,黄培源一趟趟往横河镇跑,实地核实地段、实施林地勘界、联络林业部门评估……当年交通还不如现在便利,从博罗县法院到横河镇光开车就要一个多小时,到了村子还要再步行、爬山。林木所有权和山地使用权挂牌待司法拍卖后,又有好几拨买家联系法院要求实地察看,黄培源一个月之内带了六七拨人去看。最终,案件圆满执结,黄培源瘦了一圈,又黑了不少。

  随着农民法律意识的不断提高,乡里乡亲纠纷的解决也依靠法院执行。杨村村一对夫妻向中学同学借款1万元办竹制品加工厂后,因为厂子效益不佳,夫妻两人钱也不还,人也不见了,借款人无奈之下诉至法院解决。一天,瞅准了欠款人回家了,黄培源赶紧上门说道,一来二去,终于说服了夫妻俩,分两次将欠款还清。

  在博罗县法院执行局工作的17个年头里,黄培源注重在执行过程中,针对不同矛盾的特点、不同情况的当事人,晓之以法、明之以理、动之以情,实事求是、逐步推动,使案件得以执行,矛盾能够化解。他还潜心钻研执行业务,创新执行新思路,推动执行工作方式的改进和提升,如首次提出并主持博罗县法院强制执行支付宝余额,实现了法院对被执行人网络虚拟账户执行工作新尝试。“黄培源点子多、经验多、方法多,能令当事人信服、令案件案结事了”,博罗县法院执行局局长林宝团如是说。2010年、2013年、2015年,黄培源均被博罗县法院评为“执行能手”。

  “文武双全”的年轻“老法官”

  “十几年前的案件终于执结,除了欣慰,更多是对徐法官的感激。”2004年,纪先生的妻子被肇事人郭某、黄某驾驶的货车撞成重伤。案件经大亚湾区法院审理后,肇事人被判赔偿26万余元。然而,肇事车辆抵债近2万元后,承担连带责任的货车车主曾女士也拿不出更多赔偿金,案件执行被迫中止。

  2009年,大亚湾区法院执行局法官徐少雄接手继续跟进案件执行。2012年,结合纪先生提供的线索,徐少雄查到曾女士丈夫的名下有一套房产,遂追加其丈夫为被执行人。“这套房产是曾女士一家唯一的住房,强行评估拍卖并不是最好的执行方式。”徐少雄说。为此,他多次登门,向曾女士一家释法说理,甚至说动曾女士的朋友一起做她的思想工作,最终,曾女士终于同意首付10万元,余款分批偿还。至今年8月,纪先生终于拿到了所有的民事赔偿,这桩历经十几年的“骨头案”最终圆满执结。

  “徐少雄是执行局一名年轻的‘老法官’,而且‘文武双全’”,说起徐少雄,大亚湾区法院执行局局长钟浩龙竖起了大拇指。说徐少雄年轻,是因为他是一名80后,说他是“老法官”,是因为他已是执行局资历最“老”的执行法官,2009年至今,他办理案件超过1600宗,是各种“骨头案”的“克星”。

  今年1月,在一宗恢复强制执行的工伤赔偿案件中,徐少雄详细调查被执行人凯某公司工商登记档案,火眼金睛锁定该公司抽逃注册资金及规避执行的证据。最后,迫于法律的威慑性,在徐少雄的调解下,双方当事人达成了执行和解,并当天支付了和解的全部款项,案件圆满解决。去年以来,“能武”的徐少雄办理涉民生案件72件,执结67件,执行到位金额达217万元。

  徐少雄还“能文”,科班出身的他,理论知识扎实,善于总结创新。针对司法拍卖变卖中存在的处置时间长、效率低问题,他撰写《简化流程、提高执行效率工作规范》(以下简称《规范》),提出前端预收评估费用,细化当事人“收悉”方式,完善超出评估期限及流拍财产处置,统一两类执行案件收费标准等做法。《规范》试行后,评估拍卖期限较原来平均节省了30天,提高了财产处置效率。该《规范》还被广东省法院《广东执行》、《广东法院信息》转发推介,并作为重要信息上报最高人民法院。

  “执行工作压力真的很大,这些年来也曾想过要换个岗位。”说起没有离开执行工作岗位的原因,徐少雄举了一个例子,早在2009年,自己曾多次赴湛江为一名来自四川的申请执行人执结了案件,至今,每年春节,这名申请执行人都会雷打不动发来祝福的短信。“或许就是这份来自当事人的肯定支持着我,让我懂得坚守执行工作岗位的意义”,徐少雄说。

 

责编:利玥漾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