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手套白狼”惹来牢狱之灾

作者:杨明伟 杨欣欣 冼颖  信息来源:南方法治报  发布时间:2017-10-13  浏览次数:120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肇庆多人利用职务之便骗取农村电影放映专项补贴资金获刑

范英兰 绘

  “电影下乡”工程原本是为广大老百姓送上“文化大餐”的一项顺民意、暖民心的举措,不料却被一些居心叵测的人盯上作为发财的机会。利某(在逃)在任肇庆市某电影公司总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便利骗取农村电影放映专项补贴资金,数额巨大。该案牵连出公司出纳、合作伙伴等人,甚至也让利某的儿子惹上了牢狱之灾。日前,肇庆市高要区法院对相关涉案人员作出了判决。

  子承母业陷入贪污泥潭

  宁某,是肇庆市某电影公司职工,也是该电影公司原经理利某(在逃)的儿子。2014年初,利某因出国探亲后书面授权其儿子宁某管理该电影公司全部工作及业务。然而,宁某接手的不仅是公司的管理工作,也包括了其母亲的“贪污事业”。

  在利某管理电影公司期间,她和出纳卫某(已判刑)曾多次伙同他人伪造电影下乡放映场次补贴明细表,将上级部门财政下拨的电影下乡补贴资金收入自己囊中。2014年4月至2015年3月,宁某在利某的授意下,利用管理电影公司的职务便利,在明知“农村电影放映场次补贴明细表”和“费用报销审批单”为伪造的情况下,仍审批同意入账,并出具现金支票所需印鉴,先后骗取农村电影放映专项补贴资金共计30万元,并将该资金转给利某。

  一己私利让儿子入狱两年

  高要区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宁某无视国法,结伙利用受国有公司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职务上的便利,骗取国有财物,数额巨大,使国家下拨到该电影公司的农村电影放映补贴专项资金被侵吞套取。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构成贪污罪。鉴于宁某是在其母亲的授意下实施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且宁某在犯罪以后能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遂作出对宁某判处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的判决。

  宁某一审判决后不服上诉,肇庆中级法院经审理依法维持原判。

  出纳明知故犯获刑三年

  卫某,是该电影公司的出纳,从2009年开始至2014年12月,在利某的授意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财政下拨农村电影公益放映场次补贴专项资金到该电影公司基本账户后,采取虚构合同、伪造单据、涂改单据等手段,共同侵吞该电影公司的专项资金。

  庭审中卫某辩称:其在利某以解雇为威胁的情况下,参与了公诉机关指控的部分犯罪事实,包括伪造单据、涂改单据。伪造合同等犯罪是利某和宁某审批完合同、“白头单”后授意其入账、提款的,侵吞的款项均交给了利某,利某仅以年终奖的名义额外给她奖金。她表示并不清楚自己协助利某的行为已触犯了法律,构成贪污罪。

  法院经审理查明:依据被告人的供述、同案人的供述、证人证言、辨认材料等证据证实,卫某作为该电影公司的财务人员,一方面没有严格按照相关财务规定,明知是虚构合同和伪造单据,仍按照利某的安排入账、提款;另一方面采取虚构合同、伪造单据、涂改单据等手段,协助利某骗取农村电影公益放映场次补贴专项资金,数额巨大,其行为已符合贪污罪的构成要件,应认定为贪污罪。

  据此,法院依法对卫某作出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的判决。

  合作伙伴成共犯同“进宫”

  凌某,曾租赁周边房产给该电影公司。2009年至2014年,时任电影公司经理的利某,以雇请凌某下乡放映协助完成任务为名,与其共同伪造“雇请开车下乡合约”及“补充合同”“收款收据”和“农村电影放映明细表”等单据入账。凌某因此成为该电影公司影剧院外包农村电影放映业务的承包者。

  法院经审理认为:凌某为了其经营电影院和附属设施达到更大的收益,明知利某、卫某和宁某是实施侵吞国家利益的犯罪,仍予以帮助,事实清楚。因其参与虚构材料,造成国家利益被侵吞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鉴于凌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的作用,且没有证据证实其分得贪污所得款项,是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处罚,遂判处凌某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法官释法

  电影下乡补贴,是国家用于补助农村电影放映活动的专项资金,规定放映单位每放映一场,都要填写放映情况回执单,并加上放映点所在村委会负责人签名和公章。放映单位要凭放映任务下达通知书放片情况和回执单,领取场次补贴。本案在逃人员利某利用职务便利主导伪造多项合同及单据,侵吞电影下乡专项补贴,数额巨大,社会危害性严重。在案件中其他涉案人员明知文件和单据为伪造,仍为利某的贪污行为提供协助,根据刑法规定均以贪污罪共犯论处。

 

责编:利玥漾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