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法院:破解送达难题 助力金融创新

作者:曹 钰 宁 宇  信息来源:人民法院报  发布时间:2016-04-01  浏览次数:1013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背景】

  送达是法院诉讼活动的必经程序,是法院与被送达人之间沟通的重要环节。近年来,由于社会人口流动性大,当事人地址不确定,恶意躲避送达现象屡见不鲜,法院公告送达成为常态,案件审理周期不断延长,严重制约了案件的审判质效,也影响了广大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及时实现。在经济发展迅速的今天,金融机构应该适当创新金融服务,将服务延伸到司法协助上,在借款合同中增加当事人送达地址条款,并明确约定送达地址的法律后果,能大程度缓解法院送达难问题。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9月13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推进案件繁简分流优化司法资源配置的若干意见》明确:“当事人在纠纷发生之前约定送达地址的,人民法院可以将该地址作为送达诉讼文书的确认地址。”

  为有效解决金融纠纷案件送达难问题,提高办案效率,节省司法资源,创新金融服务,营造良好的金融法治环境,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向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花都支行发出司法建议。

  【建议】

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司法建议书

穗花法民建〔2016〕3号

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花都支行:

  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是我院民商事案件的主要类型之一,2016年1月至11月,我院共受理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2269件,较去年同比增长2.67%,审结1764件,较去年同比增长0.57%,其中,审理周期最长的案件审理了32个月,可见,送达难已成为制约民商事案件诉讼效率的掣肘,影响了包括贵公司在内的广大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及时实现。

  我院在审理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的过程中发现,造成送达难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社会人口流动性大,当事人地址难以确定。花都区地处珠三角通往内陆的交通要道,汽车制造业、空港物流业、皮革皮具及珠宝业发展迅猛,外来务工人口多,住所不定,跨及多个省市,送达难度大。二是欠款跑路、逃避债务、当事人恶意躲避送达现象普遍。为躲避债务,当事人下落不明,法院耗费大量人力物力送达,却常常无功而返,最终只能采用公告送达方式,导致案件审理周期被延长,影响审判效率。三是银行对合同相关义务人地址审查不严,导致送达地址有误。银行在与借款人签订合同时,并未真正审查借款人的实际住址,导致在发生纠纷后,法院根据借款人提供的住址并不能完成送达。

  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9月13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推进案件繁简分流优化司法资源配置的若干意见》第3条明确:“当事人在纠纷发生之前约定送达地址的,人民法院可以将该地址作为送达诉讼文书的确认地址。”根据上述《意见》精神,结合借款合同纠纷案件特点和审判实际,特提出以下建议:

  一、建议贵公司在拟定借款合同、保证合同、抵押合同等合同条款时,增加关于当事人送达地址的条款,并明确该地址不但适用于金融机构各类通知的送达,亦适用于在诉讼阶段接收人民法院的各类诉讼材料(包括起诉状、证据材料、开庭传票、各类通知书、裁判文书等),由当事人自己填写其送达地址、电话号码、收件人等信息并签名、摁印确认。

  二、在上述各类合同中明确变更约定送达地址的方式。当事人如需变更约定送达地址,应按照约定方式将变更后的送达地址通知对方当事人,未按约定方式通知变更的,原约定的送达地址仍为有效送达地址。

  三、在上述各类合同中明确约定上述送达地址的法律后果,即:按照约定地址送达文件并被签收的,视为当事人本人签收;因当事人提供或者确认的送达地址不准确、送达地址变更后未及时依程序告知对方和法院、当事人或指定的接收人拒绝签收等原因,导致诉讼材料等未能被当事人实际接收的,邮寄送达的,以文件退回之日视为送达之日;直接送达的,以送达人当场在送达回证上记明情况之日视为送达之日。

  四、明确以上关于约定送达地址及法律后果的条款属于合同中独立存在的解决争议方法的条款,可以以明确醒目的方式进行特别提示(相应条款字体加粗加重)。

  以上建议请予以考虑,如有反馈意见,请及时函告我院。

 

  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

  二○一六年九月二十日

  【效果】

  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花都支行收到建议书当天,将相关文书上报至省分行法律部。省分行法律部对建议书的内容给予高度肯定,并对法院切实为当事人解决实际困难的精神给予高度赞赏。根据建议书的内容,该行对合同文本的内容进行调整。从2016年10月1日起,该行所有新签订的《借款合同》《保证合同》《抵押合同》均增加关于当事人送达地址的条款;对已签订的上述合同,则要求客户出具《送达地址确认书》,具体内容及做法都参考建议书的建议执行。不仅建设银行花都支行对该司法建议进行反馈采纳,其他支行也分别反馈意见,表示将按照法院建议的内容,对银行合同文本内容进行调整。

  在借款合同、保证合同、抵押合同等合同中增加关于对当事人送达地址的条款,并明确约定送达地址的法律后果,是对金融服务的延伸与创新,有利于提高法院文书送达效率,进一步优化司法资源配置,营造良好的金融法治环境。(作者单位: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

 

 

责编:王涛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