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法官代敏:巧断家务事 发出百份“保护令”

作者:朱鹏景  信息来源:南方都市报  发布时间:2017-07-14  浏览次数:3378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判决书里批评教育出轨男和“小三”,探索出保护家暴受害人的措施被写入反家暴法

 

代敏说,父母离婚,最受伤的是孩子,作为法官,需要为他们的未来负责。

 

    签发中国第一份反家庭暴力人身安全保护“远离令”;在香洲区法院里配套成立“妇女之家”、儿童托管观察室和沟通式家事审判法庭;引进家事调解员、调查员参与化解家事纠纷,探索柔性家事审判程序;总结形成了法院反家庭暴力司法干预的“香洲模式”,为全国家事立法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成熟经验;探索出了一条保护家暴受害人的成熟可行的新方法,最终变成法律条文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珠海市香洲区法院却有一名法官,十余年来一直专注于处理各种家务事,推动了全国家事案件审判的诸多创新。她不仅签发全国首份“迁出令”、“远离令”,以保护受害者再受家庭暴力侵害,还推动组建法院里的儿童托管观察室,减少儿童在父母离婚中受到伤害。此外,为维护社会公德,她还曾在判决书中直接教育批评婚姻中的出轨方和“小三”。最近,她被评为2 0 17年第一季度“香洲好人”。

    她就是香洲区法院家事少年审判庭负责人代敏法官。

 

    判决书里批评“小三”

    “我审理过不少涉及到‘小三’的离婚案件,在最近的一起离婚官司中,我直接在判决书中批评婚姻的过错出轨方和‘小三’”。采访中,代敏谈起最近的一起案件如是说。

    这是她今年审理的一起男方第二次起诉离婚案件。当事人双方结婚二十余年,其中十年男方在部队服役,女方独自在珠海工作及照顾家中老人小孩。近两年男方出轨,第三者多次用男方手机给女方发微信,称女方为“不识时务的蠢女人”,百般讥讽辱骂,还声称已咨询律师“第二次起诉法院一定会判离”,要求女方“尽早同意离婚以免人财两空”。此外,第三者还给双方女儿发短信,要求女儿劝母亲“识趣尽早同意离婚”。女方认为双方结婚时间长,感情基础好,自己一直在努力挽回夫妻感情。且正在上大学的女儿患有严重肾病,如得知父母离婚可能刺激其病情恶化,其愿意原谅男方的出轨行为,希望再次给予双方和好机会。为了保护合法的婚姻关系,该案虽是第二次起诉,代敏法官仍判决不准离婚,并在判决书中对男方和第三者的行为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

    除了会在判决书中“宣德扬善”,法官代敏在专业领域也有着诸多让同事羡慕的成绩。她签发中国第一份反家庭暴力人身安全保护“远离令”;在香洲区法院里配套成立“妇女之家”、儿童托管观察室和沟通式家事审判法庭;引进家事调解员、调查员参与化解家事纠纷,探索柔性家事审判程序;总结形成了法院反家庭暴力司法干预的“香洲模式”,为全国家事立法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成熟经验;探索出了一条保护家暴受害人的成熟可行的新方法,得到了法律界和全国人大的认可,最终变成法律条文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

 

    发出保护令后 丈夫不再施暴

    据了解,2002年,代敏进入香洲区人民法院工作,先后担任书记员、助理审判员、审判员,2011年任民一庭副庭长。2017年,香洲区法院成立家事少年审判庭,代敏法官任该庭负责人。香洲区法院评价道,代敏法官自参加工作以来,敬业爱岗,钻研业务,清正廉洁,工作中取得了显著成绩,特别是在香洲区人民法院反家暴和家事审判试点工作中,做出突出贡献。

    珠海市“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记个人二等功、香洲区法院办案优秀嘉奖、院调解能手嘉奖、最高人民法院评为“家暴婚姻案件审理工作先进个人”……在家事审判方面,代敏可谓获奖无数。而且,在最高人民法院举行的“贯彻实施《反家庭暴力法》座谈会”上,代敏法官作为全国2860家县区基层法院和10万多名基层员额法官的唯一代表,特邀与会作主题报告。今年,代敏法官又入选了2017年第一季度“香洲好人”。

    2009年,因为全国第一个“保护令”,代敏开始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代敏回忆,那天一上班,她受理了一起赵姓女子因遭受家暴起诉离婚的案子。从结婚当晚开始,赵某一年来遭受多次家庭暴力,身心受到严重摧残。赵某逃回娘家躲避,丈夫竟然追到娘家继续施暴。代敏接手案件后,深入调查案情细节,认真审查事证材料,综合各种考虑,最终决定发出“禁止丈夫在距离赵某娘家现居住小区100米范围内活动”的裁定。

    为了完成这个全国首份“保护令”,代敏还将裁定送达辖区派出所要求协助执行,加强对赵某人身安全保护。此后,赵某丈夫未再涉足赵某娘家附近,亦未再对赵某施暴。这份引发社会热议的“保护令”,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

    也正是从这时开始,代敏开始专注于家暴案件的审理,研究家暴受害人的保护。2012年2月3日,代敏审理一件家暴案,签发了中国第一份反家庭暴力人身安全保护“远离令”,引发中央电视台、人民法院报等媒体争相报道。

    2010年及2016年,香洲区法院被广东省高院及最高人民法院指定开展家事审判程序改革试点工作,代敏执笔起草了一系列规章制度和配套文书格式,规范了该项工作的开展。截至目前,代敏法官共审理家事案件2116件,一审生效率达98.7%.发出远离令、迁出令等人身安全保护裁定130份,其中包括广受社会关注的全国首份“迁出令”、“远离令”,以及广东省首份给男性受害人发出保护令,是全国发出此类裁定数量最多、种类最全的法官。

 

    对待涉及孩子案件最慎重

    自古以来,“清官难断家务事”。可代敏偏偏就把家务事断成了全国第一。

    家务事都是琐事,很多案件十分繁琐,通常又牵涉到家庭关系。代敏说,自己办理这类案件,心理也经过了几个阶段,第一阶段,面对很多离婚案中当事人的遭遇,自己会很同情,到了第二阶段,开始偶尔会烦躁,“毕竟很多案件比较类似,当一个当事人描述自己遭遇,觉得差不多”,到了第三阶段,“开始有点麻木了”。代敏说,现在自己是第四阶段,更理解当事人,能够体会当事人的经历,更理性地看待当事人的遭遇,在调解和判决中帮助他们做出最好的判断,“比如有些离婚案件,夫妻因为一点油盐酱醋的事情来离婚,很显然婚姻还有维系的可能,我就会帮助他们打开心结”。代敏说:“相对整个法院工作来说,家事案件算不得大案要案,但每一件家事案件的背后,都关系到一个家庭的完整,尤其关系到家庭中儿童的成长,甚至关系到一个家族的兴衰。对于当事人来说,每一起家事案件都是天大的事,法官在审理时,也应该慎之又慎。”

    在各种案件中,除了家暴案件外,代敏最为慎重的是涉及到孩子的案件。在她的参与下,香洲区法院设身处地地考量孩子各方面的实际需要,建设儿童观察暨托管室,还依托设在法院的心理工作室,积极加强与妇联、社工组织的合作,共同建立心理疏导联动机制。

    “父母离婚,最受伤的是孩子,作为法官,需要为他们未来负责,”代敏说,孩子跟随父母哪一方,是需要综合考量的一个大工程,“我必须不断从孩子本身、父母经济实力、孩子未来教育、未来家庭等方面考虑,但同时,我更希望这些孩子永远都不用见到我,可以在一个幸福的家庭环境下成长。”


 

 

责编:利玥漾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