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云彩:审判席边的法理与柔情

作者:原创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7-05-09  浏览次数:6548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张 鸣 鸣

 

作为一名法官,压力不仅来自于自身,还来自于社会,因为他们决定的不是自己的人生而是别人的人生。广州基层法院普遍存在案多人少的状况。在这忙碌的法官队伍中有一个多重角色的群体——她们在庄严的审判席上手握法槌、秉公办案,她们褪下法袍便是贴心的女儿、温柔的妻子、慈祥的母亲……在荔湾法院,当说到院里的女同事时,曾有一个有趣的比方:“都说荔湾西关,佳人如云。荔湾法院的女同志特别多,这些云彩撑起‘大半边天’了。”

妈妈法官的乐与路

晚上8点半,梁伟芳法官刚结束了两个小时的加班回到家中便被女儿扑了个满怀。刚上小学的女儿已养成了听到门口响动便知道妈妈回来的习惯,而刚满八个月的小儿子早已经进入梦乡。梁法官看着儿女稚嫩的小脸心内满是愧疚。由于平时工作忙,儿女都交给父母照看,所以梁法官很珍惜每天下班后这一两个小时。她不希望缺席孩子们的成长,但陪伴孩子的时间毕竟有限。于是梁法官给女儿定下规矩,如果她要看书,她就会让女儿也拿起书本,两个人一起学习。

参加工作十多年的梁法官拥有母亲和女法官的双重身份。她不仅是一名称职的母亲,更是一名优秀的法官。梁法官曾是荔湾区法院最年轻的中层干部,当年挂帅荔湾区法院新设的知识产权庭主持全面工作的副庭长。该院从2012年经最高院核准管辖知识产权案件。知识产权案件的办理院内无任何经验。面对从未接触过的领域,责任心很强的梁法官为了补充相关知识,每天花在学习上的时间要比一般法官多出很多。“哄睡女儿后,就开始看书,不知不觉就到两点了。三个月不到瘦了近10斤,以前好多穿不下的衣服现在都可以穿了,”梁法官笑着说。有人说,梁法官之所以能成为这么年轻的干部,除了天赋以外,最重要的是她勤奋好学。

刚毕业时的梁法官觉得法官坐在审判台上很神圣,刚开始做法官也有一丝优越感,以为做法官就是坐在审判台上判案子。“但现在我从审判台走了下来,静心想想就会觉得有过硬的法律技能只是基础,还要善于、敢于跟当事人沟通。”那么女性角色究竟给她带来的特点是什么呢?梁法官思考良久回答道:“学会抗压、平衡工作和家庭,对于我们这些女法官来说大概是额外的考验吧。”去年九月,梁法官走上了调研科科长的新岗位。大家都笑称她一手拿槌,一手执笔,左右互搏,并行不误。

“挂号窗口”的平凡与不凡

梁东燕是荔湾法院立案庭的法官。参加工作20年来,除了期间调到民庭,她已在立案部门度过了14个寒暑。她说,法院的立案庭就如医院的挂号窗口,是满怀心事的当事人打开救济途径的第一扇门。然而立案窗口又远复杂于挂号窗口——一个诉求能否能成立,立案需要什么证据,都需要法官具备全面的知识去判断。

立案庭每天要接待形形色色的人。荔湾是老城区,邻里家长里短的纠纷较多,有些人还是“诉讼专业户”,立案庭的法官还是免不了受委屈,“有些人不理解,认为明明是他有道理为何不能立案,但立案要有一定条件,就要耐心地跟他们解释,有时他们还以为是法院故意刁难。”逐渐地,梁法官摸索出和风细雨兼顾实事求是的工作方式,由于工作出色,她在2008年至2010年连续三年个人优秀,并立市法院系统个人三等功。

在她看来,法院是有人情味的地方,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但家庭矛盾到难以调解的地步,也只能到法院解决。去年,梁法官曾接待一对30多岁的夫妇,妻子由于身体原因怀不了孩子,她觉得愧对丈夫想要离婚,但丈夫却不想。梁法官将两人让进调解室,经过劝说,妻子打消了离婚的念头。梁法官后来还是听说这对夫妇离了婚,不免有些唏嘘。20年来,就是每天遇到这样不同的事、不同的人,伴随着自己的成长。岗位虽然平凡,但工作却庄严神圣,“而这,就是法院的伟大之处。”

天平上的感性与理性

民二庭的白晶法官是荔湾区法院最年轻的女法官,她形容自己在感性和理性上的表现是非常分裂的。“作为一名女性,我经常会非常感性,但作为一名法官,我还有非常理性的一面。”

白法官告诉记者,在她办理的民事案件中,女性经常作为弱势方出现,而作为一名女性法官,当女性当事人向她诉说一些悲惨的遭遇时,她也会产生恻忍之心。但作为一名法官,白法官坚持依据证据和事实判案,因此她有一套处理感性情感的方法。“我会在心里给感性设置一个底线,选择在日常的生活中找一个宣泄口,把感性的情感都发泄出来,绝不把它带到工作中”,所有案件必须按照事实来判。

作为女性法官,以女性的视角去了解、理解女方当事人和男方当事人的境况,最后促成调解又恰是难能可贵的性别优势。“有些女当事人在谈及自己的遭遇时,经常会一边说一边哭,感情和心理的起伏都比较大”。面对这种情况,出于女性感情丰富、细腻的特质,女法官常能捕捉到女性的心理压力,在向女当事人了解案情时,往往担任了一个倾听者的角色,较容易得到她们的认同。“当事人如果不信任法官,他们很可能在陈述案情时保留一部分,而刚好这部分对案件的审理很有帮助,”白法官感觉,女法官更容易攻破女当事人的心房,两人也更容易获得心理上的共鸣。

法庭里的慈母情怀

少年庭的房志红法官从毕业进入了荔湾区法院工作,至今已过去25个年头。在同事眼中,她是“大半边天”中的一位突出代表。2007年,荔湾区法院新成立了少年庭,从业近20年的房法官从刑庭副庭长升任少年庭庭长。

刚到少年庭时,房法官发现,当年手上的二十多件案子都是中学生抢同学的案件。看到这些与自己女儿差不多年纪的孩子犯罪,她“身为母亲,感觉特别痛心。”为了让孩子们不再误入歧途,她和同事们每年都精心挑选典型案例,深入荔湾区内的每一所中学去作普法教育。令人欣慰的是,去年以来,少年庭不仅没有再接到这样学生抢劫学生的案件,而且该庭的受案数也从2007年的140余件下降到了去年的80多件。

201112月,房法官办理了的“慈母捂死刁蛮女儿”一案。一位在丈夫眼中“爱丈夫、爱孩子甚于爱自己”的母亲,因未能满足女儿不合理要求,遭到女儿殴打辱骂,打斗中她失手将16岁的独生女儿捂死,并被检方指控犯故意伤害罪。为了给案件准确定罪量刑,房法官先后翻看了20多遍案卷,发现了法医尸检表明被害人的死因是机械性窒息死亡。为此,她马不停蹄走访了被告人的单位、被告人丈夫的单位、社区、以及被害人的学校等地,并多次请教法医。最终法院判决认定,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被告人有期徒刑缓期执行。

同事们都很清楚,房法官对工作要求很完美。对这份评价,她自嘲道:“我没有别的爱好,唯一的‘嗜好’就是办案啊!”

握在手心的爱与坚强

工作了28年的林惠卿法官,目前是荔湾区法院民三庭法官。2004年是充满突然的年份——林法官的丈夫在遭逢大病瘫痪卧床,当时她刚被调到工作繁重的执行局,还有年幼的孩子需要她照顾。

20052006这两年,是最难熬的,我自己的身体和家里的经济都垮了,所幸我现在已经重新站起来了,”林法官乐观地说。她回忆,那时为了不影响工作,每天上班后都要用半个小时调整状态,“每次都要握一握拳,对自己说准备好了,才开始工作”。而为了照顾孩子的生活学习,以及卧病在床的丈夫,“我不敢把工作带回家,因为我每天晚上的时间都要留给丈夫和孩子。”或许正是如此,林法官的工作效率很高,每次下班前,林法官都能完成当天的工作,而林法官在执行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8年。林法官告诉记者,为了让丈夫重新站起来,她学会了针灸,也学会了配中药。“我当时就想,总不会一辈子都这样,每件事都要往前看,人最重要是能满足。”现在,林法官的丈夫不仅站起来能行走,现在还能在家做一些简单的饭菜。

这样的一位女性在别人看来是很辛苦的,但林法官却自豪地说,或许是经历的特殊和生活的磨练,她在处理案件时格外地冷静和耐心,案件也都能出色地处理好,而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她胜任执行工作的原因。“面对一些情绪易激动的当事人,他们的对抗性和对判决的埋怨也比较大,有些会提出过高的要求,”林法官通常采取的做法是耐心地做当事人的工作,同时也会用一些自己的生活经历疏导当事人,“因为执行除了需要强制,也需要通过感化当事人进行执行的程序。”

和林法官一起共事的袁舒伊专委告诉记者,别人看不到的光明,林法官却看到了,“她总是知足常乐,林法官身上体现出中国女人坚忍不拔的传统美,对丈夫、孩子、家庭深情守望,平常也从不向组织提要求,面对困难就靠自己解决。”

也许在法庭之上,你看到的她们身穿法袍,神情严肃;也许在市井之间,你却不经意跟她擦身而过。她们拥有欢笑、忧愁,一如你、我。只是法律加诸在她们身上的庄严使命,使她们运用女性特有的智慧和胆识,发扬女性坚韧不拔的精神,在审判领域以她们的热情、执着、勇敢、争先的亮色同男法官们共同肩负了历史责任!她们就是我们的女法官——审判天地间最美的云彩!

(作者单位: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潘红超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