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少审法官的四重角色

作者:原创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7-04-13  浏览次数:5549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记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少年审判庭法官陈海仪

 

来源:人民法院报

 

 

    未成年犯,表面上是行为触犯了法律,其实本质上是心灵患上了疾病。根治心病,没有真情实意,无法直达人的内心,没有认真细致,无法找准疾病的症结。所以,一名优秀的少年审判法官,既要有法官的威严,也要有母亲的柔情,还要有医生的细致、老师的睿智。15年来,我努力化作春泥,化为春雨,去温暖滋润修护这些生病的幼苗,让他们能健康成长。

    ——摘自陈海仪的演讲稿

    齐耳直发,略黑的皮肤,眉目疏朗,直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白衬衣扎在黑色制服裤里,显得干练而朴素。一切都那样平凡,一切又太不平凡。这位少年法庭法官“荣誉写满了两张A4纸”。

    一个夏日的上午,笔者如约见到了她——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少年审判庭审判员陈海仪。之前,我们曾有一面之缘,那回她刚开完庭,来不及脱掉法袍就“顶替”其他法官,耐心地给当事人做起了工作。这次,笔者终于有机会走近她的内心世界,倾听她的故事。

    法官

    她爱较真

    奔波千里只为明察秋毫

    去年11月的一天,天气已经十分寒冷。早上6点,天刚蒙蒙亮,贵州省绥阳县的长途汽车站,两名身着制服的女法官已经坐上了开往黄杨镇的班车。司机不时从后视镜里打量着这两个最早上车,穿着、口音明显与当地人不同的乘客,揣测她们的来意。

    绥阳县位于黔北腹地,大娄山脉中段,海拔600到1500米,贵州人称“地无三里平”。从黄杨镇到县城只有78公里,可山高坡大,地势陡峭,在盘山公路上竟要走上5个小时!车上的颠簸让两人领教了晕车的滋味;下车后,她们直奔镇派出所,得到的结果却令人沮丧。“这可怎么办呀?”其中那个年轻一点的女孩子几乎要哭出来了。

    这两个“外地妹”就是陈海仪和书记员陈颖斯。原来,她承办的一宗抢劫案的被告人小胡涉嫌抢劫杀害出租车司机并多次盗窃。在法庭上,小胡辩称自己的年龄与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不符,在家乡农村,出生日期都是报农历,身份证上却误记为公历,前后相差一个月。虽然杀人抢劫时他已年满18周岁,但盗窃时还不到18周岁。

    经反复分析证据,陈海仪认为,小胡犯抢劫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但其中一起盗窃行为恰恰发生在公历与农历相差的30天之间。换句话说,如果小胡所言属实,刑法规定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则整体量刑上可能会有细微的差别。

    刑罚关乎人的生命和自由,来不得半点差池,案件1%的误差对被告人就是100%的不公正。陈海仪告诉笔者,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多来自困难家庭,内心自卑又敏感,一点点的不公正会更加深他们对法律的不信任,审案更应当慎之又慎。十多年的刑事工作让她养成了较真儿的职业习惯,坚持要拿“放大镜”看证据,用“游标卡尺”来量刑,一定要精确到分毫不差才肯罢休。因此,便有了这次风风火火颠颠簸簸的贵州千里行。

    没想到,来到镇上的派出所,户籍警两手一摊,告诉她九十年代户籍管理计算机还没联网,出生年月都是各村上报的,具体情况还要到村里去了解。当时已经下午1点钟,顾不上吃饭,陈海仪和书记员徒步爬山1小时,来到小胡家所在的天坪村。谁知村主任对这个爹死娘嫁,跟爷爷奶奶长大的“劣迹男孩”极为反感,不但不配合调查,还说:“城里的法官咋不嫌麻烦,跑这么远,就为这点事,反正有死人的案在,他哪里能逃得掉坐牢?”陈海仪爱较真的脾气又上来了:“法院判刑是以事实为依据的,多一天不能判,少一天也不行!”好一番讲法论理,又几回山路弯弯,驻村的大学生村官被广州女法官的执著感动,主动请缨带领陈海仪找到了小胡的奶奶和邻居。

    天黑时,村委会终于开具了小胡身份年龄的调查证明。伴着山野中星星点点的灯光,摸黑“收工”回镇上,陈海仪听见书记员小陈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声,才想起一天还没吃上顿正经饭呢。

    宣判时,小胡被法院以抢劫罪判处死缓,因犯盗窃罪时不满18周岁被从轻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死缓。听说陈海仪去家乡核查了自己关于年龄的辩解,还带回了爷爷奶奶的挂念,希望他认罪服刑好好改造。这一切,让背负两条人命的小胡眼圈红了,当即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母亲

    母爱融冰

    放手是另一种爱

    陈海仪有一个幸福的家,丈夫也是一名法官,儿子今年11岁。虽然生活在引领中国时尚的广州,她却总是一袭短发,用梳子随便刮两下就走人,不施粉黛,也不买高档衣服打扮自己,唯独对少年审判工作倾注了满腔热情。儿子嫌她没有同学妈妈春风拂柳般的温柔,最懂她的丈夫评价妻子:“生活中是个粗心的人,但是也有细腻的一面!”

    2012年春节前后,丈夫发现陈海仪突然不去原来一直爱去的新大新百货商店买衣服,改去相对高档一些的天河城了,以为粗枝大叶的妻子终于讲究起来了。可陈海仪道出的缘由却让丈夫大跌眼镜:“小宇在新大新找到工作了,再去那里,万一碰面,他会不自在的!”

    小宇是个高大帅气的男孩,也是陈海仪跟踪帮教了4年的少年犯。他因抢手机被抓,取保候审期间却和父亲闹矛盾离家出走,在不良社会青年的引诱下又实施了第二次抢劫。陈海仪通过社会调查了解到,小宇本质上是个单纯的孩子,年幼时母亲去世,做装修工人的父亲为生计四处奔波,很少和他沟通,正是青春叛逆期的他性格渐渐变得内向、极端。

    “每一个不幸的孩子身后都有一个不幸的家庭!”这是陈海仪审理了近3000宗案子得出的深切感受。案件审完了,法官的工作并没有结束,她为这个心灵有些扭曲的单亲孩子拟定了一套方案,开始进行判后延伸帮教,重点是用爱让他树立生活的希望。

    此后,定期到少管所去看望服刑的小宇成了陈海仪重要的日程安排。刚开始,他还有些漠然、爱理不理的。一次,两次,三次,四次,送书籍、送学习用品,面对像母亲一样牵挂自己的法官,小宇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称呼也由“陈法官”变成“陈阿姨”。“您能给我爸爸打个电话吗?”“您上次带来的书真好看。”“我受管教表扬了。”“我又获得嘉奖了!”

    在“陈阿姨”的悉心帮教下,小宇逐渐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树立重塑人生的信心。服刑两年间,他共获得嘉奖11次,两次被提请减刑,并在2010年春节前夕被获准提前出狱。出狱前,他写信给当时的广州中院院长吴树坚,说自己最大的心愿是“希望出狱后的第一天,就能见到一直关心我的陈法官!”

    QQ聊天,写信发邮件,小宇还保持着同陈海仪的联系。陈海仪也时刻关注着这个外表高大威猛,内心还有些稚嫩的孩子,介绍他去奶茶档打工,调解他和爸爸之间的小纠纷,为他“拍拖”出谋划策,直到他顺利被招录到新大新百货担任货运经理。

    4年,一路走来,看到曾经懵懂无知的抢劫犯成长为一个阳光少年,完全融入社会,开始了新的生活,陈海仪觉得自己该放手了。采访中,陈海仪告诉笔者,广州中院正在全市试点未成年人犯罪前科档案封存工作,小宇的情况完全符合要求。她认为,轻罪记录的封存更有利于他们回归社会后的人生,而法官的放手则是另一种方式的爱和帮助。

    医生

    医者仁心

    无声世界里的真情

    陈海仪的办公室里,珍藏着一幅工笔画,一大一小两朵牡丹在宣纸上怒放,绿叶、红花、繁复的花瓣,由浅到深,层层叠叠,雍容典雅,姿态万千!说起这件珍贵的礼物,陈海仪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这是我当法官以来最有成就感的一次!”

    那还是2005年,陈海仪还在越秀区法院少年审判合议庭工作。她接手一起盗窃案,犯罪数额只有1000多元钱,但是起诉书上犯罪嫌疑人姓名处却赫然写着“无名氏”。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肝宝贝,谁会没有名字呢?

    第一次庭审,陈海仪见到了“无名氏”,一个柔弱、白皙的女孩子。她是个聋哑人,无论法官和手语翻译怎样劝导,她始终拒绝回答任何问题,眼睛里流露出不信任和无所谓的神情。

    自认为“临床”经验丰富的陈海仪这回遇到了“疑难病例”,庭审无法进行下去。几天后,她来到看守所提审:“孩子,你一定受了很多苦,说给我听听,好吗?其实,我想帮助你!”陈海仪用刚刚学会的手语,开始和无名氏“交谈”。她把动作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先指指嘴巴,用食指在耳朵边划来划去(说给我听听的手语)。看到这些,女孩子似乎有些吃惊,但还是缓缓抬起了手:“我叫周晴,是沈阳人。”她交代了犯罪事实,并供述了盗窃团伙的其他成员。调查显示,周晴是个惯犯,每次被关都会被自称他男朋友的人接走,尔后重操旧业。

    当陈海仪询问她家庭地址时,女孩子又一下子激动起来,打手语说不想出去,宁愿待在看守所里!一个不到18岁的孩子,为什么不愿回家而宁可选择牢房呢?陈海仪爱管闲事、爱操心的脾气又来了,必须找到她的家长,解开这个“疙瘩”,绝不能让这个“花骨朵”样的女孩子飘在广州再遭受风雨了!和当地派出所联系,核对信息,为这个消失了近三年的失踪者寻找身份,像在大海里捞针……几经周折,陈海仪终于联系上了周晴远在沈阳的父母,他们在电话里泣不成声!

    原来,曾经的小晴聪明、懂事,并有绘画特长。父母因她残疾而多生了一个弟弟后,她心生抱怨,不时和家里闹些小矛盾,15岁时离家出走,被骗南下成了坏人犯罪的工具。父母曾报警、登报,散发寻人启事,四处寻找却始终没有女儿的下落。

    因为情节轻微,又是聋哑人犯罪,小晴被从轻判处拘役,宣判后就可以释放。那天,法庭外出现了令所有人感动的一幕,小晴与多年未见的父母紧紧相拥,抱头痛哭!旁边,爱管闲事的陈海仪也忍不住哗哗地流眼泪!

    两年后,周晴的父母打电话向陈海仪报喜,女孩子考上了东北一所特殊教育学院。不久,陈海仪收到了那幅饱含深情的牡丹图。

师者

    编外教师

    本是“西关牛王妹”

    小丽:“你在Q上说爱我,现在手机被人抢了,老爸会骂死我,怎么办?”肥仔聪:“办法还是有的,看你有没有胆量喽?”小丽:“反正别人也抢了我的,有个同学叫Marry,仗着家里有钱,好窜的,天天拿着个Iphone,不如教训一下她!”肥仔聪做抢手机状“靓妹,借你的苹果用用!”

    在白云山脚下一所职业技术学校的舞台上,一男一女两个学生演员刚刚退下,身着法官制服的陈海仪出场了。“同学们,如果你遇到有人教唆你违法犯罪,你会怎么办?你们觉得小丽是否构成犯罪?”陈海仪担任着广州市十几所中小学校的法制副校长、校外辅导员。编舞台剧,搞法制讲座,从事少年审判16年来,她先后在省内100多所中小学、中专技校、大学开展法制宣传讲座160次,组织模拟法庭30余场,受众超过20万人次,受到校方和师生的热烈欢迎。

    广州两级法院是中国最繁忙的法院之一,每年200个刑事案件的工作量,法官们肩上的担子并不轻松。陈海仪也因为工作忙,盯电脑屏幕太久,双眼视力一度下降到0.2。但是一提起学校和孩子们,她就来了精神,而且乐此不疲。笔者看到,她的办公桌下,是满满一箱精心挑选的文具小礼品,桌上摆着一遍遍修改,从不重复的讲稿和剧本。陈海仪告诉笔者,在众多的荣誉里,她最看重“全国青少年法律学校优秀法制辅导员”这个称号,因为自己从小是个有教师情结的人。

    陈海仪生长在广州市老西关——荔湾区,清末及民国时期巨贾富商多聚集于此,“西关小姐”娇俏、内敛、温柔的风华是广府文化的一颗明珠。年幼时的陈海仪却完全颠覆了“西关小姐”的形象,顽皮得像个男仔,曾因上体育课爬树而被老师罚站,小学一二年级就开始“挂科”,语文考试老不及格。街坊邻居都叫她“牛王妹”,意思是像牛魔王一样的女孩子。然而,这一切在她小学三年级时发生了逆转,新来的语文老师很关注这个聪明、好动的女孩,并让她在讲台上朗读自己的作文。

    受到鼓励的陈海仪从此一跃成为后进变先进的典型,并最终成为那所“坐落在破庙里”的普通小学唯一一个考上重点中学的学生。十几年后,陈海仪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山大学法学院并成为一名法官,她依然念念不忘当年改变自己命运的那位恩师。她每当看到那些偶然失足犯错,滑入犯罪泥淖的孩子,总想尽力拉他们一把,治愈他们的“心疾”,促使他们“浪子回头”,帮他们找到人生的正确方向,让他们和自己一样找到人生的幸福。

     16年来,陈海仪所经办的案件无一重审、无一抗诉、无一投诉、无一超审限,她帮教的少年犯无一重新犯罪!2008年以来,她经手审理的未成年人中,有140多名升入高中、中职院校就读,23人考入大学。

    法官、母亲、医生、师者,陈海仪在她的四重角色中任意出入,游刃有余。较真、操心、管闲事,她真情投入,她默默耕耘,她快乐收获!(作者:范贞)

    (文中少年犯均为化名)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