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载柔情铺就青春梦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14-10-27  浏览次数:4343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五载柔情铺就青春梦

——蓬江法院少年审判工作纪实

 

近年来,我院始终坚持“教育、感化、挽救”的工作方针,不断创新少年刑事审判方式,因地制宜地实施了“四段教育法”、社会调查报告、圆桌审判、心理干预机制、判前考察、“法官寄语”、校园“育苗”工程等多项少年审判制度,为少年审判工作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走出了一条“圆桌审判”+“心理干预”全新少年审判模式,打造了具有蓬江特色的少年审判法庭。2008年以来,共审结未成年人犯罪案件超过422起,涉及620人,其中判处非监禁刑331人,未成年人罪犯适用非监禁刑率达到53.4%,其再犯罪率不到1%,受到当事人、家长、学校和社会的一致赞誉和高度信赖,少年法庭的陈文学、林侵稳法官被授予全省法院少年法庭工作先进个人、全国刑事审判工作先进个人称号。

 

 

圆桌审判:倾注心血拥抱“失足少年”

走进圆桌审判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墙上悬挂的国徽,右侧是用文字和图标组成的“关爱、责任、回归”六个大字,法庭中央是圆形的审判台,在浅色调的墙壁、柔和的灯光、充满希望的挂画、富有生机的植物的映衬下,未成年罪犯在感受到法庭的庄严的同时,更多的是平和和宽松。少年审判庭的法官关注未成年罪犯的改造和未来看,在她们看来,那些失足少年都是“折翼的天使”,只要帮助他们将翅膀修补好,他们就能重新飞翔。为此,在审理案件的过程中,她们不仅仅突出法律的威慑作用,而更多的是注重对未成年被告人的教育、感化和挽救。少年法庭的法官们总是仔细了解被告人的家庭背景和生活经历,找准感化点,在宽松的圆桌审判庭里,与坐在圆形审判台一角的被告人进行心灵的对话,以家庭谈心会的形式让他们打开心扉。

17岁小陈因盗窃被起诉,母亲的离世、父亲的不闻不问让小陈多次触犯法律并受到司法惩戒,此次能否彻底进行挽救教育,能否达到不再重新犯罪的司法帮教效果显得格外重要,因此,少年法庭启动“圆桌审判+心理干预”模式对该案进行审理,让小陈忘记以往的伤害,消除对社会的不信任,重新感受到真诚的关怀和温暖。通过法官、检察官、心理辅导师、小陈的祖父等人发自内心的淳淳教导。最终,在法官和心理辅导师的鼓励下,小陈向身边的祖父念出了在看守所期间撰写的感恩信,深切表达了自己悔恨不已、渴望重新生活的感受和决心。就这样,一位失足少年那颗早已冰冷的心,被法官和老师的真诚所融化,还唱起了一首自己最喜欢的民谣《真的爱你》。经过审理,法庭决定给予小陈拘役五个月的刑事处罚,由于宣判时小陈已被羁押五个月,所以宣判当日即已被当庭释放,为预防小陈回到社会后再次犯罪,少年法庭的法官在送别小陈和他祖父回家的路上,特意赠送了一套法律书籍,希望小陈能敬畏法律,重新开始一段新的人生道路!

 

 

法官情怀:和风细雨润花开

“更重要的使命是帮教!”这是少年法庭的法官在经历了一次次揪心审判后的心声。多年来从事少年审判的法官从最初的学习和摸索,到如今的日益成熟,她们不断探索总结工作经验,创设出诸多符合当地青少年身心特点的少年审判方法。如在少年审判中试行圆桌审判,实施校园“育苗”工程,少年审判法官担任中学法制副校长,进行义务法制教育宣传,2008年落实未成年被告人社会调查报告制度,加大对未成年人适用非监禁刑的力度,2009年加大了对未成年人的非监禁刑的适用,2010年在判决内容中加入禁止令,同年,落实裁判文书的法官寄语及宣判后的诫勉谈话制度,2011年在看守所内设置专门的未成年被告人心理辅导室把心理干预机制引入少年刑事审判中,2012年完善“圆桌审判庭”的硬件,用圆形的审判桌替代传统的法庭设置模式,并探索出“四段教育”法,对每一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进行有针对性的帮教。同年与公安、检察、司法等相关部门配合推行未成年人前科封存制度。经过多年的不断实践和探索,蓬江法院的少年审判工作取得了明显的社会矫正良好效果,在全市法院少年法庭工作中树立起了独具特色的“蓬江品牌”。

在圆桌审判庭的二楼,一个10平方米的房间里,温暖色调、柔和光线、温馨色彩的国家标准心理辅导室正在忙碌的建设中,届时,将在这里对取保候审的未成年被告人进行心理辅导。“根据与检察院、公安、司法、教育、共青团、妇联等部门联合下发的《关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实施心理干预的暂行办法》要求,我们通过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一系列的心理辅导手段,缓解其紧张情绪,消除其心理障碍,以矫正其不健康心理,保障诉讼活动的顺利进行,促使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刑事诉讼中达成人格改善,为判后对未成年人进行个性化的矫治提供客观依据。”少年法庭的法官说。少年法庭的法官们一直把这些失足少年牵挂在心头,与专业心理辅导师一道,从少年犯敏感的内心感受入手,让少年犯感受大家真诚的关怀和温暖。

一位因抢劫罪被判有期徒刑五年的服刑人员小邱,在得到法官和心理老师的悉心开到和耐心教育帮助下,特地从高墙内寄出了一封信,“法官,是您让我深信这个社会有正义存在,让我改变了对世界的看法,同时也树立了正确的人生目标,此时此刻,唯一能够回报您的是积极改造,早日回到社会,为社会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一句句朴实的话语表达着对法官的由衷感激。

 

 

心理辅导:“阳光天使”的美丽与坚持

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挽救一个孩子,就是挽救一个家庭,家长就多一份希望,社会就多一份和谐。在少年法庭里,在设置在看守所的心理辅导室内,总有他们的身影,他们不是法官,但与法官一样,为失足少年而奔波忙碌着,他们是法院聘请的12位专业的心理辅导师。多年来,作为义工组织的“阳光天使”一直致力于少年犯的挽救工作,他们走进看守所的心理辅导室、走进少年法庭、走进缓刑少年犯家中,向他们送上“心灵鸡汤”。“每接手一件案件,我们都必须和他本人谈话,了解他们的心理状态和犯罪原因,同时,还要了解他们的家庭环境、生活环境、成长经历、文化程度、人生观、犯罪后的心理状态等问题, 然后就他们日后应注意的问题、精神状态、心理评估及量表测量结果、初步印象、咨询结论等以司法心理病历的形式,得出一份详细的报告”作为阳光天使会长的郭昭云老师说。有着专业心理知识的辅导师从少年犯敏感的内心感受入手,真诚开导,触及灵魂,使少年犯从思想深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从而更彻底地悔过自新。“圆桌审判+心理干预”双管齐下,助推少年犯帮教工作,助推少年犯回归社会,为社会和谐稳定产生积极的促进作用。一次,在对一起未成年人抢劫犯罪案件中,其中一名未成年犯冯某仅16岁,而且是外地人,在接受心理老师的辅导后在心理老师面前痛哭流泪,深深的忏悔说“老师,您刚才对我所说那些话,连痛惜我的父母都没有及时给我指出,也没有这么教训过我,我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认识是错误的,不愿意吃苦,无论判决结果如何,我都会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在少年审判中,少年法庭创造性地引入的“圆桌审判”+“心理干预”这种全新未成年犯罪审判模式,2012年被省高院确定为重大创新改革项目,为了使心理干预走向专业化和规范化的道路,区教育局阳光爱心协会以及心海榕社会服务中心向少年法庭推荐了12名具有丰富的青少年教育工作的老师参与到心理干预工作中。2013年,我院正式向这12名专业心理辅导师的发出了聘任书。其实,早在发出聘任书之前,他们这些义工一直在为法院的少年犯心理辅导和帮教而忙碌着,并取得了良好效果。

 

 

判后回访:助“折翼天使”重展翅

“青少年由于对社会不了解走上了犯罪道路,仅仅依靠法律的惩戒无法让其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一旦放松对他们的教育,极有可能再次走上犯罪的道路,关键是惩戒后帮教。要浪子回头,无论更艰巨的任务还在法庭之外。”这是少年法庭的法官在回访一名未成年犯时说出的内心感受。为此,少年法庭的法官们无论风雨一直坚持“关爱未来,共创和谐”的教育理念,对于被判处缓刑的少年犯,每两个月定期跟踪、回访,要求缓刑人员及其监护人定期书面汇报未成年人缓刑期间的生活、工作、思想情况。少年法庭的法官们与社区矫正中心保持密切联系,定期到社区矫正中心了解所判缓刑人员的接受监管情况,组织未成年人进行座谈,协助社区矫正工作人员做好缓刑人员及其家属的思想工作,督促并帮助缓刑人员顺利改造。督促少年犯积极参与社会综合治理,并加强与学校的联系,帮助他们重回校园接受教育。为了让他们尽快融入社会,成为有用之才,少年法庭的法官们还牵线搭桥,向劳动部门发出司法建议,联手本地职业技术学校及用工企业等力量,为少年犯提供技能充电的机会,增强他们自力更生的能力。让未成年罪犯从事社会公益活动,为有需要的孤寡老人、特困群体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使他们获得成就感、责任感,在潜移默化中让他们恢复重新做人的信心。

少年犯对亲情是渴望的,为此,法官们适时召集未成年犯的家长举行座谈会及其他形式的茶话会,邀请社区、妇联、学校等有关人员参加,让家长们畅所欲言,共同探讨如何帮助未成年犯改造,及时敦促他们切实尽到监护职责,以坚定少年犯重生的决心。

在审理雷某等三人抢劫一案时,经过了解,三人原是在校学生,平时在家、在校均能遵纪守法,只是因“寻求刺激”而参与了此次抢劫,庭审时已对自己的违法行为有了深刻的认识,在对3人判处缓刑后,少年法庭的法官积极与学校沟通联系,并联合相关部门协调配合,帮助三人重返校园,定期与社区义工、班主任共同召集他们探访、谈心,取得了十分良好的回访帮教效果。2008年以来,蓬江法院共对331名未成年犯依法判处非监禁刑,全部移送社区接受矫正,大部分实行跟踪回访,无一人脱离监管,无一人重新违法犯罪,挽救了一大批失足少年。

 

 

(责任编辑:杜淑琴)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