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选登 > 裁判文书选登 >

广州市花都祈福花园房产有限公司(下称花都祈福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执行案件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执 行 裁 定 书

(2017)粤执监28号
申诉人(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申请人、被执行人):湖南省第三工程有限公司(下称第三工程公司)。住所地: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
法定代表人:秦跃丰,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志林,湖南湘晋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执行人:广州市花都祈福花园房产有限公司(下称花都祈福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
法定代表人:彭磷基,该公司董事长。
第三工程公司因不服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广州中院)于2015年11月16日作出的(2015)穗中法执仲字第16号民事裁定,向本院申请执行监督。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处理,现已审查终结。
广州中院在执行花都祈福公司申请执行第三工程公司一案中,被执行人第三工程公司因对该案执行依据即广州仲裁委员会(2009)穗仲案字第1521号裁决不服,向广州中院申请不予执行该仲裁裁决。广州中院经审查于2015年11月16日作出的(2015)穗中法执仲字第16号民事裁定,驳回第三工程公司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申请,第三工程公司不服向本院申诉。
第三工程公司申诉称:一、原审法院认定申诉人在仲裁过程中已经取得花都祈福公司隐瞒的证据而没有向广州仲裁委员会提交,与客观事实不符,该认定缺乏事实依据。申诉人是在2010年12月才被福田法院通知作为第三人参加该院受理的(2009)深福法民二初字第5173号案件的诉讼活动的,因此申诉人知道该证据最早的时间也是在2010年12月,而广州仲裁委员会受理的仲裁案件是在2010年1月19日开庭审理,同年4月23日即作出仲裁裁决的,申诉人在仲裁案件审理期间不可能知道该证据,原审法院认定申诉人当时知道这一情况,是没有事实根据的。二、编号为德保履字20080804号《不可撤销履约保函》是影响仲裁案件公正裁决的关键证据,隐瞒该证据足以影响案件公正裁决。《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条明确规定:“担保活动应当遵循平等、自愿、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保函涉及的原合同约定工期为2008年3月13日至2008年8月28日,保函出具日期为2009年5月11日,早已超过原合同约定工期的最后期限。而担保必须是对尚未发生且可能发生的情况进行担保,花都祈福公司接受保函应视为其已认可合同履行期限自保函出具之日起顺延与原合同约定工期同样长的合同履行期限,即合同履行期限应至2009年10月26日。事实上,花都祈福公司已于2009年9月7日就提起了要求解除合同的仲裁申请,此时顺延期的期限尚未届满,因此其要求申诉人承担逾期赔偿金的责任没有事实依据。而在该案仲裁过程中,花都祈福公司向仲裁机构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即编号为德保履字20080804号《不可撤销履约保函》,根据该保函,结合施工合同工期的约定,该保函担保的施工合同履行期限届满时间为2009年10月26日。根据花都祈福公司隐瞒的证据证明的事实可以说明,仲裁裁决所称的申诉人违约的事实虚假。三、仲裁裁决还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二款第(六)项规定的“仲裁员在仲裁该案时有枉法裁决行为”的情形。一是涉案工程属于主体工程的范围,不能分包,本案所涉施工合同是分包合同,是无效的合同,而该案的仲裁员却无视这一法律强制性规定,枉法认定合同有效;二是仲裁员认定客观事实错误;三是认定申诉人拖延工期293天错误;四是认定申诉人在2008年11月1日之后向花都祈福公司提出延长工期申请后未予回复也是枉法的;五是认定申诉人应该按照每日20000元承担逾期赔偿责任也是枉法的。综上所述,请求撤销广州中院(2015)穗中法执仲字第16号民事裁定,并裁定广州仲裁委员会于2010年4月23日作出的(2009)穗仲案字第1521号裁决书不予执行。
本院查明:花都祈福公司因与第三工程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向广州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广州仲裁委员会于2009年9月7日受理后,经审理于2010年4月23日作出(2009)穗仲案字第1521号裁决书,裁决:一、解除申请人(花都祈福公司)与被申请人(第三工程公司)签订的《花都祈福花园项目房屋及其配套人防地下车库及筏式基础专业分包工程协议书》及相关的合同文件,解除双方工程承包合同关系;二、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逾期竣工赔偿金586万元;三、被申请人于本裁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天内将其全部人员及其临时建筑物、机械、工具、设备和物料等迁离申请人的工地;四、对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不予支持;五、本案仲裁费545940元,由申请人承担54594元,被申请人承担491346元。上述仲裁裁决生效后,因被申请人第三工程公司不履行仲裁裁决确定义务,花都祈福公司向广州中院申请执行,广州中院于2012年4月13日立案执行,执行案号为:(2012)穗中法执字第809号。
在该案执行中,广州中院依采取强制措施,冻结了被执行人第三工程公司银行存款3044801.21元,扣划第三工程公司银行存款963550元。因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下称花都法院)另案执行第三工程公司申请执行花都祈福公司一案,为便于案件执行,广州中院于2013年10月12日作出(2012)穗中法执字第809号执行裁定书,裁定将该院执行的(2012)穗中法执字第809号案件指定花都法院执行。花都法院立案执行后,已于2016年1月4日执结该案。
另查,花都祈福公司在向广州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的同时,又以深圳德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下称德诚担保公司)为第三工程公司履行施工合同提供担保为由,以德诚担保公司为被告、第三工程公司为第三人,于2009年11月向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下称福田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德诚担保公司承担担保责任。福田法院为此立案受理,案号为:(2009)深福法民二初字第5173号。诉讼中,花都祈福公司向福田法院提交了一份《不可撤销履约保函》(保函编号:德保履字20080804号),该保函由德诚担保公司于2009年5月11日向花都祈福公司出具,约定:德诚担保公司受第三工程公司的委托,向花都祈福公司提供不可的履约保证,担保金额为人民币7286000元,保证期间为2008年3月13日至2010年5月11日。广州仲裁委员会作出上述仲裁裁决后,花都祈福公司于2012年4月18日向福田法院申请撤诉,福田法院于同年4月24日作出(2009)深福法民二初字第517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准许花都祈福公司撤回起诉。
再查,广州中院立案执行后,第三工程公司于2015年10月19日向该院申请不予执行上述仲裁裁决。其理由是:广州仲裁委员会在仲裁过程中,花都祈福公司向仲裁机构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即德诚担保公司出具的《不可撤销履约保函》(保函编号:德保履字20080804号)。根据该保函及施工合同工期约定,该函担保的施工合同履行期限届满时间为2009年10月26日。2009年9月14日,花都祈福公司致函德诚担保公司,要求德诚担保公司履行保函的义务。根据该证据证明的事实可以证实,仲裁裁决认定的第三工程公司违约的事实虚假。即使第三工程公司违约,花都祈福公司完全可以先向德诚担保公司索赔,只有在索赔无果的情况下才需要通过仲裁或诉讼来索赔。因此,请求法院不予执行广州仲裁委员会(2009)穗仲案字第1521号裁决书。
花都祈福公司答辩称:一、本案仲裁裁决已由花都法院于2015年9月27日执行完毕,第三工程公司在仲裁裁决执行完毕后才提出不予执行的申请,法院应当驳回。二、本案仲裁裁决作出后,第三工程公司向广州中院申请撤销仲裁裁决被驳回,该裁决的事实和程序不存在任何违法之处。三、花都祈福公司既有权向第三工程公司主张违约责任,也有权向担保公司主张保证责任。在本案仲裁裁决中,广州仲裁委员会裁决由第三工程公司赔偿花都祈福公司损失,故花都祈福公司不必再向担保公司索赔。请求法院驳回第三工程公司的申请。
广州中院经审查认为:在(2009)深福法民二初字第5173号案中,花都祈福公司已将德诚担保公司出具的《不可撤销履约保函》(编号:德保履字20080804号)作为证据向福田法院提交。第三工程公司向该院提交了其向福田法院调取的该证据复印件,由此可见,第三工程公司作为(2009)深福法民二初字第5173号案的第三人,其已经取得该证据却未向广州仲裁委员会提交,故该证据并未被花都祈福公司所隐瞒。(2009)穗仲案字第1521号仲裁案审理的是建设工程合同纠纷,(2009)深福法民二初字第5173号案审理的是保证合同纠纷,两案审理的法律关系并不相同。上述证据属于保证合同纠纷中的证据,不属于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第三工程公司主张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为此,广州中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九)项、第二百三十七条的规定,于2015年11月16日作出(2015)穗中法执仲字第16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第三工程公司关于不予执行广州仲裁委员会于2010年4月23日作出的(2009)穗仲案字第1521号裁决的申请。
本院认为:本案申诉人第三工程公司申请不予执行仲裁裁决,主要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二款第(五)项的规定,认为申请执行人花都祈福公司向仲裁机构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即编号为德保履字20080804号《不可撤销履约保函》。因此,本案审查第三工程公司申请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理由是否成立,主要是审查上述证据是否对仲裁裁决构成影响。上述《不可撤销履约保函》是由德诚担保公司向花都祈福公司出具的,是德诚担保公司单方为保证第三工程公司履行施工合同而向花都祈福公司提供的保证担保,是德诚担保公司与花都祈福公司之间发生的法律关系。而仲裁机构审理的是花都祈福公司与第三工程公司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而发生的法律关系,两个法律关系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而上述证据对仲裁裁决并不构成影响。第三工程公司主张上述证据对仲裁裁决构成影响,其主要是根据上述保函出具的日期以及施工合同所约定的工期主张施工合同的工期应延长至2009年10月26日,并进而认为其并没有违反施工合同的约定,不应当承担逾期赔偿金的责任。但申诉人根据上述担保函出具的日期来推断施工合同约定的工期应予延长,其这一主张并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至于其在申诉中提出仲裁员在仲裁该案时有枉法裁决的行为,依法亦应据此裁定不予执行仲裁裁决,但其这一主张亦没有事实依据,且其在向广州中院申请不予执行仲裁裁决时并没有提出这一主张,本院对此不予审查。综上,申诉人第三工程公司申请不予执行(2009)穗仲案字第1521号仲裁裁决,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广州中院裁定驳回其申请并无不当,其申诉请求理由不成立,本院予以驳回。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129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申诉人湖南省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的申诉请求。
审判长 邱 丹
审判员 李昙静
审判员 周小劲
 
二〇一七年六月十九日
书记员 陈晓媚

 

上一篇:深圳市福田区文武皮具护理店、深圳和记黄埔中航地产...
下一篇:白正明、永鹏投资有限公司侵害企业出资人权益纠纷二...

返回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