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公开查询

文书列表

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佛冈县支行诉李榕林等4人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查看
广东省英德市人民法院 (2014)清佛法民二初字第138号 二〇一四年三月五日
【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原告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佛冈县支行的撤诉申请没有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属于依法行使处分权的行为,依法予以准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五条和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五)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佛冈文康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诉谢连春物业服务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查看
广东省英德市人民法院 (2014)清佛法民二初字第136号 二〇一四年二月二十日
【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原告佛冈文康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撤诉申请没有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属于依法行使处分权的行为,依法予以准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五条和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五)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李健雄不服佛冈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处罚决定一审行政判决书 查看
广东省英德市人民法院 (2013)清佛法行初字第9号 二〇一四年一月八日
【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交通技术监控记录资料直接记录机动车基本情况以及违法事实、违法时间、地点等信息。被告根据交通技术监控设备电子警察拍摄的三张照片认定原告通过有灯控路口时,不按所需行进方向驶入导向车道的违法行为。但从三张照片来看,事发当时原告的粤A324E3号车辆行驶在最左侧左转弯车道,尚未确定车辆的行进方向,车辆既可能是直行行驶,也可能是左转弯行驶,如果是直行行驶,那么车辆违反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五十一条“机动车通过有交通信号灯控制的交叉路口,应当按照下列规定通行:(一)在划有导向车道的路口,按所需行进方向驶入导向车道”的规定;如果是左转弯行驶,车辆违反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八条“车辆、行人应当按照交通信号通行;遇有交通警察现场指挥时,应当按照交通警察的指挥通行;在没有交通信号的道路上,应当在确保安全、畅通的原则下通行”的规定。因此,被告提交的证据不能确定涉案车辆的具体行驶方向,在此情况下,被告认定原告的车辆不按所需行进方向驶入导向车道,违反了《条例》第五十一条第(一)项、《法》第九十条、《省条例》第五十七条第七项,并据此作出涉案的《处罚决定》,显属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第1、第2目的规定,判决如下:
科惠(佛冈)电路有限公司诉王志翔劳动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查看
广东省英德市人民法院 (2013)清佛法民二初字第302号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九日
【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原告申请撤诉,是其自行处分诉讼权利的行为,未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依法应予准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五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邓某某与陈某某离婚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查看
广东省英德市人民法院 (2014)英法民一初字第268号 二〇一四年七月三十一日
【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原、被告虽是自愿结婚,婚后感情一般,在共同生活中,因家庭琐事等问题产生矛盾,经常吵闹,夫妻感情逐渐淡薄。2013年7月18日经清远市中级法院(2013)清中民一终字第36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维持本院(2012)清英法民一初字第421号民事判决书后,原告不肯回家与被告共同生活,被告亦不主动寻找原告,维系夫妻感情,导致原、被告双方分居达两年以上,夫妻感情完全破裂,故原告诉请离婚,本院依法予以支持。陈乙自2011年一直跟随原告一起生活,为有利于其学习、成长,原告请求抚养陈乙,本院亦依法予以支持。被告陈某某经本院合法传唤,没有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与诉讼,不影响本案依法作出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袁志龙与朱春妮离婚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查看
广东省英德市人民法院 (2014)英法民一初字第131号 二〇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
【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原、被告虽是自愿结婚,婚后感情一般,在共同生活中,因家庭琐事等问题产生矛盾,经常吵闹,夫妻感情逐渐淡薄。2013年12月16日凌晨家里失火,原、被告两人在火灾中打架,导致两人均受伤住院的行为,完全撕毁了两人的夫妻感情,产生无法弥补的裂痕,原、被告的夫妻感情确已完全破裂,现原告诉讼请求离婚本院依法予以支持。被告朱春妮经本院合法传唤,没有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与诉讼,不影响本案依法作出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一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邓春金与沈飞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查看
广东省英德市人民法院 (2014)清英法青民初字第95号 二〇一四年五月二十日
【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被告沈飞在驾驶机动车的过程中,与驾驶二轮摩托车的原告发生碰撞,造成原告受伤,形成侵权之诉。英德市公安局交警大队于2014年1月15日作出第2013B00964号《交通事故认定书》,原被告均无异议,对该证据本院予以采信。对原告诉请的医疗费中的23.3元,该医疗收费票据上没有医院的盖章,原告称该费用是在英德市白沙镇医院检查产生的费用,但原告并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其曾在白沙镇医院进行治疗,故对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在后续治疗费的问题上,尽管被告沈飞、广州物流公司认为该后续治疗费过高,但原告已提交由佛冈县人民医院出具的证明佐证该费用,且该费用数额不高,为免当事人诉累,对原告该诉请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诉请的营养费、住宿费因缺乏证据佐证,对上述的诉请本院不予支持。对护理费,被告认可按50元/日的标准计付,但对护理时间有异议。本院认为,根据佛冈县人民医院出具的《出院证明书》显示,原告需要护理的时间为住院期间及出院后5个月,被告沈飞、广州物流公司对护理时间有异议但未能提交任何佐证推翻原告为此提交的证据,故对其抗辩本院不予采纳。原告诉请的交通费尽管没有交通票据佐证,但原告住院49天,其住院地与经常居住地有一定距离,期间必然有交通费的发生,本院酌情认定交通费为800元。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本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综合考虑,精神损害抚慰金确定为12000元。对于原告诉请的误工费,由于原告已提交证据证明其2013年年度工资收入的情况,对其误工损失可以按照该证据计付至定残前一天。对于原告诉请的残疾赔偿金,被告沈飞、广州物流公司认为原告提交的证据并不足以证明原告已在城镇居住满一年且其生活主要来源于城镇。首先被告沈飞、广州物流公司对原告就此方面提交的证据无异议,对相关证据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所提交的由利惠(英德)五金塑料制品有限公司出具《证明》显示原告于2007年3月入职该公司并从事包装员工至今,该公司发放的原告的工作证亦印证上述的事实。同时该公司就原告2013年9月至11月的工资收入出具《员工工资表》,其中显示原告2013年9月的实发工资为2007元,10月实发工资为2095元,11月实发工资为1922元。同时根据英德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白沙信用社出具的《账户明细查询》中显示,原告于2013年11月1日收到工资2007元,2013年11月29日收到工资2095元,2013年12月29日收到工资1922元。上述的两份证据能相互印证原告在利惠(英德)五金塑料制品有限公司工作并有稳定的收入,再结合由英德市白沙镇太平社区居民委员会出具的《居住证明》,本院认为原告要求残疾赔偿金按照城镇标准计付的举证已充足,对被告沈飞、广州物流公司的抗辩不予采纳。根据《广东省2013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本次交通事故造成原告的损失包括:1、医疗费43500.5元(未扣除各被告已赔付的部分);2、后续治疗费8000元;3、住院伙食补助费2450元;4、护理费9950元;5、误工费7313.28元;6、残疾赔偿金193450.94元,被抚养人生活费56843.22元[其中邓本厚19708.79元(22396.35元/年×19.25年×0.32÷7人);潘秋菊19790.69元(22396.35元/年×19.33年×0.32÷7人;温志河4192.6元(22396.35元/年×1.17年×0.32÷2人),温志杰13151.14元(22396.35元/年×3.67年×0.32÷2人)],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第四条的规定,应将被扶养人生活费计入残疾赔偿金。因此,残疾赔偿金计算为250294.16元;7、精神损害抚慰金12000元;8、交通费800元;9、鉴定费1840元。因肇事车辆已在被告中联保险黄埔公司投保交强险及第三者责任险,故应由被告中联保险黄埔公司在保险限额范围内赔付原告的损失,即被告中联保险黄埔公司在交强险伤残赔偿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残疾赔偿金合共110000元,对护理费、误工费、交通费及交强险尚未赔付完毕的残疾赔偿金应由中联保险黄埔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限额范围内根据责任赔付。同时对于医疗费用,被告中联保险黄埔公司已向原告垫付医疗费10000元,故尚余的医疗费、后续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亦由被告中联保险黄埔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限额范围内根据责任赔付。综上,交强险内尚未赔付的损失共214307.94元,由于被告沈飞受雇于被告广州物流公司,其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导致原告受伤,相关的赔付责任应由被告广州物流公司负担。本次事故中被告沈飞承担主要责任,故被告中联保险黄埔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内需向原告赔付150015.56元。被告沈飞向原告支付赔偿款1800元实际上是代表被告广州物流公司向原告支付赔偿款,即被告广州物流公司已向原告支付赔偿款11800元。对于本案的诉讼费、鉴定费,应按照双方在本次事故中的责任承担相应数额,即由被告广州物流公司负担本案诉讼费、鉴定费合共3112.19元,对比被告广州物流公司已经支付的11800元,余8687.81元,扣除被告广州物流公司已向原告支付的赔偿款,被告中联保险黄埔公司实际尚需在第三者责任险限额范围内向原告交通事故损失141327.75元。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至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严正、杨昌秀与周邱林、姚开合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查看
广东省英德市人民法院 (2014)清英法青民初字第63号 二〇一四年五月十六日
【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被告周邱林、姚开合于2013年6月22日签订《房屋建筑承包合同》后,被告姚开合将其房屋交给无建筑施工资质的被告周邱林承建。其后,被告周邱林雇请原告严正到被告姚开合的房屋内进行施工,在施工过程中发生安全事故致使原告严正人身受到伤害。原告严正受被告周邱林聘请,双方之间属雇佣关系,对此原告严正和被告周邱林均予以确认。被告周邱林作为雇主,对原告严正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造成的损害应承担赔偿责任。而原告严正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在施工过程中理应谨慎开展施工工作,注意自身安全,做好相关的安全措施。但原告并未尽谨慎注意义务,其在施工过程中从三楼跌落,导致自身受到损害,原告为此应承担未尽合理注意义务的责任。根据本案实际情况,本院确定被告周邱林对此事故承担70%的赔偿责任,原告严正自行承担30%的责任。本案中被告姚开合的房屋有三层高,根据《建设部关于加强村镇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管理的若干意见》第三点第三项的规定,该房屋不属于农民自建低层住宅,即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排除适用的范围,故本案的房屋建筑活动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的规定,根据该法第二十二条、二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发包人即被告姚开合应将房屋工程发包给有资质条件的、持有依法取得的资质证书的承包单位,然而被告姚开合明知被告周邱林没有施工资质却仍将房屋工程交给周邱林承建装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被告姚开合作为发包人,应当与被告周邱林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对于被告姚开合认为曾让被告周邱林安排他人搭建排栅,只是被告周邱林没有安排,故没有搭建排栅一事应由被告周邱林负责。两被告搭建排栅一事已在双方签订的《房屋建筑承包合同》内作明确约定,未经合意变更前仍应由被告姚开合负责。现被告周邱林没有安排他人搭建排栅且没有证据证明双方就此事达成变更合议,则被告姚开合仍负有搭建排栅的义务,故对被告姚开合认为应由被告周邱林承担所有责任的抗辩不予采纳。另,被告姚开合辩称被告周邱林延期施工,故延期施工期间发生的事故与其无关。尽管被告周邱林延期施工时被告姚开合提出异议,但当被告周邱林继续施工时,被告姚开合并没有拒绝亦没有解除双方签订《房屋建筑承包合同》,故对被告姚开合的该抗辩本院不予采纳。对于原告提交的由粤壹大药房出具的票据,由于该票据并非正式发票,同时票据的字体模糊不清,无法辨认数额及所购的药物,故对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对原告提交的购买轮椅、便盘的票据,该票据并非正式的发票,对此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对原告诉请的误工费,其并未提交最近三年的收入证明,本院参照建筑行业的平均工资计付。对原告诉请的护理费,其并未提交护理人员的收入情况证明,本院参照其他服务业人员年平均收入计付。对两原告诉请的的交通费,尽管其并未提交交通票据,但其就医地与其现时居住地有一定距离,期间必然有交通费的支出,本院酌情认定交通费为800元。对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本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综合考虑,本院认为原告诉请的13000元合理,可予支持。对原告诉请的残疾赔偿金,其已提交由有鉴定资质的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意见书》佐证,对该证据本院予以采信,原告要求残疾赔偿金按照农村标准计付的诉请本院予以支持。对于被抚养人生活费问题,由于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原告杨昌秀生育子女的情况,在本院指定期限内原告亦未补交证据,对此应由原告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故原告的该项诉请本院不予支持。对于原告诉请的后续治疗费,其已提交由粤北人民医院出具的《疾病诊断书》佐证,且该费用数额不高,为免当事人诉累,本院对原告该诉请予以支持。根据原告的诉讼请求,参照《广东省2013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计算,原告的损失为:1、医疗费153117.57元;2、住院伙食补助费2950元;3、误工费7782.79元(35509元/年÷365天/年×80天,计至定残前一天);4、护理费6302.33元(38989元/年÷365天/年×59天);5、残疾赔偿金54822.77元(10542.84元/年×20年×26%);6、精神损害抚慰金13000元;7、交通费800元;8、鉴定费2000元;9、后续治疗费10000元,以上合共250775.46元。被告周邱林应承担70%的赔偿责任,即250775.46元×70%=175542.82元,被告姚开合应对该赔偿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八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十七条至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建设部关于加强村镇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管理的若干意见?》第三点第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林其尔与吴毅、广东为尔康医院有限公司、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清远中心支公司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查看
广东省英德市人民法院 (2014)清英法青民初字第5号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二日
【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被告吴毅在驾驶机动车的过程中,与驾驶摩托车的原告发生碰撞,造成原告受伤,形成侵权之诉。英德市公安局交警大队于2013年9月7日作出第2013B0065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尽管被告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清远中心支公司对认定书责任的划分有异议,但其并未提交任何证据推翻该认定书,对被告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清远中心支公司的抗辩本院不予采纳,该证据应予采信。尽管原告未提交交通费票据,但原告在英德市白沙镇卫生院住院治疗45天,期间必然有交通费的发生,原告诉请交通费300元较为合理,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诉请的营养费因缺乏医嘱佐证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诉请的护理费,尽管被告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清远中心支公司认为医院出具的证明上并未显示原告住院期间需要陪护,但根据法律规定,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即除非医疗机构对护理人员有明确意见,否则护理人员认定为一人,据此被告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清远中心支公司抗辩无理本院不予采纳,原告的护理人员为农村务农人员,对护理费按照农村标准计付。原告要求住院伙食补助费按照2人标准计付于法无据,被告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清远中心支公司的抗辩有理,本院予以采纳。综上,本次交通事故造成原告的损失包括:1、住院伙食补助费2250元;2、误工费2064.08元(16742元/年÷365天×45天);3、交通费300元;4、护理费2064.08元(16742元/年÷365天×45天),以上合共6678.16元。本次交通事故中被告吴毅负全部责任,其受聘于被告广东为尔康医院有限公司,在驾驶车辆的过程中因履行职务行为发生交通事故,由此产生的赔偿责任应由被告广东为尔康医院有限公司承担,同时由于肇事车辆粤RWE037号轻型厢式货车已投保交强险及第三者商业险,故本案的赔偿责任应先由被告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清远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承担,即被告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清远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范围内向原告支付住院伙食补助费2250元,在交强险伤残赔偿限额范围内向原告支付误工费、交通费、护理费共4428.16元,以上合共6678.16元。被告吴毅、广东为尔康医院有限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其行为不影响本案的审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三十五条、第四十八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至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余美娣与余大和、罗经苏排除妨害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查看
广东省英德市人民法院 (2014)清英法青民初字第29号 二〇一四年四月十日
【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本案是基于买卖房屋后交付买卖标的物的问题,故本案的案由应更正为买卖房屋合同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五条规定,出卖人应当履行向买受人交付标的物或者交付提取标的物的单证并转移标的物所有权的义务。本案中,原告与被告通过自愿协商就房屋买卖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其后双方到英德市房屋管理部门办理了房屋产权过户手续,原告领取了房地产权证,亦取得了买卖房屋的所有权。作为卖方的余大和、罗经苏依法应将所出售的房屋交付给作为买方的原告,即被告余大和、罗经苏应在合理的期间腾空并搬离该房屋。现被告长期占用原告的房屋拒不搬离,其行为已构成违约,原告有权要求两被告腾空并搬离涉案的房屋,故对原告的该项诉请,本院予以支持。经原告的通知,被告至今仍未腾空搬离涉案房屋,致使原告无法享受该房屋的收益,故原告要求被告支付房屋占用费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至于被告应自何时起支付房屋占用费则应考察双方对房屋交付期限的约定。如果双方没有约定,则应从原告要求被告交付房屋之日或要求被告支付房屋占用费之日起计算。对此,原告并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双方对房屋交付期限有约定,尽管原告称办理房屋过户手续后多次要求被告交付房屋,但原告对此并未举证证明且被告予以否认。但被告承认原告曾于2013年11月时要求其支付房屋占用费,故房屋占用费应从2013年11月起计算至被告搬离涉案房屋日止。同时对原告要求按照1200元/月的标准支付房屋占用费的诉请,本院认为该标准并未超出当前市场价格的标准,故对该标准依法予以确认。被告罗经苏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依法适用缺席判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第四项、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二条、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一百三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629页,当前第1